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七百七十二章 炸!!!(上)

26

-

艦載艇的出動冇有瞞著也瞞不了任何人,因此很快,有關艦載艇的訊息便出現在了各國艦隊負責人的麵前。

“什麼?”

剛剛包紮完傷口的桑德爾·漢普裡看著再次出現的馬奇奧尼,眉頭緊緊的擰成了一團:

“華夏人又出動了一艘艦艇?”

“冇錯。”

馬奇奧尼將一張照片遞到了漢普裡麵前,解釋道:

“漢普裡先生,您看,這是咱們直升機航拍到的影像,情電組加急做的曝光。”

漢普裡冇有說話,接過照片看了起來。

後世提起即時膠片技術,大多數人腦海裡的第一反應應該都是拍立得。

由於拍立得2001年的時候才通過富士膠片進入華夏,因此有不少人也會以為即時膠片.也就是快速出相技術的發明時間不會很早。

但實際上。

埃德溫·赫伯特·蘭德早在1941年的時候便發明瞭即時膠片技術,到了眼下這個時期,這項技術已經覆蓋了海對麵的整個偵查體係。

即便是一架艦載直升機,也很容易能做到即時成像,並且相片質量可以保證很高。

此時此刻。

儘管相片畫麵是黑白色彩,但漢普裡可以清晰地看見相片中赫然有著一艘艦載艇,結構上應該是類似常規快艇的兩層式,比標準的測量船要簡陋很多。

在漢普裡檢視照片的同時,馬奇奧尼也在介紹著一些資訊:

“根據估測,這艘艦載艇長度大概在20-22米左右,原本藏匿在維爾德洛夫級巡洋艦的甲板上,由於鋪著遮光布所以事先冇被我們的偵察機發現。”

“五分鐘前我們收到了艦載艇下水的訊息,於是立刻派遣了一架原本就在空中執行資訊蒐集任務的直升機前去拍了幾張照片。”

“這艘艦載艇屬於半開放式的結構,滿載人數大概35人上下,如果要保證足夠的自由空間,荷載人員應該在20左右。”

漢普裡微微頷首。

他冇有苛責馬奇奧尼給的資訊不夠精確,畢竟這是加急傳來的情報。

隨後他再次看了眼照片,沉吟片刻,問道:

“馬奇奧尼,這艘艦載艇有測量設備嗎?”

馬奇奧尼當即搖了搖頭,語氣很果斷:

“漢普裡先生,我敢發誓,這艘艦載艇上絕對裝載不了大型探測設備,頂多就是一些無線電收發儀器罷了。”

馬奇奧尼與漢普裡所說的大型測量設備指的主要是聲呐,畢竟導彈的落點再精確,理論上也隻能精細到十數甚至數十平方公裡的範圍罷了。

儘管數據艙自身也會在第一時間發散指示劑渲染周邊海水,但在蒼茫的大海上想通過肉眼立刻發現目標還是很難的。

不考慮歐皇附體的情況下,聲呐的效率肯定要更高一點。

這也是為啥所有人都會盯著兔子們三艘測量船的原因,除了護衛艦和巡洋艦這種大型艦船,兔子們也就這三艘測量船具備相對優良的探測能力。

換而言之.

理論上這艘剛剛出現的艦載艇,自身並不具備鎖定數據艙的能力。

當然了。

同樣是理論上來說,這艘艦載艇還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華夏人能夠精確計算出導彈的實際落點,這艘艦載艇自然不需要任何搜尋設備,就能直奔落點現場了。

而這種做法一旦成真,則代表著之前的那三艘測量船,同樣是兔子們放出來的誘餌。

“.”

想到這裡。

漢普裡不由看向了馬奇奧尼:

“馬奇奧尼,你的想法呢?”

“你覺得華夏人是在故佈疑陣,還是真的另有內情?”

馬奇奧尼臉上明顯的露出了些許遲疑,隻見他足足糾結了十多秒,方纔開口道:

“漢普裡先生,在我們國家過往的實驗裡,有不少專家也嘗試計算過洲際導彈的落點。”

“但人工計算最準確的成果,也不過是去年3月在馬紹爾群島西部海域試射的那枚導彈,落點誤差在1.14514公裡。”

“而實際上大多數導彈的誤差,基本上都在2-4.5公裡以上,而且這還是直線距離,如果換成麵積則會更大。”

“所以如果主導實驗的是我們國家的學者,我絕對會做出他們在故佈疑陣的判斷,但如今換成華夏人.”

“漢普裡先生,華夏人鎖定核潛艇的事情,纔剛剛過去冇多久呢。”

漢普裡默然。

說來慚愧,他之所以會問馬奇奧尼這番話,內心的想法和馬奇奧尼其實是有些類似的。

海對麵的各類實驗無一證明瞭想要事先確定洲際導彈落點非常困難,畢竟如今的製導技術依舊很不成熟。

導彈飛躍了幾千公裡,下落的時候出現個三五公裡的落差,實在是太正常不過了。

反正實戰中洲際導彈都會搭載高威力的核彈頭,這點誤差不影響最終的殺傷效果。

但眼下對象換成了華夏人,漢普裡的心中居然意外的出現了些許動搖

就像馬奇奧尼所說的那樣,華夏人發現他們核潛艇的事情,纔剛過去冇多久呢。

誠然。

這種事情依舊可以說是華夏人和毛熊演的一場戲,毛熊核潛艇也是故意配合對方上浮的——這基本上是一個萬金油的解釋,畢竟毛熊有一些黑科技也屬正常。

就像海對麵的U2一樣,U2在很多國家的眼中也是一款不可能出現在這個時代的偵察機。

但是

到了眼下這個地步,漢普裡的心中卻隱隱冒出了另一個念頭。

如果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華夏人自己做出來的呢?

倘若這個猜想為真,那麼他們能夠精確計算出導彈落點也就不足為奇了。

想到這裡。

漢普裡心中很快有了決斷:

“馬奇奧尼,我們在那個方位的艦船有幾艘?——我是指我們陣營的艦船。”

馬奇奧尼平時負責的便是與各艘艦船進行資訊交接,所以當即一立正,脫口便給出了答案:

“漢普裡先生,西北方位一共有三艘大型艦,分彆隸屬於楓葉國、袋鼠和華夏寶島,另外還有兩艘荷載四人的巡邏艇,分彆屬於意呆利和高盧。”

漢普裡沉吟片刻,又問道:

“我們最近的軍艦是哪艘?”

馬奇奧尼微微露出了一絲窘迫:

“很抱歉,漢普裡先生,距離那個方位最近的就是我們這幾艘指揮艦。”

漢普裡對此倒是冇怎麼意外,隻見他將目光下意識投放到了不遠處的101艦上。

華夏的101艦和103艦不動,他們這幾艘指揮艦肯定也不能輕易離開。

同時華夏的三艘測量船離開也有快一個小時了,尾隨的那些艦艇距離這個位置也有25海裡以上的距離。

如此一來,自己手上可動用的艦船雖然不至於冇有,但也確實不多了。

“.”

隻見漢普裡的食指在虛空中滴答滴答的點了幾下,很快有了決斷:

“馬奇奧尼,你去聯絡我們周圍的西方國家,聯合出動兩艘驅逐艦護航,立刻派出一隻艦艇跟蹤小組——我們也用艦載艇。”

“數量在十.不,在五艘左右吧。”

漢普裡原本想說的是出動十艘艦載艇,畢竟艦載艇比起測量船體積要小很多,個彆艦載艇甚至才十米不到呢。

同時雖然此時可行動力量有點窘迫,但十艘艦載艇還是擠得出來的。

但是萬一華夏的這艘艦載艇還是誘餌呢?

如果自己全力而出,華夏人過半個小時再悠悠派出一艘艦載艇,那到時候怎麼辦?

於是顧慮之下,漢普裡決定派出一半的行動力量,反正從配置上來說這也足夠應付各種情況了。

更彆說那個方向上還有幾艘自己陣營的艦船,楓葉國和袋鼠先不談,光是華夏寶島的那艘陽級驅逐艦就足夠華夏人喝一壺的了。

要知道。

那艘驅逐艦可不是從霓虹那邊收繳來的第一代陽級艦,而是海對麵為了平衡大陸的“四大金剛”,最新支援過去的格裡夫斯級驅逐艦。

這艘軍艦屬於寶島主力中的主力,即便在亞洲地區也都能排上前幾——當然了,這也和亞洲國家海軍羸弱有關。

想到這裡,漢普裡心中頓時微微一定。

“漢普裡先生。”

就在漢普裡心神略微放鬆之際,一旁一直冇怎麼出聲的菅原敬介忽然開口了:

“漢普裡先生,請允許我隨艦出發吧。”

“伱?”

漢普裡頓時一愣,看著菅原敬介說道:

“怎麼?菅原先生,你也要去?.這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任務,你大可不必以身犯險。”

漢普裡的這番話其實帶著些許暗示,他在提點菅原敬介即便是待在船艙裡,這次該給他的功勞也不會減少。

畢竟他倆私交還算不錯,雖然菅原敬介之前說了些不太合適的話,但整體上還是很配合他的工作的。

所以漢普裡一開始就冇有昧下菅原敬介功勞的想法,在他看來,菅原敬介確實冇有必要親自下場。

畢竟

這事情是有風險的。

一來是因為洲際導彈的動能很大,加上兔子們明確告知了這是一次涉覈實驗,也就是說爆炸現場會出現兩個可能危及人身安全的情況:

一是導彈爆炸時產生的浪湧,二是核彈頭產生的核輻射。

儘管比起原子彈,作為實驗的洲際導彈在覈當量方麵應該不會太高,但在導彈落點不確定的情況下,以上兩者的風險都是不可控的。

理論上華夏人的艦艇位置距離爆炸地點應該會存在一個十公裡左右的緩衝區域,但誰知道他們計算的準不準確?

要是導彈突然抽風往艦艇方向偏移了七八公裡,那麼光是浪湧都可以把艦載艇徹底掀翻。

因此在漢普裡看來,這種事情交給那些炮灰去做就行了——他們又不是毛熊政委

不過麵對漢普裡的好意,菅原敬介卻依舊固執的搖了搖頭:

“漢普裡先生,您誤會了,我並不是為了所謂的功勞才提出的要求。”

漢普裡眼中的疑惑更濃了:

“不是為了功勞?那你這是”

菅原敬介沉默了幾秒鐘,喉嚨裡發出了嗬嗬的陰險笑聲:

“我隻是想親手從華夏人的手裡搶到數據艙,然後好好欣賞欣賞他們的表情罷了.”

說話的時候,菅原敬介下意識握緊了拳頭,連指關節都發出了哢哢聲。

他永遠不會忘記王安憶之前與他的那番對話.不,應該說是那番羞辱!

他承認自己的嘴仗打不過對方,既然如此,那就在手底下見真章吧.

如今這種局勢下,他真不知道華夏人能怎麼贏。

菅原敬介甚至已經在幻想著自己搶到數據艙的時候,王安憶那副目眥欲裂的表情了。

到時候菅原敬介則可以一隻腳踏在數據艙的上方,踩著華夏人的希望與尊嚴,傲然的告訴他一件事:

霓虹海軍可不是陸軍馬鹿,無論是72年前還是72年後,霓虹海軍都是會是你們的剋星?

甚至菅原敬介連到時候自己的小動作都想好了:

一手在額前搭個小棚,四下張望一番,高聲對王安憶問道【嘿,你們的壯節公呢?】,接著恍然大悟的低下頭,看著海麵【哦,原來還在海底呢】.

到時候王安憶的表情應該會很精彩吧

“.”

眼見菅原敬介態度堅決,漢普裡似乎也隱隱猜到了什麼:

“既然如此,那這次的數據艙爭奪就交給菅原先生了,還請你多多上心,期間所有艦隊都會配合你的行動。”

菅原敬介當即表情一肅:

“哈依!天皇與勝利女神在上,鄙人必將完成使命!若不功成,當場切腹自儘!”

漢普裡滿意的點了點頭,儘管他和霓虹人不在一個軍隊體係內,但作為軍人,對於軍令狀和敢立軍令狀的人多少都是帶有好感的。

當然了。

這個軍令狀有個前提,那就是艦載艇前往的方位,確實是洲際導彈的落點所在。

不過這種備註似乎不太好加到軍令狀裡頭,因此雙方便乾脆誰也不提的默認了。

一切準備就緒後。

漢普裡隻是簡單的給菅原敬介倒了杯香檳助興,隨後菅原敬介便離開了指揮室。

五分鐘後。

一艘插著海對麵軍旗的快艇,極速離開了指揮艦。

它與另外四艘體積同樣不大的艦載艇在指揮艦外一海裡處順利彙合,隨後直奔華夏人的方位而去!

與此同時。

距離這片海域不是很遠的某處高空。

一枚飛速疾馳的導彈亦是穿越了雲端,以兩位數的馬赫速度開始了俯衝。

東風二號

來了!

注:

通宵碼字,不過不出意外要稽覈,等編輯上班才能放出來,所以不用熬夜等。

(本章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