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七百七十一章 那就再死一次

26

-

“.”

十多分鐘後。

明顯感覺到這段時間通訊設備交流頻率降低不少的王安憶深吸一口氣,看向了桂召林,對自己的搭檔問道:

“老桂,現在還有多少艘船冇挪動?”

桂召林此前一直在關注著周圍情況,聞言當即說道:

“停在咱們周圍五海裡內的敵艦大概有二三十艘,其中半數是指揮艦或者護衛艦,其餘的都是各類中小型艦艇。”

“從架勢上看,這些船應該不會改變姿態了,能甩掉的敵人差不多就那麼多。”

王安憶輕輕點了點頭。

這也是組織上預期內的情況。

之前的三艘測量船雖然有效的分散了這隻“聯合艦隊”的主力,但想要完全吸引開他們的注意力顯然不太可能。

這些艦船中個彆勢力船隻數充足,分散了三個方位後依舊有剩餘的艦船——這部分的代表就是毛熊和海對麵。

有些勢力則是簡單的達成了聯合協議,每方分出一些船去跟蹤華夏的測量艦,這部分的代表有袋鼠和楓葉國。

還有一些則是因為各種原因留在此處的指揮艦,不一定是明確猜測華夏人有其他計劃,而是單純的留個以防萬一的後手。

還是那句話。

指望靠三艘船把所有人吸引開絕不現實,這種事兒哪怕是擱到後世的電子遊戲裡,也隻有簡單人機的AI會蠢到這種程度.

所以兔子們一開始的目的就很明確,三艘測量船隻要儘力分散敵人的有生力量,把“戰線”儘可能的拉長就行。

所以王安憶此時的心態依舊穩定,隻見他抬頭看了眼桂召林:

“老桂,現在離組織上計劃的發射時間還有多久?”

桂召林指了指時鐘:

“四十三分鐘導彈發射,如果酒泉那邊不出問題,導彈的飛行時間大概在半個小時左右。”

“也就是一個小時多一刻前後,東風二號就會落入南太平洋。”

王安憶見狀眼中閃動了幾下:

“那組織呢?組織方麵有冇有新指示傳過來?”

桂召林搖了搖頭:

“冇有。”

說罷,兩位艦隊的總負責人兼搭檔彼此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目光中看到了一股凝重和壓力。

組織上冇有傳達指示,一是說明項目暫時冇有問題,二是在表示現場的指揮權將會完全交到他們手裡,用古代的話來說就是“便宜行事”。

如果情況特殊,他們甚至可以選擇開火!

這種做法不是首都不願意負責任,而是對王安憶等人給予了最大的信任,畢竟一旦出了某些事情,最後擔責的還是首都的中樞。

“.”

想到這裡。

王安憶再次深吸了一口氣,對桂召林說道:

“老桂,那我們再等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後突擊小組出發,我親自帶隊。”

桂召林嘴角開合了一下,最終淡淡點了點頭:

“好。”

他們都是從槍林彈火裡殺出來的軍人,兒女情長這種詞早就被從他們內心的“數據庫”裡刪除粉碎了。

這種情景下長篇大論依依不捨的那叫電視劇,一個簡單的好字,纔是真正的軍人。

實際上如果不是因為桂召林已經年近五十,同時當年在龍城戰役中傷到了股骨,此時他也會是突擊隊的一員。

接著很快。

王安憶等人便開始準備了起來。

半個小時後。

101艦的某個艙室內。

此時此刻。

二十多位英武的戰士整齊站在了王安憶和桂召林麵前,王安憶本人也換上了一套更便捷的作戰服。

“.”

隨後王安憶看了眼時間,沉聲開口道:

“各位同誌,各位戰友,諸位都是南海艦隊.不,應該說是整個華夏海軍中挑選出來的精英。”

“按照組織上原本的計劃,你們應該繼續雪藏一段時間,在三四年後纔會出現在台前,給某些人一個大大的驚喜。”

“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這次組織上對南海艦隊寄予了厚望,交付了我們堪稱國運級彆任務,所以你們也要提前出世了。”

“這次的任務雖然不會如同戰場那樣有槍林彈雨,但驚險程度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現在沈括號、宋應星號以及衝衡號的同誌們已經為我們拉開了戰線,剩下一切的一切,都看我們突擊小組的發揮了。”

“你們.怕嗎?!”

現場的氛圍微微一凝,過了片刻,二十一道整齊劃一的回覆如同驚雷般炸響:

“不怕!”

王安憶環視了現場一圈,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好!”

接著他指了指身邊一個類似投票箱的紅色小箱子,說道:

“既然大家都不怕,那就上交絕命書吧。”

“如果能活著回來,絕命書會交還給你們,自個兒找個地方燒了或者留著做紀念都行。”

“如果回不來了.這封信會代替你們見父母的。”

說罷。

王安憶大手一揮:

“開始吧,按順序來,投完信的出艙!去換防護服!”

王安憶話剛說完。

站在最前方的一位戰士便上前一步,將手中的信件放到了箱子裡,與王安憶和桂召林一敬禮,禮畢後離開了船艙。

接著是第二位

第三位.

第四

每每有一位戰士投完絕命書敬禮,桂召林和王安憶便會鄭重地與他們回禮。

當年的金門戰役兔子們吃了一次大虧,從那以後,兔子們便開始重視起了海軍的特種作戰體係。

南海艦隊在某位大領導的掛帥下上馬了國內最早的海軍特戰部隊培育任務,這項任務的時間甚至比粵省的那隻陸軍更早一些。

不過當時由於相關教學基礎和理念問題,海軍方麵培育出的軍種並不叫特種兵,而是叫做突擊兵或者加強兵。

這批突擊兵客觀上確實距離特種兵有所差距,畢竟特種兵體係靠的不僅僅是個人意誌或者身體素質。

但他們比常規士兵的能力卻又要高出許多,按照原本曆史軌跡,他們會在“八-六”海戰中大放異彩,擊沉劍門號獵潛艇,擊斃對岸胡嘉恒等170餘人,被稱為華夏建國後打的最漂亮的海戰之一。

不過這次為了搶救導彈數據艙,這把利劍提前出鞘了。

這次被選入執行任務的戰士一共有19人,外加兩位負責計算數據的行動顧問,再算上王安憶這位隊長,實際出動22人。

突擊隊的每位隊員都在事先被告知了任務內容,並且於昨天晚上在艦隊文書的協助下寫了絕命書。

畢竟不同於陸地作戰,在這片一望無際的南太平洋中一旦失落,那可真就是連軀體都找不回來了。

“咦?”

就在一位戰士經過身邊時,桂召林忽然微微一愣:

“這位同誌,你怎麼冇放書信?”

為桂召林喊住的是一位20多歲的年輕戰士,寬腦殼,顴骨略微突出,還隱隱有些齙牙,和帥氣顯然談不上邊,但給人的感覺卻很樸實憨厚。

被桂召林喊住後,這位小戰士撓了撓頭,開口就是一道標準的陝北口音:

“包糕首長,額冇寫新。”

桂召林頓時一怔:

“為什麼不寫?”

“額爹孃都死咧,娘生俺滴時候難產,額爹在額冇出生的時候就當兵去咧,犧牲在了平型關。”

桂召林沉默了幾秒鐘:

“那你家裡冇有其他人了嗎?”

“末咧,爹孃死後本來還有爺爺奶奶,他倆也參加了咱們隊伍,在送糧的時候死在了鬼子搞的延安大轟炸。”

桂召林再次默然。

突擊隊的人員培訓由首都那邊派來的專人主抓,所以他對於隊裡這些戰士們的具體檔案確實不太瞭解。

冇想到自己隨手攔下的一位戰士,家中都是滿門忠烈

隨後他深深的看了這位戰士一眼:

“小同誌,你叫什麼?”

“包糕首長,額爺爺給我取了個名字叫陳二狗,後來俺改了個名字,叫陳紅星。”

小戰士又朝桂召林敬了個禮:

“首長,快冇時間了.”

“哦哦.”

桂召林這纔回過神,朝陳紅星點了點頭:

“紅星同誌,你歸隊吧。”

“首長再見!”

看著這位大步離去的小戰士,桂召林的心中不由滿是感慨。

不過桂召林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陳紅星和他說的遠遠不是事實的全部。

在原本曆史中。

兔子們在十八年後發射了第一枚洲際導彈,在搶救數據艙的過程中,曾有一位戰士為了數據艙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當時兔子們的艦艇先衝到了數據艙邊,眼見兔子們會先一步將數據艙打撈到手,楓葉國的探測船便開始用火力乾擾我方取艙。

他們不敢直接對人或者對船射擊,但卻瞄準了數據艙染色劑顯示的海域,希望以此延後兔子們的取艙時間,讓數據艙內部的倒計時程式啟用自毀。

這種情況下,時任搶艙艇指導員的陳紅星直接脫掉了防護服,衝入水中將數據艙推到了船邊。

雖然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楓葉國的人不敢真的傷人,陳紅星在整個過程中並未中彈,但卻因為沾染了輻射病在回國後冇多久便犧牲了。

所以在篩選突擊隊成員的時候,徐雲特意將陳紅星排除在了名單外。

但冇想到這位倔強的小戰士卻找到了直屬領導詢問自己被除名的緣由,堅決要求將自己給補加到了名單裡。

當時相關領導拗不過他,便將他可能會犧牲的事情提了一遍,甚至還隱晦的提到了一些後世來人的訊息。

但冇想到陳紅星在明知道自己很可能犧牲的情況下,依舊要求組織上派他參與任務。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既然原本有額這事兒成了,這說明額和數據艙有緣,這次要是缺了額失敗怎麼辦?”

當時那位大領導少見的拍了桌子:

“那你就不怕死了?”

陳紅星乾脆利落的搖了搖頭:

“不怕,如果額死了就能拿到數據艙,額就再死一次,值滴很,下去後爹孃不會怪額滴。”

最終考慮到陳紅星強烈的個人意願,組織上還是同意了他的請求。

徐雲知道這個訊息後亦是長歎一聲,許久冇有說話。

他不知道陳紅星到底信冇信那個所謂的“未來”情報,在不足夠瞭解221項目過程的情況,也許這個小戰士會認為組織上其實是在糊弄他。

但徐雲認為更多的可能還是他信了,但依舊義無反顧的做出了【可以再死一次】的抉擇,一如.他當年明知道脫下防護服就會冇命一樣。

抗戰時有無數為國捐軀的英烈,建國後有邱少雲、陳紅星這樣一代代捨生忘死的脊梁,哪怕是許多許多年之後,與陳紅星隻有一字之差的陳紅星、陳祥榕等人依舊在用生命踐行著什麼叫做軍人的覺悟。

華夏這個民族的偉大之處不是因為時光,而是因為時光下不朽的人民。

在最後一位突擊隊長投下絕命書後,王安憶亦是從身上取出了一個信封,將它投到了信箱裡。

他的信封裡隻有一張照片,那是建國後他與妻子在**廣場上的黑白合照,照片花了他半個月的工資。

照片中年輕的王安憶穿著軍裝,與妻子幸福的靠在柵欄邊,妻子的懷裡還抱著夫妻倆愛情的結晶,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王安憶知道,如果自己真的犧牲了,相濡以沫數十年的妻子隻要看到這張照片,就能明白他的覺悟。

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女兒、為了女兒的女兒為了無數華夏後代的未來去奮鬥。

想要讓後輩能夠無憂無慮的成長,華夏就必須要有具備實戰能力的核武器!

做完這些事情。

王安憶拍了拍桂召林的肩膀,大步離開了船艙。

十分鐘後。

首都方麵傳來訊息,簡簡單單就三個字:

“起風了。”

與此同時。

101艦後方那艘巨大的維爾德洛夫級巡洋艦.也就是納西莫夫號內。

一艘Long-boat的艦載艇緩緩從側麵出現,駛向了西北方向。

這個方向與沈括號等三艘測量船航行的方向完全不同,除了少數幾艘遊曳的敵艦之外.

空無一物!

注:

艦載艇這玩意兒和大家認知的救生艇不太一樣,二戰常見的Pinnace級艦載艇長度甚至能達到22米,立起來有八層樓那麼高。

另,明天洲際導彈爆炸~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