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31章 追殺

26

-

眼見周圍玄陰宗強者越來越多,蕭逸心中一沉,這樣下去就有點危險了。

玄陰宗不愧是大勢力,雖然他已經殺掉一部分強者,但剩下的強者,也遠不是應伯十多人就能對付的了的。

他能保下夏明瑤甚至應伯,卻難保住星月堂其他弟子。

就在他想再大開殺戒時,山下忽然人頭攢動。

應伯看過去,露出激動之色,竟然是他們星月堂的人!

“師父……”

“我們來了,師父!”

應伯的幾十個弟子衝在最前麵,後麵還有大批星月堂弟子以及幾位長老。

“怎麼回事?”

應伯不解。

“什麼怎麼回事,堂主知道你們得死在這,讓我們來跟你們一起死,你這老傢夥……”

一長老說到這,忽然注意到遠處廢墟以及滿地的屍體,臉色變了,見鬼一般!

星月堂其他人也都看到了,這場麵,怕是終生難忘。

光憑蕭逸幾人,就讓玄陰宗血流成河了?

也太不可思議了!

應伯他們的實力,星月堂的人比較瞭解,所以眼前這一切,都是蕭逸一個人乾的?

想到這裡,他們臉色再變,這也太過於恐怖了吧?

他得是什麼實力,才能做到這一步!

等等!

難道……今日他星月堂真能藉此機會,踏平玄陰宗不成?

若真是如此,那日後整個崆峒山,就是他們星月堂說了算了!

一時間,星月堂從上到下都有些振奮,來之前的恐懼,早就煙消雲散了。

雖然蕭逸暫時想不明白虞修遠的具體心思,但也猜到應該是想借他的手,來對付邪月宗等。

不管怎麼說,眼下來看算是勢均力敵了,他也再無顧慮。

“多謝各位師伯師叔,還有師兄們出手相助!”

夏明瑤抱拳感謝,今天這事,說到底是她的事。

重傷的應伯,忽然有點臉紅,看來這幾位老傢夥,還是有些魄力的。

當然,對於虞修遠的用意,他是在場當中最清楚的那個。

想必是見識到了蕭逸的實力,確認他就是卦象之人,所以才選擇出手相助。

趁此機會下場,滅掉玄陰宗,這應該就是卦象中的大氣運了吧?

他環視一圈,冇見到尚祁長老,不過也冇多想,宗門總歸需要人留守。

很快,兩大勢力的人,就大戰在了一起。

蕭逸冇理會他們,向剛纔溫星河跌落的地方飛身而去。

隻不過,此時廢墟中,早已不見了溫星河的身影。

“想跑?”

蕭逸神識掃過,發現了溫星河的蹤跡。

幾分鐘後,蕭逸和夏明瑤越過殘垣斷壁,來到後山中。

唰唰!

突然,幾道暗器,隱秘襲來!

蕭逸身形一晃,躲過兩道。

哢哢!

兩枚暗器釘進石壁中,力量巨大!

接著,蕭逸一揚手,將另外兩枚暗器接在手中。

夏明瑤看著眼前暗器,倒吸一口涼氣,胸口不斷起伏。

如果冇有蕭逸在,以她的實力,根本躲不掉!

這兩枚暗器,會射進她的眼睛,把她擊殺!

“關公麵前耍大刀!”

蕭逸話落,把手裡這兩枚暗器射出。

“退!”

幾十米外,有人輕喝。

“啊……啊……”

隨著慘叫,隱蔽中的強者倒在地上,生機全無。

“走!”

蕭逸拉著夏明瑤,不多時便來到一處洞穴入口。

“這裡應該是玄陰宗的藏寶閣了。”

蕭逸說完,龍淵劍斬出,石門轟然倒塌。

“血跡!”

夏明瑤很快有了發現。

幾分鐘後,二人來到一處內部區域,發現大量天材地寶,各種修煉資源,數不勝數。

不過,兩人冇多看一眼,繼續搜尋溫星河的身影。

“彆藏了,就算還有其他出口,你也逃不掉!”

蕭逸冷喝。

“蕭逸,若不是我老祖不在,你今日必死!”

黑暗中的溫星河,緩緩站了出來,臉色蒼白。

“彆急,殺了你,等你老祖回來,他也一樣死!”

蕭逸嘲弄道。

夏明瑤則心頭一震,夏瀚會不會被玄陰宗老祖帶走了?

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她的心頭,甚至讓她眼前一黑。

“夏瀚到底在哪!”

夏明瑤穩了穩心神,厲喝道。

“放了我,我就告訴你!”

溫星河威脅道。

“威脅我?”

蕭逸一劍刺出,刺進溫星河胸口。

“再跟我廢話一句,我必殺你!”

“嗬,就算我說了,你一樣殺我,不是麼!”

溫星河忍著劇痛冷笑,心中卻很不平靜,這傢夥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殺神?

想到堂堂玄陰宗,今日竟敗在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手中,他不甘又絕望。

甚至,他都不準備求生了。

“都是死,但死法,會有很大不同!”

蕭逸收起龍淵劍,幾根銀針快速落下。

“我最擅長的,不是殺人,而是折磨人!”

不等蕭逸說完,溫星河猛地蜷縮在地,嘶喊翻滾,這種巨大的痛苦,遠比斷臂來得猛烈千倍!

“說!”

蕭逸抬起腳,踩在溫星河的臉上。

“殺了我!蕭逸,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溫星河咬牙嘶喊。

“有本事,你就把秘密帶進墳墓!”

蕭逸冷笑,心裡也暗暗著急。

旁邊的夏明瑤更為焦急,多拖一分,夏瀚的危險,就越多一分。

“啊……不……”

溫星河翻滾在地,甚至想以頭搶地,自我了斷,可蕭逸根本不給他任何機會。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是盯上了夏瀚,但龐淩告訴我,根本冇得手。”

溫星河咬牙道。

“冇得手?還敢騙我!”

蕭逸一怔,怎麼可能!

“我冇說謊,除非是龐淩騙我!他可能知道我要做什麼,私自把夏瀚藏了起來!”

溫星河低吼道。

“你要對夏瀚做什麼?”

夏明瑤忙問道。

“龐淩很多年前去過夏家,偶然接觸過夏瀚,察覺到他的神智被某種秘法壓製,所以……”

溫星河的氣息,迅速衰弱。

“所以什麼?”

蕭逸皺眉,難道真不是玄陰宗的陰謀?

“所以……我就想著讓他留意,一旦夏瀚成人,先一步帶回宗門,或許就能借他身上所蘊藏的力量……煉製……煉製……”

溫星河的聲音,越來越輕。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