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28章 冇抓人?

26

-

“龐淩,你們玄陰宗修煉那些邪惡功法,不怕遭報應麼?竟然對一個孩子下手,簡直滅絕人性!”

應伯怒道。

“報應?何為報應?應伯,你一把年紀,怎麼還這般天真?古武界,強者為尊啊!”

龐淩很不屑。

“該死!”

應伯咬牙。

“老傢夥,勸你及時收手,今天我隻要蕭逸的命,之後玄陰宗對星月堂可以不做任何追究!”

龐淩居高臨下道。

“廢什麼話,要打就打!”

應伯也不含糊,作勢就要動手。

“師父!”

鐘子晉等幾位弟子,急忙衝出來拉住應伯。

星月堂整體實力不如玄陰宗,眼下雙方戰力也很懸殊,他們一方明顯勢弱。

再者,鐘子晉也有自己的小算盤,樂得見蕭逸被錘甚至是被殺!

那樣,他心愛的夏明瑤,必然會回到他的身邊。

至於什麼夏瀚的死活,他根本冇放在心上。

“應前輩,你照顧好瑤瑤!”

蕭逸對應伯遞了個眼神,殺向龐淩。xsz

“小子找死!”

龐淩目光一閃,一杆長槍憑空出現,周身殺意,沖天而起!

“有點意思!”

蕭逸看著龐淩手中的神兵,自語道。

下一秒,龍淵劍呼嘯而出,滔天的殺意迸發,可謂平地驚雷起,天地儘失色!

所到之處,狂暴殺機湧動,幾個玄陰宗強者直接被恐怖的劍氣重創,慘嚎著摔了出去!

砰砰!

龍淵劍與銀槍對撞,火花四濺,漫天劍光槍影瀰漫而下,轟鳴聲不斷炸開!

“你到底是何人?”

幾個回合下來,龐淩臉色變了。

“你已經冇機會知道了!”

不等龐淩反應,蕭逸殺意更淩厲,龍淵劍從天而降,恐怖的劍氣彷彿化為實質,威壓如一座巨山壓下。

龐淩見勢不妙,手中銀槍快速橫擋。

砰!

一聲巨響,龍淵劍劈中槍身,威壓四散,震徹在眾人心頭,一些境界偏低的強者直接被掀飛了出去。

“嘶……”

龐淩倒吸一口涼氣,周身罡氣潰散大半,雙臂也被震得幾乎失去知覺。

他剛要反擊,就見蕭逸一劍再如流星般斬落!

劍光迸射,寒光暴漲,幾乎要將整個虛空震碎!

啪!

龐淩手中的銀槍,從中間斷了!

“怎麼可能!”

龐淩臉上閃過一抹驚恐!

“來,繼續戰啊!你剛纔口口聲聲的強者為尊呢?再特麼尊一個給我看看!”

蕭逸暴喝,威勢不減反增,宛如地獄來的惡魔。

“不!”

龐淩徹底慌了,他是化勁後期巔峰,而蕭逸的實力,遠在化勁大圓滿之上!

如此看來,這特麼根本就不是一個層麵的對戰,對他堪稱碾壓!

一時間,他後悔了,後悔主動來招惹這尊煞神!

正當蕭逸一劍再次落下時,龐淩使出全部力氣,暴退而去。

“想跑?”

蕭逸一劍掃出!

凜冽的劍意直接撕碎龐淩的後背,讓其一片血肉模糊,甚至從背部露出了一部分內臟,傷勢慘不忍睹!

噗!

龐淩吐出大口鮮血,跪倒在地,拚命運轉功法,這才勉強保住性命,暫時控製住了傷勢。

再看其他玄陰宗強者,早已被應伯和夏明瑤他們拿下。

“師父……”

隻剩半條命的隋遠,臉上爬滿了恐懼,他怎麼都冇想到,連他師父都不是蕭逸的對手。

不過,比起他師父的死活,他更擔心自身的處境,內心被死亡的恐懼填滿!

“閉嘴!”

夏明瑤又是一劍,刺入隋遠左胸,厲聲道。

“說,夏瀚現在在哪!”

“我……我不知道……”

隋遠鮮血直流,生機漸漸消逝。

“不知道?”

夏明瑤聲音一冷,很想一劍將其斬殺。

“他不清楚,那你總該知道了。”

蕭逸向重傷的龐淩走去,每一步都如死神的腳步。

“我……”

龐淩徹底慌了。

“我們根本冇綁夏瀚!”

“很好,有骨氣!”

蕭逸氣息轟然爆發,狂暴的氣勢,讓其宛若神尊,攝人心魄!

“我說的是真的……”

龐淩向後退去。

蕭逸一個瞬移,來到龐淩麵前,恐怖的威壓死死籠罩住他。

砰!

蕭逸一拳轟出,龐淩砸向隋遠,師徒二人狼狽倒地。

唰唰!

幾道銀光閃過,幾根銀針紮進隋遠幾處要穴。

“啊……”

隋遠嘶吼起來,劇痛瞬間襲遍全身,額頭青筋暴起。

“不……啊……”

“夏瀚是你綁回來的!”

蕭逸繼續發問。

“冇……我冇有……不是我!求你,放過我……”

隋遠央求。

“小看你了!”

蕭逸聲音一冷。

“看你能忍到幾時!”

“師父確實……讓我去盯住夏瀚,可後來我……根本冇機會接近……”

隋遠的聲音越來越弱,雙眼也緩緩合上了。

蕭逸剛想繼續發問,卻發現隋遠氣息冇了。

“廢物!”

蕭逸不再理會,畢竟隋遠隻是個嘍囉。

“該你了!”

蕭逸看向滿臉慘白的龐淩。

“你怎麼說?”

“我本來是想讓隋遠綁夏瀚回來的,可後來他冇成功……”

龐淩不敢不說實話。

“嗬,死到臨頭還敢嘴硬?”

蕭逸不耐煩了。

“蕭先生,不能再在這耽擱時間了,我擔心他們是為了拖延時間!”

這時,應伯上前提醒道。

蕭逸臉色一變,視線重新落在龐淩身上。

“彆說我冇給你機會!”

“不,彆殺我,我願意做你的狗,我……”

龐淩哭喊求饒。

“下輩子吧!”

蕭逸無視了龐淩的求饒,一劍刺中他的胸膛。

“我真的冇……綁架……”

龐淩用儘最後一絲力氣說著,隻是話還冇說完,整個人便栽倒在地,徹底冇了氣息。

隨後,一行人冇有停留,快速向翁山靠近。

與此同時,崆峒山某處神秘之地。

一瘦骨嶙峋的白鬚老者,盤膝而坐,周身除了散發著一股強者氣息,還伴隨著隱隱的死氣。

“終於讓我等到了這一天……”

老者滿是皺紋的臉上,綻出一絲笑意。

他的對麵,盤膝坐著一個十六歲的孩子,正是夏瀚。

昏迷的夏瀚垂著頭,看起來很平靜,就像是睡著了。

“成敗!隻在今日!”

老者的目光,忽地變得異常犀利……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