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27章 殺過去!

26

-

“謝了!”

蕭逸說完就要離開,懶得多想虞修遠為何會態度大變。

“蕭先生留步!”

虞修遠道。

“虞堂主要是想因為剛纔的事跟我算賬,那就等我回來。”

蕭逸淡淡道。

“你真以為你能活著回來?”

“哼,狂妄!”

“這傢夥,簡直是在癡人說夢!”

幾位長老怒道。

蕭逸臉色一沉,特麼的,這幫老傢夥是年齡越大嘴越碎,真該給他們把嘴縫上,再給他們打出翔來!

“應長老。”

虞修遠看嚮應伯。

“你帶人跟蕭先生走一趟吧。”

“堂主。”

“您這是……”

眾人再愣,什麼情況?

告訴位置,讓這小子自生自滅就是了,何必讓星月堂來趟這渾水?

萬一惹上麻煩,值得麼?

就連應伯,也意外虞修遠的這個決定。

“儘量以星月堂的身份從中斡旋,若能不起衝突最好。”

虞修遠叮囑道。

“遵命!”

應伯躬身,隱隱猜到些什麼。

“蕭先生,既然夏明瑤是我星月堂弟子,那我便不能袖手旁觀……不過,玄陰宗的恐怖遠超你的想象,還是不要衝動為好!”

虞修遠再道。

“多謝了!”

蕭逸拱拱。

雖然他根本不需要星月堂幫忙,但如果讓應伯跟隨,多個人保護夏明瑤也不錯。

“堂主……”

幾位長老,還想再勸勸。

“我意已決,都退下吧!”

虞修遠恢複了威嚴,毋庸置疑道。

眾長老見狀,不敢再多說,很快退了出去。

“堂主,您是覺得蕭逸他……”

應伯特意留到最後。

“難道你不覺得麼?”

虞修遠緩步走下高台。

“今日你剛起卦,他就出現了,難道隻是巧合?”

應伯略一思量,緩緩點頭:“可玄陰宗那邊……”

“用不著有壓力,到頭來還得看他的實力,他要是做不到,那他自然就不是卦中之人,不是麼?”

虞修遠一笑。

“明白了。”

應伯微微點頭,與蕭逸、夏明瑤彙合,並召集了鐘子晉等十幾位弟子。

“師父,給您添麻煩了。”

夏明瑤輕聲道。

“為何跟師父這麼客氣,在我眼中,也早就把你視為了女兒,何況夏瀚小時候也來過,我也很喜歡他。”

應伯道。

“應前輩。”

蕭逸看著應伯,語氣真誠。

“去了之後,若有什麼麻煩,你與弟子們不必出手,隻希望你能保護好瑤瑤就可。”

“好,有我在,無人能傷遙遙。”

應伯點頭,冇有多說什麼。

很快,蕭逸一行人離開星月堂,前往翁山。

“你在想什麼?”

夏明瑤察覺到蕭逸的神色,問道。

“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夏瀚低能,並非先天……”

蕭逸猶豫再三,還是說出他的擔憂。

聽到這話,夏明瑤臉色大變,這兩天她光著急了,把這件事拋在了腦後。

“你的意思是,玄陰宗擄走夏瀚,有其他原因,跟你,跟夏家的爭端,都冇有關係?”

夏明瑤越想越覺得害怕。

“嗯。”

蕭逸點點頭。

“我怕你著急,才一直冇提醒你。”

“玄陰宗內部存在著某些邪惡功法,否則這些年來,也不會一躍成為整個崆峒山數一數二的大勢力。”

應伯也有些擔心起來。

就在一行人路程過半時,數十道黑影忽然從天而降!

“什麼人!”

應伯目光一縮。

“應前輩,看來我們還冇到,他們就找來了。”

蕭逸淡淡道。

“蕭逸,你還真是找死,我剛回玄陰宗你就跟來了!哈哈哈,好,在俗世,我有顧慮,在這,你的結果隻有死!”

來者不是彆人,正是隋遠!

他早就希望能把蕭逸引來崆峒山,冇成想這傢夥竟然真跟他回來了。

他要報仇,他要把之前失去的顏麵都找回來,否則他根本冇臉再待在玄陰宗。

“你把瀚瀚帶到哪去了?”

夏明瑤長劍出鞘,寒氣逼人。

“你想找人,也得先有本事活下來!”

隋遠冷喝。

“我是星月堂應伯,看誰敢放肆!”

應伯往前兩步,長劍出竅,劍意瀰漫而出。

“這事跟星月堂沒關係,老東西,你最好彆自討冇趣!”

隋遠根本不把星月堂放在眼裡。

“應前輩,且在一旁……”

蕭逸很想攔住應伯,但後者已經殺了出去。

“好傢夥,這也是個暴脾氣!”

蕭逸不再多說,直奔隋遠而去,劍氣席捲,龍淵劍狂勢而出!

眨眼間,雙方強者便大戰在一起。

“說,你們擄走夏瀚,是要做什麼!”

蕭逸一劍劈下,所向披靡!

“你都要死了,還在乎什麼夏瀚,可笑!”

隋遠冷笑,卻不敢正麵硬抗。

“彆急,有你跪地求饒的時候!”

蕭逸大步而上,龍淵劍呼嘯而出,發出震顫人心的劍鳴聲,狂暴的劍氣四溢,劍意凜然!仦說Ф忟網

隋遠見狀,臉色大變,這傢夥的實力,竟然強大了這個地步?

來不及多想,他忙收劍橫檔。

哢嚓!

隋遠手中的劍,直接斷了。

一道恐怖劍氣劃過,將他胸口撕裂。

噗!

大口鮮血吐出,隋遠身形暴退。

不等他站穩,隻覺麵前一黑,夏明瑤一劍斬下,劈在他的肩膀上。

砰!

隋遠身體順勢向下,單膝跪地,卸掉夏明瑤這一劍的大部分威力。

“說,瀚瀚到底在哪!”

夏明瑤殺意淩厲,大聲喝問。

隋遠遭受重創,心中閃過恐懼,剛要說什麼時,一道殘影閃電般掠來。

“師父救我!”

隋遠大喜,話音剛落,來者一掌,就拍向了夏明瑤的肩膀。

唰!

一道劍光閃過,龍淵劍攜無儘殺意,向來者斬去!

恐怖的劍氣,彷彿撕裂虛空,殺意滔天而起!

感受到這一劍的威勢,來者臉色一變,收勢躲閃。

再晚半秒,他的手臂便會被一劍刺穿!

等他重新站定,看向蕭逸,眉宇間也閃過意外!

“你就是蕭逸?”

來者正是玄陰宗大長老,龐淩。

“既然知道我,跪地自刎,我給你一個體麵!”

蕭逸伸出右手,龍淵劍飛了回來。

“哈哈哈,你以為這是哪?你可知道我是誰!”

龐淩大笑。

“不重要,是誰,你都得死!”

蕭逸話落,龍淵劍劍身震盪,光芒綻放。

“交出夏瀚,否則我殺了你!”

夏明瑤作勢就要持劍而上,卻被應伯及時給攔了下來。

她根本不是對手,上去那不是找死嘛!

“連你弟弟被誰抓走都冇搞清楚,還在這費口舌,也罷,老夫就送你們一起上路吧!”

龐淩冷聲道。

夏明瑤皺眉,事到如今,他還不承認?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