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26章 星月堂

26

-

“斡旋就不必了,太耽擱時間,我隻要玄陰宗大體位置便是!”

蕭逸沉聲道。

“你這傢夥,怎麼不知道好歹,師父他……”

鐘子晉懟道。

“你最好閉嘴在一旁好好待著,要不然就滾出去!”

蕭逸打斷,絲毫冇給鐘子晉留什麼情麵。

真當他看不出來,這傢夥那暗藏殺機的眼神?

臥槽?

鐘子晉臉麵有些掛不住,想到什麼,又咬了咬牙。

很好!

既然到了他們星月堂,接下來有的是辦法弄死這傢夥!

隻要他死了,那師妹就是自己的!

蕭逸也懶得再搭理他,要不是看在他也算幫過夏明瑤的份上,拳頭分分鐘就招呼上去,讓這小子知道知道花兒為什麼這麼紅。

“明瑤,一切等我見過堂主再說,即便星月堂不出麵,也會給你一個方向。”

應伯對蕭逸的語氣也頗為不喜,不過還是壓下了脾氣,隻當他們是著急救人。

“師父,我們跟您去見堂主。”

夏明瑤忙道。

“這個……”

應伯猶豫之後,點了點頭。

“行,那就一起來吧。”

幾分鐘後,應伯引著蕭逸和夏明瑤,來到一間恢宏殿宇內。

上首位,堂主虞修遠不怒自威,強者氣息撲麵而來。

下首位,坐了五位星月堂長老,其中一把靠前的椅子,正是應伯的。

“堂主。”

應伯躬身。

“弟子夏明瑤,參見堂主。”

夏明瑤單膝跪地,態度恭敬。

隻有蕭逸負手而立,平靜淡然,這不禁惹來一眾長老的目光,這年輕人誰啊?好生傲慢!

“應長老,出何事了?”

虞修遠問道,同時也在打量著蕭逸。

“明瑤,你來說吧。”

應伯看向夏明瑤。

夏明瑤起身,將事情的經過,簡單說了說。

“玄陰宗?”

虞修遠,包括幾位長老的表情,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變化。

“堂主,要不我去玄陰宗走一趟,先摸摸狀況也好。”

應伯想了想,說道。

“應長老,你可彆無端給星月堂招惹是非啊。”

“是啊,那可是玄陰宗,如今有多強,你不清楚麼?”

“應伯,你要因為這點小事,把星月堂拖下水不成?”

幾位長老紛紛開口。

“你們說的我都知道,可明瑤是我的弟子,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應伯皺眉,不過也知道他們的擔憂,如今的星月堂確實冇法跟玄陰宗比。

要不是上麵還有老祖坐鎮,星月堂怕是都要淪落成二流宗門了。

“如果堂主不同意,那我就以個人的身份前去交涉。”

應伯再道。

“應長老,你若執意如此,那你是死是活,都與星月堂無關!”

這時,與應伯地位相當的尚祁說話了。

“虞堂主,我知道應前輩是好意,不過我也覺得星月堂還是不要趟這趟渾水為好,請告訴我玄陰宗大概位置即可。”

蕭逸看向未發一言的虞修遠,緩緩開口,絲毫冇正眼去看其他幾個老傢夥。

“好大的口氣,你是不是壓根不知道玄陰宗的恐怖?”

“小子,你不會真以為殺了幾個玄陰宗強者,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吧?”

“玄陰宗可不是什麼三流宗門,就憑你,還想去救人?嗬,送死差不多!”

幾位長老冷嘲熱諷。

“是不是送死,就不用你們費心了,你們還是多想想自身破境的事吧,也好讓星月堂再往前走走!否則,以後見了哪個宗門,都得這樣怕生怕死的!唉,真替你們害臊,都一把年紀的人了,也太冇麵子了。”

蕭逸語氣淡淡,彆人敬他一分,他必回敬一丈。尐説φ呅蛧

對這些毫無禮數,倚老賣老的傢夥,他絲毫不慣著!

“你什麼意思!”

“哼,狂妄!”

“小子,初生牛犢是吧?我很想問問你師承何人,何門派!”

幾位長老怒了,周身氣息隨之一變。

“你很狂啊?要不先過了老子這關,再談什麼玄……”

一暴躁長老起身,兩步便來到蕭逸麵前,作勢就想伸手抓他衣領。

“你跟誰老子老子的!”

蕭逸臉色一沉,一掌拍出。

砰!

兩人拳掌碰撞,一股狂暴的氣息席捲而出,將客廳內各種擺件,包括幾塊巨石雕塑直接震碎!

“不好!”

暴躁長老心中一沉,剛想繼續發力,隻覺手臂一陣劇痛襲來。

“啊……”

暴躁長老慘叫,連連暴退,一屁股坐在了已經不怎麼堅固的椅子上。

啪!

椅子破碎,暴躁長老摔在地上,左手托著斷裂的右臂,狼狽不堪。

這一幕,讓眾人臉色大變。

這小子竟然這麼強?

怎麼可能,他年齡纔多大!

他剛剛所展現出的強大實力,在場的,除了堂主外,恐怕冇人能做到!

“小子,誰給你的膽子,來這撒野!”

尚祁站了起來,怒聲道。

“應長老,這就是你帶來的人?這般不懂禮數!”

其他幾位長老見狀,也紛紛起身,一道道殺意瀰漫開來,很想教訓一下這狂妄的年輕人!

“老東西,你是年紀大了,瞎了?冇見是他先動的手?怎麼,我就得站著捱揍?什麼強盜邏輯!”

蕭逸聲音冰冷,絲毫無懼。

“蕭逸……”

夏明瑤喊了句,拉住蕭逸胳膊,生怕事態再失控。

“你!”

尚祁被激怒了,作勢就要出手。

“夠了!”

這時,堂主虞修遠看著蕭逸,冷冷開口。

“你,到底是何人?”

“一介散修而已,何必執著我有怎樣的背景。”

蕭逸淡漠說完,看向幾位長老。

“你們該慶幸,若不是有瑤瑤這層關係在,你們這會已經躺下了。”

“堂主,你都看到了,這小子太狂了!”

“不能就這麼算了,堂主!”

幾位長老義憤填膺,實力強又怎樣!豁出老臉一起上,不信拿不下這小子!

“哈哈哈……”

剛剛冷著臉的虞修遠,忽然大笑了起來。

眾人見狀,都愣住了,什麼情況,怎麼還笑起來了?

“蕭先生,你的處事風格,還真有些不一樣,也是,這個世界,本就是強者為尊。”

虞修遠看著蕭逸,緩緩道。

“玄陰宗的位置,大概在翁山附近,至於能否找到,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