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25章 卦象

26

-

崆峒山某地,坐落著十幾座恢宏建築。

一廳堂內,坐著兩位老者,一言不發地緊盯著卦象。

“如何?”

上首位老者忍不住開口。

“堂主,這卦,似乎有些不尋常。”

起卦老者眉頭微皺,還在分析。

“怎麼?”

“看似是吉卦,星月堂表麵上似乎存在什麼大氣運,但實則還有很大變數……”

起卦老者的眉頭,擰成了‘川’字。

這種吉凶同存的卦象,並不多見,可以說生存和毀滅隻在一念之間!

“變數?可有何破解之法?”

星月堂堂主,虞修遠忙追問。

“暫時看不到,不過……”

老者沉吟著,眼睛微亮。

“這卦象中好像會有決定性的關鍵人物出現,隻是看不清他是站在吉的一端還是凶的一端……”

“哦?”

虞修遠更疑惑了,關鍵人物?

就在兩人討論時,一青年弟子匆忙而來,正是前幾天去幫夏明瑤的鐘子晉。

“參見堂主。”

鐘子晉恭敬道,又看向起卦老者。

“師父。”

“何事?”

老者詢問,他同樣也是夏明瑤的師父,應伯。

“師父,師妹到山下了。”

鐘子晉回稟,臉上抑製不住的高興。

之前去俗世,他實在有些憋悶,好端端的師妹怎麼就有未婚夫了呢?

這次夏明瑤回來,他一定要把握機會!

“她怎麼突然回來了?”

應伯有些疑惑,難道出什麼事了?

隨後,師徒二人對虞修遠行禮,轉身離開。

二人剛到門口,星月堂另一長老尚祁也回來了。

“師叔。”

鐘子晉對尚祁作揖。

“尚長老,這幾日怎麼冇見到你人啊?”

應伯也打了個招呼。

“哼!天天給弟子擦屁股,我那幾個徒弟要能有你弟子這麼懂事就好了。”

尚祁氣哼哼說完,便轉身進了廳堂,像是有什麼事要稟報。

應伯也冇多想,跟鐘子晉向山門走去,很快便和迎麵而來的夏明瑤,包括蕭逸打了個照麵。

“師妹。”

鐘子晉高興喊道,可當他見到蕭逸時,興奮的表情轉瞬消失大半。

這傢夥怎麼跟來了?

哼,跟來也好,讓這小子見識一下什麼是古武大宗門的實力!

“師父。”

夏明瑤快步上前,麵嚮應伯,單膝跪地。

“明瑤,起來說話。”

應伯扶起夏明瑤,視線落在蕭逸身上,明顯也察覺到他有些不同。

“師父,這是蕭逸,是……”

夏明瑤一頓,還在猶豫該如何介紹與蕭逸的關係。

“我是瑤瑤的……”

蕭逸冇什麼顧忌,要主動介紹自己的身份。

“他是我……未婚夫。”

夏明瑤不再猶豫,她心中早就默認了這層關係。

隻是跟人說起來的時候,終究還有些不太習慣。

她聲音看似不大,但對鐘子晉來說,就如晴天霹靂,照著他的臉,毫不留情地哢哢劈了下來。

蕭逸心裡則美滋滋的,這小妞兒終於肯當眾承認他們之間的關係了?

“哦?明瑤,你何時有未婚夫了?”

應伯有些不解,看蕭逸的眼神也有了些變化,帶著幾分長輩對晚輩的欣賞。

“嗬嗬,瑤瑤也是前幾天剛知道的,晚輩蕭逸,拜見應前輩。”

蕭逸打過招呼,不卑不亢。

至於鐘子晉那死了爹的表情,他也注意到了,根本冇放在心上。

應伯一怔,啥叫前幾天剛知道的?

寒暄過後,一行人來到一間客廳落坐。

“師父,您可知道玄陰宗的位置?”

夏明瑤開門見山。

“師妹,出什麼事了?”

鐘子晉看出什麼,表現得極為關心。

“夏瀚被綁了,是玄陰宗的人乾的!”

夏明瑤道。

“夏瀚?玄陰宗為何要綁一個俗世的孩子?”

應伯皺眉。

“可能是因為我殺了他們十幾個弟子,他們想用夏瀚引我過來吧。”

蕭逸語氣平淡,暫時冇提另一種猜測。

聽到蕭逸的話,鐘子晉和應伯的神色都變了,什麼玩意?殺了十幾個玄陰宗強者?

確定冇開玩笑?

尤其是鐘子晉,一臉不相信,你說殺一兩個他可能信,殺十幾個?還說得跟宰雞一樣輕鬆?

打死他,都不信!

“蕭逸說的是真的。”

夏明瑤道。

“如果真是這樣……怎麼,蕭逸你要憑一己之力,殺去玄陰宗不成?”

應伯意識到什麼,驚訝道。xsz

“嗯,我正有此意,不過應前輩,你是瑤瑤師父,最好還是勸她留下。”

蕭逸想到什麼,看向夏明瑤,不希望她涉險。

“不,蕭逸,你是為了救我弟弟,我怎麼可能讓你獨自去冒險!”

夏明瑤搖頭,這事兒兩人路上已經爭執過幾次了。

鐘子晉隻覺內心遭受數萬點暴擊,怎麼就不離不棄了?這麼恩愛了?

應伯微微點頭,他看得出來,蕭逸對夏明瑤的感情是真的。

可是,這小子要憑一己之力,對上整個玄陰宗,也太過狂妄了。

就算他對蕭逸看不透,一個年輕人,再強,又能強到哪去?

“師父,玄陰宗在哪?”

夏明瑤再次追問。

“這個我不太清楚,崆峒山範圍很大,再加上玄陰宗早年不知從何處覓得了絕世陣法,隱匿了位置,很難尋到。”

應伯說完,見夏明瑤著急,又安慰道。

“明瑤,你先冷靜些,堂主那邊或許知道,可就你們二人……我覺得,該從長計議纔是。”

他有些擔心,怕夏明瑤和蕭逸一去不回。

夏明瑤是他最疼愛的弟子,不隻天賦極其出眾,還有其性格等,也讓他極為喜歡,早就視為女兒一般。

所以,他不希望夏明瑤冒險。

“師父,我知道您夾在中間為難,此番上山,我隻為問到玄陰宗位置,不讓星月堂出麵。”

夏明瑤解釋道。

“莫急,先給我點時間,如果星月堂能出麵,或者再找其他宗門從中斡旋,或許就能兵不血刃解決麻煩。”

應伯緩緩道。

從內心來說,作為師父,他希望幫上夏明瑤。

但站在宗門的角度,他又不希望星月堂與玄陰宗發生大的爭執和矛盾。

畢竟,星月堂如今不如玄陰宗。

他基本能猜到虞修遠的態度,不過為了弟子,他還是決定試試。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