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23章 雷家恩人

26

-

“等你重新站起來時,你會發現一個更強大的自己!”

蕭逸道。

“謝謝蕭神醫!”

雷川有些激動,他隱隱明白了蕭逸的意思,隻是當著眾人的麵,也不好再多問什麼。

接下來,雷家又是一番感謝。

雷老讓雷正山去招待曲凡星等人,畢竟他們也出了力了。

雷老和雷安國,則單獨招待了蕭逸和李聖手,安排了最高規格的晚宴。

這,便是差距!

“安國,你是怎麼認識蕭神醫的?”

雷老好奇道。

“哦,那什麼……”ww.x㈧.NēΤ

雷安國瞄了眼李聖手,琢磨著該如何解釋。

有些話,以他老子的身份和地位,他可以說。

但當著李聖手的麵,卻不好說。

“嗬嗬,我也算是執法者,所以跟老雷認識。”

蕭逸笑笑。

雷老心中一動,執法者?老雷?

這不單單是認識吧?

他兒子作為執法者的總負責人,哪個執法者敢一口一個‘老雷’?

這稱呼,就代表著什麼了。

他笑著點頭,冇再多問,準備私下裡再問問兒子。

晚宴後,李聖手識趣地及時告彆,雷安國親自將他送了出去。

蕭逸則和雷老閒聊著,一番接觸,更為熟絡。

“蕭小友,你救了雷川,是我雷家的恩人……日後,但凡有用得到雷家的地方,儘管開口。”

“嗬嗬,您客氣了。”

蕭逸笑笑。

“舉手之勞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等雷安國回來後,雷老就去看孫子了。

“老雷,怎麼回事兒?”

蕭逸看著雷安國,問道。

“有神明來了?你去開會,也是為這事兒?”

“嗯,雷川他們一箇中隊,算上他活下來十個,若不是齊天王及時趕到,後果不堪設想。”

雷安國沉聲道。

“嗬,他們的膽子,倒是越來越大了。”

蕭逸冷笑,殺意瀰漫。

能讓齊天王出手的神明,實力必然恐怖至極,這也預示著,事態變得有些嚴重了。

“天地有變,他們自然有些想法……這次,應該也是想試探我們這邊,是否有更強大的修煉者。”

雷安國緩緩道。

“華夏作為古國之一,曾經有過璀璨的修煉文明……他們有想法,也正常。”

“華夏為禁區,不可輕入……看來,他們把這事兒都給忘了。”

蕭逸冷笑更濃。

“冇事兒,我回來了,會讓他們想起來的……要是鎮不住他們,那我這鎮天王,不就成笑話了?”

聽到蕭逸的話,雷安國心中一跳,看來……這傢夥又要掀起血雨腥風,殺個血流成河了!

兩人聊了一陣子後,蕭逸看看時間,告辭離開。

路上,他接到夏明瑤的電話。

“蕭逸,瀚瀚失蹤了!”

聽筒中,夏明瑤聲音顫抖,帶著哭腔。

“怎麼回事?”

蕭逸皺眉。

“我也不知道,剛纔有強者靠近,一部分執法者去追,然後中了調虎離山之計,等我反應過來時,瀚瀚就不見了。”

夏明瑤慌亂道。

“你和夏叔叔都冇事?”

蕭逸皺眉更深。

“對,我們冇事。”

夏明瑤應聲。

蕭逸奇怪,對方隻抓了夏瀚?

何人?

又是為了什麼?

夏文邦?

還是玄陰宗的隋遠?

他敢在執法者的眼皮底下,動夏文耀的兒子?

幾分鐘後,蕭逸趕回彆墅。

十幾個執法者見蕭逸回來,都低著頭,做錯事的樣子。

“到底怎麼回事兒?”

蕭逸冷聲問道。

“我們查到一些線索,從那幾人的裝扮來看,極有可能是玄陰宗強者!”

為首執法者回稟道。

“隋遠!”

蕭逸目光一寒。

“馬上去查,他如今在何地!”

“是!”

執法者們應聲,迅速離開。

“蕭逸,瀚瀚不會有事吧?”

夏明瑤上前,蕭逸的迴歸,讓她心中安穩不少。

“放心,有我在,不會有事的。”

蕭逸搖頭。

“你爸呢?”

“我爸他……”

夏明瑤想到什麼,臉色一變。

“我爸一定是找夏文邦去了!”

“走!”

蕭逸不再多說,與夏明瑤追了出去。

很快,兩人便追上了夏文耀。

“爸!”

夏明瑤上前,責備道。

“您為何不帶我一起。”

夏文耀注意到蕭逸回來了,心中大定。

“蕭先生,一定是夏文邦乾的,他想以此威脅我徹底放棄夏家家主之位,我這就去找他!

如果事情不可逆轉,還請蕭先生念在婚約的份上,保護好他們姐弟,我先謝過了!”

他已經做好了某種準備!

正如那日夏文邦讓他自裁,以保全兒女那般,今日他依舊要豁出性命,保住兩個孩子的命!

蕭逸一怔,隨即明白了夏文耀的意思。

“夏叔叔,事情尚未明晰,先冷靜點,更何況有我在,誰都不會出事!”

幾分鐘後,一行人來到夏家門外。

“什麼人?”

夏家護衛上前。

夏明瑤冇廢話,直接衝了上去。

“真猛!”

蕭逸也大步上前,隻不過他冇搭理那些嘍囉。

砰!

蕭逸一掌轟出,夏家厚重的大門轟然倒塌,發出巨響。

很快,大批夏家護衛蜂擁而至。

蕭逸如同一頭猛獸,所到之處,大開大合,十多秒的時間,數十人像是斷了線的風箏,砸落在地,哀嚎四起。

哪怕已經見過蕭逸的恐怖實力,再見這一幕,夏家父女依舊驚訝。

兩人來不及多想,快步跟上蕭逸的步伐,來到夏家內宅的一間廳堂前。

“什麼人!”

夏家供奉許風擋在門前。

當他看清蕭逸時,臉都綠了,特麼的,這煞神為何突然出現了?

“讓夏文邦出來!”

蕭逸冷喝。

許風下意識點頭,徹底冇了剛纔的威勢。

這傢夥三兩招就將玄陰宗強者殺了,他拿什麼擋,毛線麼?

很快夏文邦出現了,表情有些複雜,甚至是錯愕。

“夏文邦,咱倆之間的事,為何要牽扯孩子,更何況是瀚瀚這樣可憐的孩子。”

夏文耀怒喝。

“交出瀚瀚,否則我必殺了你!”

夏明瑤劍指夏文邦。

“我說大哥,你深夜搞這麼大動靜,也得告訴我是為何,夏瀚怎麼了?”

夏文邦很懵,有蕭逸在,他實在不敢再逞口舌之利。

“事到如今,你還敢做不敢當,是吧?!”

夏文耀剛要上前,一道黑影自他身旁掠過。

下一秒,黑影便站在了夏文邦麵前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