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12章 命不久矣

26

-

夏瀚活蹦亂跳地衝向蕭逸,後者一把將他抱在懷中。

就在夏明瑤不解時,蕭逸手上閃出一根銀針!

下一秒,銀針懸空,落在夏瀚頭頂,紮進了一處大穴。

正蹦跳著的夏瀚,就像是冇了電的玩具,一下癱軟下去。

“瀚瀚!蕭逸,你……”

夏明瑤驚叫。

“彆擔心,他隻是睡著了,冇有任何痛苦。”

蕭逸說著,一把抱起夏瀚。

“去他房間。”

夏明瑤緊張握拳,雖然擔心弟弟,但她如今對蕭逸也有了些信任。

蕭逸說她弟弟有問題,究竟是怎麼回事?

等等!

銀針?

昨日她跟夏家供奉許風對陣時,後者曾被一根銀針擊退。

所以,當時及時救下她的,不是師兄鐘子晉,而是蕭逸?

“蕭逸,昨天那根銀針……”

夏明瑤想到這,開口問道。

“是我,不是我,還能是誰?”

蕭逸壓根冇多解釋,有時候越是這種漫不經心的回答,越能彰顯效果。

果然,夏明瑤被感動到了,心中異樣更濃,同時又奇怪,為何這傢夥不主動說呢?

很快,蕭逸將夏瀚抱在了床上。

“你可以不出去,但一會,瀚瀚可能會有強烈反應。”

蕭逸認真道。

“相信我。”

“嗯。”

夏明瑤點點頭。

再看蕭逸,手中多了兩根銀針。

下一秒,銀針快速落下,準確刺入夏瀚頭部左右的兩處穴位。

一時間,整個房間,落針可聞。

夏明瑤緊張地看著夏瀚,心跳劇烈。

“不對啊……”

一分鐘後,蕭逸眉頭微皺。

“難道真是人為的?”

“怎麼了,蕭逸,什麼人為的?”

夏明瑤忙問道。

蕭逸並未迴應,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

接著,他右手探出,落於夏瀚麵前。

一道真氣湧出,環繞籠罩著夏瀚的整個頭部。

情況不明,哪怕是他也不敢貿然用力,一旦失之毫厘,極有可能危及夏瀚性命。

蕭逸極其小心地控製著力道,額頭甚至滴下了兩顆汗珠。

“啊……”

昏睡中的夏瀚,突然嘶喊,麵容扭曲,像是在做著某種抗爭。

“瀚瀚!”

夏明瑤心中更緊,忙俯身,卻下意識收回了手。

“蕭逸,瀚瀚到底怎麼了?”

夏明瑤急了,心中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

“是何時發現他低能的?”

蕭逸問道。

“三歲,剛過完三歲生日。”

夏明瑤道。

再看蕭逸,已然收勢,也不敢再繼續往下進行。

主要是,他尚未搞明白真正的癥結,擔心有某種禁製。

就像炸.彈,一旦有外力想乾預,極有可能突然引爆,後果不堪設想!

“瑤瑤,你在瀚瀚房間麼得趕快準備一下,蕭先生應該馬上到……”

房間外,傳來夏文耀的聲音。

很快,他便出現在了房門口。

“爸。”

夏明瑤喊了一聲,神色緊張,眼眶也有些濕潤。

夏文耀見狀,愣在原地,蕭逸到了?

不過女兒為什麼是這樣的表情,又鬧彆扭了?還是……

念頭閃過,他發現了夏瀚頭上的銀針。

“瀚瀚!瑤瑤,蕭先生,出什麼事了?”

夏文耀急忙來到床前。

蕭逸神色冷峻,緩緩將幾根銀針取下。

“蕭先生,您可彆嚇我。”

夏文耀有些激動。

“夏叔叔,夏瀚這會冇事,但你要有心理準備,接下來我說的話……”

蕭逸說著,看向夏明瑤。

“瑤瑤,你先出去。”

夏文耀強行冷靜幾分。

“不!爸,我不走,瀚瀚是我的親弟弟,有什麼是我不能知道的。”

夏明瑤拒絕。

“夏瀚他可能隻有一個月的生命了……”

蕭逸直接說了結論,至於‘一個月’,他都是故意說多,不敢過分刺激父女倆。

“什麼!”

父女臉色大變,一向沉著冷靜的夏文耀,隻覺兩眼昏花,天旋地轉。

“爸。”

夏明瑤忙扶住夏文耀。

近日來夏家的事,已經讓她父親心力交瘁,現在夏瀚又出事了,這等打擊,絕非常人所能承受。

“夏叔叔。”

蕭逸也快速起身,扶夏文耀坐好。

“蕭先生,到底是怎麼回事?”

夏文耀極力保持著冷靜,想到什麼,又忙求道。

“您若有辦法,千萬救救瀚瀚,我用命還您……”

夏明瑤也是滿臉淚水,眼神中充滿了對蕭逸的請求。

“你們放心,我一定想辦法。”

蕭逸表態,給二人吃了顆定心丸。

父女二人不知道的是,他有些話冇敢多說,很擔心他們會承受不住或者出什麼事。

“蕭先生,謝謝您,謝謝。”

夏文耀眼中含淚,拉著夏明瑤就要跪下感謝。

“我說了,我們是一家人。”

蕭逸扶住父女倆,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好好一家人,為何要經曆這些。

“爸,姐姐。”

夏瀚甦醒,當他見到蕭逸,茫然的臉上閃過開心。

“姐夫,嘿嘿。”

“瀚瀚。”

夏文耀忙俯身,輕撫著夏瀚稚嫩的臉頰。

“爸,你怎麼了?”

夏瀚注意到夏文耀眼中的淚水,‘哇哇’大哭起來。

“爸爸冇事,就是……想起你爺爺了。”

夏文耀強裝鎮定道。

夏明瑤背過身去,淚水直流。

蕭逸見狀,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給予安慰。

半小時後,四人圍坐在了餐桌前。

“爸,什麼時候吃蛋糕啊?”

夏瀚早已恢複到了小孩子的狀態。

“嗬嗬,瀚瀚,今天怎麼這麼著急吃蛋糕啊?”

夏文耀將心中一切雜亂念頭強壓下去,隻想好好陪夏瀚過好這個生日。

“蕭逸說有禮物要給瀚瀚,但得等吃蛋糕的時候。”

夏明瑤勉強笑笑,解釋了一句。

“哦?是這樣啊?可是爸爸好像忘記準備蛋糕了。”

夏文耀努力逗著夏瀚。

“爸!”

夏瀚撅起嘴剛要生氣,但很快又反應過來。

“你騙人,騙人是小狗!”

“嗬嗬。”

夏文耀強顏歡笑著起身,去拿來了蛋糕。

眼前溫馨的一幕,讓蕭逸有些動容,畢竟他是孤兒,從未體驗過這些。

很快,他注意到了夏明瑤眼中的淚水,心中一歎。

夏明瑤也看向蕭逸,透著幾分感激。

她不敢想,如果這兩天冇有蕭逸,一家人會怎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