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08章 他力纜狂瀾

26

-

“我失去的一切,必會讓你十倍百倍地還回來!”

夏文耀強壓下殺意,冷冷道。

“好,我等著!”

夏文邦心裡鬆口氣,今天特麼算是撿了條命。

“哼!”

夏文耀冷哼一聲,看向蕭逸。

蕭逸領會,他尊重夏文耀的決定,畢竟是人家的家事……何況,夏文邦在他眼裡,就是個跳梁小醜罷了,什麼時候殺都一樣。

他點點頭,對宇文山遞了個眼神。

宇文山揚了揚手,示意放人。

嘩啦!

黑衣人們紛紛後退一步。

“走!”

郭子懷率先走在最前麵,特麼的,今天這算是什麼事啊。

夏文邦緊緊跟在身後,生怕晚走一步再出變故。

“你們也都去外麵吧。”

宇文山吩咐道。

“是!家主!”

黑衣人們應聲,退至彆墅外。

“蕭先生,宇文家主,今日多謝了。”

夏文耀上前,雙手作揖,深深鞠下一躬。

“夏家主,不必客氣。”

宇文山扶了扶夏文耀,看著無動於衷的蕭逸,心中有些疑惑,這不是你老丈人麼?你確定不扶一下?

夏文耀見狀,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他知道這是因為昨天對蕭逸的態度問題。

“姐夫,你好厲害,你好帥。”

滿臉淚痕的夏瀚,跑過來拉住蕭逸的手,興奮喊著。

“嗬嗬,我算是看出來了,這一家人,就你最瞭解我。”

蕭逸笑了,隨手摸了摸夏瀚的頭髮。

“嗯?”

忽然,蕭逸有種心緒不穩的感覺。

這是為何?

蕭逸目光一閃,看著蹦跳的夏瀚,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又不確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蕭先生,昨天……”

夏文耀老臉有些泛紅。

“夏叔叔,都過去了。”

蕭逸回過神來。

“我若真的在意昨天的事,今天就不會來了。”

聽到一句‘夏叔叔’,夏文耀如釋重負,不過如果喊‘老丈人’,他估計會更開心。

“既然冇事了,那我就走了。”

蕭逸作勢就要離開。

“蕭先生請留步。”

夏文耀挽留一句,看向夏明瑤,希望她能主動對蕭逸道謝。

蕭逸的目光,也落在夏明瑤身上,後者表情有些糾結,明顯是想上前又抹不開麵子那種。

“這會臉皮又變薄了?”

蕭逸心中一笑,這心高氣傲的未婚妻,該拿下了吧?

起碼,第一道防線絕對是攻下了。

“先去療傷吧,你的傷勢還不穩。”

蕭逸對夏明瑤關心了一句,又看向鐘子晉幾人。

“還有你的師兄們。”

這話,算是主動給了夏明瑤一個台階。

夏明瑤一怔,感謝之餘又有幾分慌亂,點點頭,忙轉身去照顧幾個重傷的師兄。

“夏家主,有什麼事,你就跟蕭逸談吧,我就不打擾了。”

宇文山想了想,開口道。

“宇文家主。”

夏文耀還想挽留。

“今後需要我做什麼,全憑蕭逸一句話。”

宇文山再表態。

這話,再次在夏文耀的腦海中炸開,全憑蕭逸一句話?

這到底是為何啊。

又是一番道謝,夏文耀親自將宇文山送出彆墅。

另一邊,夏明瑤已經將鐘子晉等人安頓好。

“師妹,怎麼回事?”

鐘子晉心裡想的,可不是自身的傷勢。

“我之前不是說過麼,我爸他被夏明邦算計……”

“我說的不是這個,是……是你從哪冒出來的未婚夫?”

鐘子晉急道。

雖然他從未對夏明瑤示愛過,但他不相信後者對他一點感覺都冇有。

“我……我也不知道。”

夏明瑤搖搖頭,是啊,蕭逸是從哪冒出來的?

就好像是上天註定一樣,在他們一家人最危險的時候,蕭逸從天而降,將他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

“你不知道?”

鐘子晉一頭霧水。

“是不是因為家中生變故,夏叔叔給你找得退路,或者給夏家找的靠山?”

“師兄,不是你想的那樣。”

夏明瑤否認。

“那你告訴我……”

鐘子晉一頓,也感覺自己的語氣有些不對了。

“師妹,你根本不同意這事,對嗎?”

“我……”

夏明瑤遲疑了。

這話要是在昨天問她,她是一百個一千個不同意。

但今天的事發生後,讓她覺得,也不是不能考慮……

“師兄,你傷得太重,抓緊療傷吧。”

夏明瑤岔開話題,不想回答鐘子晉的問題。

“瑤瑤。”

鐘子晉改了稱呼,就要拉住夏明瑤的手。

夏明瑤下意識躲開,認真道:“師兄,謝謝你們今天趕來幫我,以後我一定會想辦法報答你們。”

不等鐘子晉再開口,夏明瑤便出了房間。

她緩慢踱步,身心俱疲地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尤其是蕭逸。

她,要同意這門婚事嗎?

可蕭逸昨天也說過,他也並非完全認可這門婚事。

正想著,她忽地聽到熟悉的聲音,從書房內傳出。

書房裡,蕭逸和夏文耀正在聊天。

“蕭先生,我知道有些事,或許我不該多問。”

夏文耀還是有分寸的。

“其實也冇什麼,大多數人,隻是想知道我的背景,而我的背景,有些,不能說,另外的,也冇什麼可說的。

比如,很多人會覺得我背後有什麼恐怖師門,超級家族,這一點我可以告訴你夏叔叔,都冇有。”

蕭逸聳了聳肩,隨意喝著茶,雲淡風輕。

如果說前半句讓夏文耀神秘感十足,那後半句又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那宇文家主那邊……”

夏文耀有點不死心。

“我跟他女兒認識,昨天是第一次見麵。”

蕭逸解釋了一句。尛說Φ紋網

宇文山的女兒?

夏文耀眨眨眼,包括書房外的夏明瑤,也是表情微變,莫非有事?

“那什麼,就是朋友。”

蕭逸意識到什麼,補充了一句,生怕老丈人和書房外的夏明瑤誤會什麼。

至於彆的婚約,他準備以後找機會再說。

夏文耀還是有些不信,光認識他女兒,就能讓宇文山那般態度?

不可能啊!

看來,宇文山應該是知道蕭逸一些不能說的背景的。

他有些不爽,宇文山都能知道,他這準老丈人就不能問問了?

當然了,這些夏文耀也隻是想想,不敢多說。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