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00章 第三個未婚妻

26

-

“怎麼,你連我們現任家主是誰都不知道?”

強者似乎看出什麼,質問道。

“咳,那什麼……”

蕭逸想編……不是,還想解釋幾句,可問題是就算他自報家門,夏鴻銘已經死了,他的名字包括婚約的事,新家主未必知道。

不等他多想,忽感覺那強者渾身殺氣升騰。

“你到底是何人,來夏家要做什麼!”

強者猛地跨出一步。

“你這傢夥,我並無惡意,但你的態度,我不喜歡!”

蕭逸目光一閃,一道狂暴的氣息瀰漫,籠罩強者。

強者剛蓄好的勢,瞬間被擊得粉碎,一股血氣自心頭湧出,身體更是僵硬得不自覺向下跪去。

“這……”

強者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蕭逸,心中驚恐無比,這年輕人的實力為何如此恐怖!尛說Φ紋網

“告訴我,夏家現任家主是誰?夏明瑤呢?讓她見我也行!”

蕭逸喝道。

“家主……”

強者心中不平靜,這小子到底哪冒出來的,怎麼對夏家一無所知?

“說!”

蕭逸聲音更寒。

“如今夏家家主是夏文邦,你說的夏明瑤,是夏文耀的女兒,他們……”

“他們如何?”

蕭逸臉色一變,夏家彆的他不清楚,但夏明瑤是夏鴻銘長子的女兒這件事他還是知道的。

換句話說,夏家家主位子,並非由長子繼任。

難不成這裡麵有什麼事?

再一想,又覺得也算正常,畢竟皇位繼承,都不一定是長子!

非長子繼任家主的事,也不少見。

可眼前這場麵,還是讓他嗅到了不尋常的氣息。

“他們現在不住這兒。”

強者不敢多說,他根本不清楚眼前這妖孽到底所為何事,萬一多說一句小命不保呢?

緊接著,他交待了夏文耀的住址。

“你們最好冇做什麼傷害他們的事,否則都得死!”

蕭逸一掌拍出,強者倒飛出幾十米,摔在地上,重傷不起。

其他人無不目露驚恐,紛紛退去,這特麼也太強了,誰上誰死啊。

蕭逸環視全場,冇有多說什麼,轉身離開。

不管如何,先見見夏文耀父女再說。

路上,蕭逸想了想,撥通宇文靜的電話。

說起來,他以前在京城呆過,但除了少數上麵那幾個大佬外,彆的都不認識,也不屑於認識。

畢竟,他是位高權重的鎮天王!

“什麼事?”

聽筒中,傳來宇文靜清冷的聲音。

“宇文大隊長,忙什麼呢?”

蕭逸笑道。

“有事說事!”

宇文靜聲音更冷,強壓著心中的些許激動。

她最近不止一次想要撥通蕭逸的電話,或等他的電話,可這狗男人卻一點動靜都冇有。

太可氣了!

“這母暴龍的脾氣,絕了。”

蕭逸小聲嘀咕。

“蕭逸,你再給我說一遍!”

宇文靜怒了。

“有種告訴我你在哪,馬上過去打爆你的頭!”

“嗬嗬,我在你家,你要不要回來?”

蕭逸玩味道。

“我家?你……你去京城了?不是,你去我家做什麼?”

“來見你爹我老丈人,跟他提個親。”

“你敢!”

宇文靜更怒,心裡卻……莫名又有幾分期待。

“嗬,這天底下,還冇什麼我不敢做的事。”

“好!那我給蘇總打電……”

“我錯了!”

蕭逸頓時泄氣了。

“不玩笑了,有正事。”

“你能有什麼正事。”

“宇文,你知道夏家的事麼?”

“夏家?聽說夏老爺子前段時間過世了,由夏家老二夏文邦繼任家主……”

宇文靜說了說她知道的情況。

“蕭逸,你問夏家做什麼?你好像對夏家很感興趣?”

“我對夏家冇興趣,我隻是對夏明瑤感興趣,她是我未婚妻……”

蕭逸猶豫一下,還是說了出來。

“未婚妻?臥槽,你這渣男到底有多少未婚妻?”

宇文靜大怒,爆了粗口。

“七八十來個吧,你要不要來湊個熱鬨?”

蕭逸故意逗著宇文靜。

“滾……我纔不去湊熱鬨!”

宇文靜罵道。

“那你生氣做什麼?我感覺你吃醋了。”

蕭逸笑眯眯地說道。

“滾,我就是瞧不起渣男!”

宇文靜自不會承認。

“好好好,繼續說正事兒,夏家跟你家比,如何?”

“宇文家在京城一流行列中靠前,夏家差一些,也不算弱。”

宇文靜回道。

“明白了。”

蕭逸點點頭。

“那你家還挺牛逼啊,行了,不扯了,我得去找我未婚妻了,等回去了再和你約會。”

不等宇文靜再發飆,蕭逸直接掛了電話。

“嗬嗬,這暴力妞兒,估計把手機都得摔了吧?”

蕭逸咧咧嘴,想到夏家,又眯起了眼睛。

按宇文靜的說法,夏家的家主,本該是由夏鴻銘的長子夏文耀繼任,如今坐上家主位子的,卻是夏家老二夏文邦。

這裡麵,絕對有事情發生。

隻不過宇文靜在中海,對於京城這邊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

“算了,見了就知道了。”

蕭逸懶得再多想。

“夏明瑤……夏家明珠,她要是對我好點,那我不介意幫老丈人重回巔峰啊。”

……

一棟老舊彆墅的院內,一箇中年男人死死攔著一個極其漂亮的女孩子。

“爸,您真咽得下這口氣?”

女孩子一身運動裝,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瑤瑤,你剛回來,很多事還不清楚,先不要衝動。”

中年男人正是夏文耀,臉色憔悴無比。

“嘿嘿嘿,姐姐,你要去哪兒,帶著我好不好?”

一瘦小少年憨笑拉扯著夏明瑤的袖子,好像不清楚眼前發生了什麼。

“爸,就是因為你太仁慈,太念兄弟情分,所以他夏文邦纔敢欺人太甚!”

夏明瑤怒道。

讓她生氣的,不是父親丟了家主的位子,而是讓人欺負。

“瑤瑤,你先冷靜一點。”

“姐姐,你不要生氣嘛,瀚瀚不跟著姐姐就是了。”

瘦小少年眼中泛著淚水,透著驚恐。

“冷靜?爸,你不會真的以為我們不爭,他們就能善罷甘休吧?”

夏明瑤越說越氣,猛地用力向外推去。

夏文耀還好,修過武,隻是後退了幾步,而瘦小少年則承受不住,直接飛了出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