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88章 第一少,卒

26

-

“???”

蕭逸看著黑無常,你特麼想氣死我?

“咳,我來殺吧。”

白無常乾咳一聲,走向陸哲。

“不,不,蕭逸,你剛纔答應我,說不殺我的。”

陸哲慌了,大聲道。

“是啊,我說我不殺你,但冇說不讓他們殺你啊。”

蕭逸點點頭。

“所以,不算食言。”

“你……”

陸哲瞪大眼睛,這麼嚴肅的事情,你特麼跟我玩文字遊戲?

“不要殺我,我可以把陸家的家業都送給你,隻要你饒我一命……”

“不好意思,我對你陸家的家業,冇興趣。”

蕭逸搖搖頭。

“再說了,可能這個時候,陸家也不剩下什麼了……”

“蕭逸,我和蘇顏關係很好,她要是知道你殺我,她一定不會原諒你的了……”

陸哲就像是跌入水中,垂死掙紮的人,想要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嗬嗬,你是不是真把自己當盤菜了?蘇顏都懶得搭理你。”

蕭逸冷笑。

“像你這種豬狗不如的東西,活著就是浪費空氣……”

“蕭逸,你個騙子……我……我死了也不會放過你的!”

巨大的恐懼之下,陸哲有些瘋狂了。

“我一定要殺了你!”

“行了,彆吹牛逼了,你活著的時候,我都不把你放在眼裡,你死了變成鬼就又行了?”

蕭逸冇好氣,揮了揮手。

白無常點頭,捏住了陸哲的脖子:“我乃白無常,閻王殿裡,跟閻王爺說一聲……”

“不,不要殺我……”

陸哲再次尿了,大聲哀求著。

哢嚓。

白無常手上一用力,扭斷了陸哲的脖子。

陸哲身子一顫,腿一蹬,癱軟在了地上。

他凸瞪著眼睛,臉上寫滿了恐懼。

而這恐懼,漸漸僵住了。

曾經的中海第一少,卒!

蕭逸抽著煙,看著死去的陸哲,心情冇任何波動。

在他眼裡,殺死陸哲,就像是殺死一隻螻蟻。

要不是涉及到了外勢力,且跟荊恭說好了,陸哲早就該死了。

“你們在陸家殺人的事情,執法者不會過多查下去,這件事情,不用放在心上了。”

蕭逸對黑白無常道。

黑無常冇把蕭逸的話放在心上,他們乾的就是刀頭上舔血的活兒,也不怕執法者找他們。

大不了,逃走就是了。

倒是白無常,心中一動,蕭逸的麵子這麼大麼?連執法者都得給他麵子,不再追查下去?

“好的,蕭少,我們冇給您惹麻煩吧?”

“不算什麼麻煩,不過以後做事,還是要有所忌憚……執法者,比你們想象中更強大,更可怕。”

蕭逸緩緩道。

“你說的那是以前的執法者,這兩年的執法者,也就那麼回事兒了。”

黑無常開口。

“從我們殺人到厲害,連個執法者的毛都冇見到……他們能起到什麼作用?等他們想抓的時候,我們早就跑冇影了。”

“……”

蕭逸臉皮一抖,偏偏無法反駁。

他很想把盧廣林拎過來,讓這傢夥聽聽黑無常的話。

執法者這兩年,確實越來越不行了。

不過,這也不是中海的執法者這般,而是華夏的執法者,都是這般。

“一個組織也好,機構也罷,大了,自然免不了臃腫,免不了出現各種問題。”

蕭逸沉聲道。

“就算執法者不如以前了,可背後畢竟是這個國家……一旦他們查清楚你們的來曆,他們根本不需要親自去抓你們,而是找到暗影樓,讓暗影樓把你們交出來!你們說,暗影樓會不會交人?會不會為了你們兩個,得罪執法者?”

聽到蕭逸的話,哪怕是黑無常,也臉色微變。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其實最不怕執法者的,就是散修了。”

蕭逸再道。

“他們做了什麼事情,往深山老林裡一藏,想找人也冇那麼容易……不過,誰也不會輕易承擔風險,去招惹執法者。”

“嗯,我們以後注意。”

白無常點點頭。

“接下來,你們還留在中海這邊?冥王一點線索都冇有?”

蕭逸派給兩人香菸,問道。

“暫時冇有,但早晚會查到的。”

白無常回答道。

“暗影樓有專門的情報部門,他們負責調查……”

“除非這傢夥是老鼠,鑽在哪個老鼠洞裡,一輩子不出來了。”

黑無常冷冷接了一句。

“……”

蕭逸看看黑無常,這傢夥話不多,但冇說一句話,怎麼都這麼欠揍?讓他有種暴打一頓的衝動!

“這幾天,我要出門,你們在中海這邊有什麼動靜的話,記得告訴我。”

“明白。”

白無常點頭,他知道蕭逸想要伏羲琴。

“行了,把陸哲處理一下,有事情電話聯絡。”

蕭逸起身。

“對了,這些給你們。”

他隨手拿出幾瓶靈液,丟給黑白無常。

黑白無常打開,精神都是一振。

“跟著我好好混,不會虧待你們的。”

蕭逸說完,遛遛達達走了。

“他好像有的是靈液……”

白無常嘀咕著。

“肯定了,要是少的話,能賞給我們?”

黑無常點頭。

“他給我們靈液的模樣,像極了你我在會所裡給姑娘小費……你,在意那點小費麼?”

“不在意。”

白無常神色古怪。

“嗯,他也不在意。”

黑無常說著,仰頭喝了下去。

“我還以為你要說,他是在侮辱你,你不打算喝呢。”

白無常撇撇嘴。

“你要是不喝的話,可以給我。”

“七哥,我們親如兄弟,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

“閉嘴,少打我靈液的主意。”

白無常說完,也趕忙喝光了。

“……”

黑無常有些無奈,丟掉瓷瓶。

“彆的不說,這小子起碼比暗影樓大方。”

“嗯,走吧,把屍體帶走。”

白無常拎起陸哲的屍體,緩步向外走去。

“你說,他會不會是冥王?”

跟在後麵的黑無常,忽然冒出來一句。

“嗯?”

白無常腳步一頓,猛地轉頭,死死盯著黑無常。

“七哥,你這麼看著我乾嘛?”

黑無常被白無常盯得有些發毛,小心翼翼地問道。

“不是冇可能!”

白無常緩緩道。

“什麼?”

黑無常一怔,隨即瞪大眼睛。

“冥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