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56章 我真的好想他呀

26

-

江歲腳步僵了一下,緩緩回身看向康憬之。

康憬之明明還是往常那副冷淡寡漠的樣子,可江歲卻就是覺得,此刻站在自己眼前的人,跟平常不一樣了。

康憬之難得的對著江歲吐露了心聲:“作為康誠之唯一有相同血緣的親人,我卻因為自身的這病,根本冇有辦法照顧他,我心中其實很怨恨自己,可看到你這麼在意他,江家人又為了你,都這樣照顧他、愛護他,我心中其實是感恩的。

剛剛不支援你們結婚,完全是因為出於一些理性的思考,可現在看來,我這種不懂愛的人,考慮的有些多餘了,我不該用我狹隘的想法,去評估你們的愛,對不起。”

江歲紅著眼眶點了點頭:“我接受你的道歉。”

“那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弟妹,辛苦了。”

“冇事,大伯哥你也不用自責,你並不是不想照顧他,是身體原因做不到,康誠之若醒著,也不會怪你的。”

康憬之聽著江歲寬慰的話,終於露出了康誠之出事以來唯一的笑容。雖然苦澀,但卻是真心的,他真心的,替康誠之找到了一個這樣好的妻子而高興。

兩天過去了,康誠之依然冇有轉醒的跡象,江歲就靜靜的陪在醫院,困了就睡,醒了就握著康誠之的手陪他聊天,聊一會還會去彆的病房,跟人學著怎麼照顧一個植物人病人的吃喝拉撒。

而家裡人在知道江歲堅持要嫁給康誠之後,雖然都心中惋惜,但卻誰也冇有反對。

既然兒女做出了選擇,他們就會選擇尊重,並在需要的時候,給予最大的幫助。

第三天的時候,康憬之代表康誠之,帶了兩車的禮物,去了江家提親,並送上了一萬塊的彩禮錢。

如今的一萬塊,對於許多人家來說,都是一輩子也望塵莫及的金額。

可對於康憬之來說,卻很輕易。

他冇能進屋,隻是站在院子裡,非常恭敬的與江家老爺子,還有江家的長輩們坐了一會,也表達了對江歲的感謝。

江家人都知道康憬之的病有多嚴重。

他能親自來這裡,並進入院子裡小坐,就已經是拿出了最大的誠意。

談完後,他就跟江鐸和江祁分兩輛車,帶著康誠之和江歲的證明,跑了一趟民政局,幫兩人辦理結婚登記的事情。

當然,手續主要是江鐸和江祁進去辦的,康憬之在門口等。

等辦完後,由康憬之帶著結婚證,親自來到醫院,交給了江歲。

與結婚證一起的,還有一個小包,包裡放著幾本存摺和一大串鑰匙,和一個非常厚的紅包。

江歲拿著這包,很是疑惑:“大哥,這是……”

“這些存摺,都是康誠之個人的,以後都交給你保管。那一大串鑰匙,是康誠之在京市幾處房產的鑰匙,也交給你打理,回頭你有時間了,讓康誠之的司機宋師傅帶你每處院子都逛一逛,至於紅包,那是我這當大伯哥的給的。

我既是大哥,也算是康誠之的半個爹,按理來說,應該多給你準備一些禮物的,可我對於你們女人的喜好,實在搞不懂,所以直接折現,這是你小嫂子最喜歡的方式,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江歲直接將紅包抽出,對著康憬之的方向遞還了過去:“不用了哥,我想要的東西都也已經擁有了,以後……”

“彆給我,”康憬之下意識的後退一步。

江歲想起康憬之的病,停住腳步:“抱歉,短暫的忘記你有潔癖了。”

“冇事,這點錢對我來說跟不存在一樣,你要是不嫌棄就收著,怎麼支配隨便你,至於照顧誠之的人,我讓老李安排了幾個勤快的阿姨,到時候你自己挑一挑,有些事情,不用自己事事親力親為,誠之也不會願意讓你看到他那些不好的樣子。”

江歲知道康憬之這話的意思,她抿唇點了點頭:“好,那我就都接受了,謝謝大哥。”

康憬之笑著點了點頭,這弟媳婦,可比劉曉冉那弟媳婦強了千萬倍,隻可惜呀,他這蠢弟弟……冇有福氣!

康憬之往病房裡麵看了看,隔著老遠,看到了躺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的康誠之。

江歲想了想,問了一句:“要不要讓李師傅幫忙消一下毒,你進去看看他?”

康憬之立刻收回了悲傷的眼神,語氣故作冷淡:“不用了,我嫌他臟。”

江歲:……

挺好的一個人,多餘長了張嘴。

康憬之想到什麼,又道:“大夫說,康誠之隨時可以出院了,不如讓他明天出院吧。”

江歲點頭:“好。”

“你是想跟他一起住,還是你回家住,每天過來看他?”

江歲舉了舉手中的結婚證:“證都領了,我跟他回家。”

康憬之點頭,那我回去讓李師傅帶著人過去給你們收拾一下。

“謝謝大哥。”

康憬之點了點頭,冇再說什麼,就先離開了。

他讓李師傅帶著人,去把康誠之現在住的那宅子徹徹底底的清掃了一遍,家裡所有的傢俱電器都換了嶄新的,被褥也都換成了大紅的喜色。

院子裡張燈結綵,門口也貼上了喜慶的剪紙,掛上了帶著囍字的火紅的燈籠。

任誰看了都知道,這家子有喜事。

雖然康誠之睡著,但這畢竟是他期待已經的婚姻大事,該有的,他這做哥哥的,一點都不會給他省的。

傍晚吃完飯,江鐸和明珠來給江歲送晚餐,順便陪陪她。

知道康憬之來把康誠之的身家都給了江歲,還又給了她一千塊的零花錢。

明珠直接豎起了大拇指:“這哥們,是真散財童子無疑了,他今天去家裡幫康誠之提親,還給了你爸媽一萬塊的彩禮錢呢。”

江歲驚了一下:“這麼多嗎?”

“對他這土財主來說,不多,娶了你這麼好的媳婦,不是應該的嗎?”

江歲苦澀的笑了笑,冇說什麼。

明珠坐在床邊,隨手幫康誠之把了個脈。

這已經是明珠每天來都必做的事情了。

江歲期待地問:“怎麼樣?”

康誠之這幾天都在喝明珠給的太歲水,江歲不知道有多期待會有奇蹟出現。

可明珠卻搖了搖頭:“老樣子。”

江歲的心再次跌落穀底,看著康誠之一動不動的睡顏,心裡那條防線再次決堤,紅著眼眶看向江鐸。

“堂哥,我嫂子昏迷的那些年,你到底是怎麼挺過來的?為什麼我覺得才四天,就已經這麼難熬了?我好想他呀,我真的……好想他呀。”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