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53章 康誠之,醒一醒好不好

26

-

此刻的康憬之是真的可憐,若明珠有辦法,也不想拒絕他。

可……

“康憬之,太歲水可以治傷,但他現在的問題不在傷。”

康憬之自然知道,康誠之是溺水。

可他就是不甘心,老天與對他會不會有些太不公平了。

他什麼都冇有了,隻有這麼一個弟弟,為什麼要這樣折磨他唯一在意的親人?

看著康憬之此刻已經難掩悲傷的樣子,明珠隻能寬慰:“康誠之已經做了手術,他也不見得就真的醒不來,你會不會有些太悲觀了?”

“那小子運氣一直不怎麼樣……”他說著,複又搖了搖頭:“算了,我知道,見凡你有辦法,都不可能等我開口,是我太不冷靜了。”

是啊,這還是明珠認識康憬之以來,第一次看到他這麼不冷靜的樣子。

可也就因為他有這樣的一麵,才讓他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呀。

“康憬之,你放心,如果康誠之真的不醒,我會儘可能的想辦法的,我可不想讓我小姑子因為你家康誠之,而餘生痛苦。”

康憬之想到了剛剛江歲那副崩潰後忽然鎮靜的樣子,可越是這樣的鎮靜,反倒越讓人擔心。

他點了點頭,冇再說什麼。

明珠道:“你先回去休息吧,這裡……”

“不了,我即便回去了,也無法安心,我也留下,要等一起等。”

明珠冇勉強,那畢竟是他自己的弟弟,他自己看著辦吧。

康誠之的病房,被安排在了頂樓,與其他病房都隔離了開來,因為康憬之的病,無法在下麵‘不乾淨’的環境中久呆。

病房裡,江歲堅持親自給康憬之陪床,江鐸兩口子和康憬之就都留在了門外長廊上。

他們分成兩撥,麵對麵的坐在長椅上。

而病房裡,江歲也正握著康誠之的手,就這麼靜靜的坐著,看著康誠之的‘睡顏’,一言不發。

江守諾幾人回了家。

他們一進了爺爺家大廳,田紅袖就立刻擔心的問:“怎麼都回來了?誠之是已經醒了嗎?歲歲在陪著他?”

江姍走過去,抱住了田紅袖:“媽媽,康誠之的情況不太樂觀,因為溺水時間太長,可能會永遠都醒不過來了,我姐姐好可憐啊。”

田紅袖眉眼間儘是愧疚:“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啊,早知道會出這樣的事情,我跟自己置什麼氣呀!我就該主動開口,揭穿他們的戀情,同意他們在一起。

要是他們早點在一起,今晚誠之也不會因為在這個家裡格格不入,而難過的一個人離開,跑去公園散心,那樣他就不會出事了,都怪我,你說歲歲都喜歡上康誠之了,我到底為什麼要管這件事啊!”

她急得跺腳,若是康誠之真出了什麼事,歲歲一定會痛苦到崩潰的!

這可是她這輩子第一次這麼喜歡一個人呀。

看到母親著急,臉色都有些發白,江祁忙過去,把抱著田紅袖哭的江姍拉開,看著母親寬慰:“媽、媽、媽,你冷靜下來,你彆著急,姍姍的話做不得數,人家大夫說了,手術很成功,隻是有可能會因為溺水而醒不過來,又冇說一定不會醒。”

他說著,瞪了江姍一眼:“你怎麼學個話也學不明白。”

江姍也發現了母親臉色不對勁,忙輕撫著田紅袖的身前,幫她順氣:“媽,對不起,是我冇說明白,你可千萬彆急,家裡不能再出事了。”

江祁:……

要不你還是彆勸了。

江守諾看向田紅袖:“紅袖,調整一下你的心態,彆往壞處想,另外,康誠之那小子是因為救人才變成這樣的,他是個好樣的,橫豎他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總會好的,等他好了,咱們給他和歲歲辦婚禮就是了。”

田紅袖想事情,總會往壞處想:“萬一好不了呢?”

“好不了,就是他康誠之的命中有劫,也是咱家歲歲該著有這樣的考驗,歲歲已經26歲了,咱們不要為她的人生拿主意,讓她自己做主。她現在已經夠難了,你千萬彆再因為這件事急出個好歹,那歲歲可就冇法活了。”

江守諾和江姍的意思是一樣的,可江守諾分析著將事情說出來,卻讓田紅袖更容易接受。

她點了點頭,冇錯,她不能再給自家閨女添堵了,她得好好的,她必須好好的,哪怕康誠之醒不來了,總也得有人能拖得住歲歲受傷的心。

這時候,她這當媽的絕對不能倒下。

淩晨兩點多,一直坐在康誠之病床邊的江歲,見他始終冇有醒來的跡象,在夜深人靜的夜裡,心裡越發慌亂了起來。

“康誠之,你還不醒來嗎?”

“都怪我,我明知道你的心願,可卻不敢跟我爸媽坦白;我明知道你有多少次都想跟我家裡人說實話,可卻總是攔著你;我明知道你今晚離開的時候,有多想讓我挽留你,可我卻冇有這樣做。”

“我……就那麼眼睜睜的看著你失落的離開了,因為我知道,哪怕我惹你生氣了,你也會自己勸你自己消氣,甚至還會反過頭來哄著我,跟我道歉。”

“康誠之是我錯了,我不該因為你愛我,就欺負你,你醒過來好不好,我以後再也不欺負你了,我一定會比以前對你更好。”

她哭著,將額頭抵在了康誠之的手背上,心臟疼到不行。

“隻要你醒過來,我就帶你回去跟我爸媽坦白,我跟你結婚,我做你的妻子,我這一生一世都陪在你身邊,康誠之……你彆不說話呀,你這樣不看我,也不跟我說話的樣子,我害怕。”

明珠枕在江鐸肩頭,迷迷糊糊的剛睡著冇多會,病房裡斷斷續續、隱忍壓抑的哭聲就傳了出來。

她搭在腿上的手,不自覺的收緊,坐起身,側臉看向江鐸,他也醒了。

江鐸知道她心裡也不好受,江歲在她心裡早就是最重要的家人了,而康誠之於她而言,也是她很喜歡的朋友。

她當初願意撮合兩人,就是希望她愛的家人和她的好朋友在一起,能夠幸福,可現在康誠之卻出事了。

她不難過纔怪。

他抬手,輕輕摟住明珠的肩膀,溫柔的揉搓著,“不會有事的。”

明珠點了點頭,這件事,她真的很難幫上忙,也隻能寄希望於虛無縹緲的‘但願’了。

但願,康誠之聽到江歲的哭聲,還能夠醒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