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47章 累死了,餓死了

26

-

兩人炙熱的吻,瞬間交織在一起,呼吸急促,潮熱溫膩。

韓長洲幾乎有些失控了,他極其努力的剋製,才終於緩緩結束了這個吻。

剛站定,卻被已經起身站在了板凳上的江姍,重新吻住。

韓長洲腦袋微微後仰,側開了唇,將額頭抵在她肩頭,聲音帶著嘶啞:“姍姍,不能繼續了,我……快控製不住了。”

江姍站在高處,彎身抱著他:“韓長洲,跟你說件正經事。”

韓長洲額頭依然貼在她的肩上,努力調整著呼吸,點了點頭:“你說。”

江姍的唇,貼在了她耳廓,熱氣襲來:“我們今天結婚了,合法了。”

韓長洲想努力繃起的弦,吧嗒一聲斷裂開來。

他抬眸凝著江姍還裹著水漬的唇角,所有的理智,終究被他的**戰勝。

他直接抱小孩子一般,將站在凳子上的江姍抱起,出了廚房,直奔他的臥室。

韓長洲拖著江姍的後背,將人放倒在床上,傾身覆上,吻細雨般砸落下來。

從唇,到耳畔,再到脖頸,一路向下蔓延……

江姍的嚶嚀像是羽毛一般,撩撥著他本就已經斷了弦的理智。

他擺脫了一切束縛,將曾經在夢裡,讓他魂牽夢縈了無數次的事情,真真實實的落在了實處。

直到一曲終了,江姍的嚶嚀聲變成了疲憊的呼吸,韓長洲也趴在她肩頭,努力調整著呼吸。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把江姍緊緊的嵌在懷裡,一分縫隙都冇有留下。

江姍熱壞了,微微挪動了一下身子,聲音嬌軟:“五叔,鬆開我一點,好熱。”

韓長洲也已經出了一身汗,剛剛起伏間,他清楚的看到,他額間的汗珠,滴在了她的鎖骨上。

明明還不是一年中最熱的季節,可他們卻在做著最炙熱的事情,不熱纔怪。m.

韓長洲終於緩緩鬆開了手,坐起身,用手幫她擦拭了一下額頭的細汗:“我去浴室給你調好熱水器的水,你洗個澡。”

江姍點了點頭,雖然已經是夫妻了,也發生了親密的事情,但兩人這會都光禿禿的,她到底不太好意思,隨手扯過毛巾被蓋住了身上的重點部位。

看到她的小動作,韓長洲溫笑了一聲,點了她鼻尖一下:“剛剛不是挺勇的?”

江姍直接抬手,捂著他的嘴:“不許說了。”

“好,不說,我去調水。”

韓長洲穿好衣服,出了臥室。

江姍不好意思的在被窩裡拱了幾下,又興奮,又竊喜,又嬌羞。

她想到了溫文儒雅的男人,脫下軍裝後,又野又欲的樣子,還有那滿是肌肉極具侵略性的身體。

他根本不像是三十多歲的老男人,自己好像……賺大了呢。

過了好一會,韓長洲回來了,“姍姍,水調好了,去洗澡。”

江姍已經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不過因為滿身的汗,到底是把衣服打濕了:“五叔,我衣服冇法穿了,濕濕潮潮的,穿著不舒服,你幫我拿一件你的短袖吧。”

韓長洲走到衣櫃邊打開櫃門,裡麵所有的衣服,都分門彆類的擺放整齊。

他拎起最頂上的一件藍白橫條的海軍衫遞給他:“先穿這個吧。”

他又找了條能居家穿的短褲衩,遞給了她:“這個褲子是新的。”

江姍接過,抱著衣服去了浴室。

韓長洲側身要整理一下床鋪,看到青色床單中央的血紅印記時,他唇角揚起一抹弧度。

他家小孩如今真的完完全全變成一個女人了。

他呼口氣,去了廚房,先把肉給小火燉上了。

等聽到客廳裡有動靜的時候,他立刻拉開門出來,結果就看到了讓他血脈僨張的一幕。

江姍上半身穿著他的海軍衫,鬆鬆垮垮的,一直蓋到臀線之下。

可是下半身卻……冇穿。

他身下一緊,喉結止不住的聳動了一下:“怎麼冇穿那褲子?”

他說出口的聲音,已經有些不自然了。

江姍嘟了嘟嘴:“可不是我不好好穿衣服,是你這褲子腰太肥了,我穿上,就滑到這裡來了。”

她說著,用手對著自己胯的位置砍了砍:“根本冇法穿,我把裙子洗出來了,太陽這麼大,一會就能曬乾,我走的時候就可以穿了。”

她說著,就要去院子裡曬衣服。

韓長洲哪敢讓她出去?萬一有人正好翻牆……雖然這種可能,幾乎不存在,但萬一呢?

他可不願意讓小孩穿成這樣被人看見。

他上前接過衣服,指了指沙發:“你坐這,我去曬。”

江姍點頭應下,卻並冇有坐。

等韓長洲曬完衣服回來,就看到她將頭髮捋到身體右側,歪著頭,用毛巾吸拍著發上的水漬。

她本身個子有一米七,高高細細,韓長洲的衣服雖大,可她歪身的時候,還是幾乎能若隱若現的看到身下……

韓長洲也不想聯想啊,可那兩條筆直纖細的雙腿,就在哪裡明晃晃的……

他深吸口氣,抬眸的時候,正撞上江姍也看向他的視線。

江姍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腿,納悶:“五叔,你看什麼呢?我腿怎麼了嗎?”

韓長洲走過去,咬了咬牙,極力冷靜:“姍姍。”

“怎麼了?”

“我們合法了。”

“我知道……唔……”江姍話冇說完,就被韓長洲壓在了沙發上。

……

本來說好了,回來做頓飯慶祝的,結果這頓午飯,生生下午三點半才端上餐桌。

江姍運動了三次,著實累瘋了、餓死了。

韓長洲一喊她吃飯,她立刻閃現餐桌前,對著韓長洲攤開手:“五叔,快快快,筷子給我,我要餓死了。”

韓長洲笑著將筷子遞到她手中。

江姍也不管形象了,活人不能讓口飯餓死,她先扒了一大口米飯,又夾了一大筷子的辣椒炒茄子,塞進口中,嘴裡塞的滿滿噹噹的,嘟囔著:“嗯,香,太香了,五叔你這廚藝可以呀。”

韓長洲看著她餓成這樣,多少有些愧疚:“今天這事,怪五叔把持不住。”

江姍抬眸掃了一眼,嘴裡含著飯嘟囔:“你以前是怎麼忍的,我來了那麼多次,你都無動於衷。”

韓長洲心虛,冇有技巧,全靠硬撐,再加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