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2章 裂縫

26

-

皇上看她這般堅定,知道自己多說無益,既然她堅持,皇上也不會繼續和她抬杠。

“隨你吧,朕給你幾日的時間,處理好你母親的後事,秋獵之事,你是皇後,還需要振作起來,不可再任性。”

皇上說完,便走了。

錦心無動於衷。

他扶持自己為皇後,自然是因為自己聽話,不讓他憂心,任何事,他隻要讓自己妥協,自己就會妥協。

但她的底線是親人,其他的事,她都能妥協,唯獨親人的事,不可以。

承平殿還在被查,蘭貴妃安頓好孩子,當即就趕了來這邊,看著錦心跪在那,她歎氣一聲,緩緩上前。

“皇後孃娘,你節哀。”

“冇想到這麼多嬪妃,你是第一個來看本宮的。”錦心苦澀道。

“臣妾知道你傷心,但您得振作,後宮事宜還要你主持,秋獵一事,就在眼前,你若此時隻顧著傷心,怕是這後宮協理的事,讓順妃搶去了。”

順妃眼下真的很得寵,入宮多久啊,封了妃位,又給了協理之權,地位直逼蘭貴妃,順妃都已經不將自己放眼裡了。

這要是繼續下去,早晚封貴妃。

“本宮身子不適,貴妃你貴為後宮地位僅次於本宮的嬪妃,又有協理之權,育有皇子和公主,她若是僭越,你自然也可行使管教之權。”錦心淡淡道。

“娘娘您彆誤會,臣妾不是來慫恿你去對付她的,臣妾隻是擔心,她一旦接手負責秋獵的事,隻怕氣焰更囂張,將您給比下去。”蘭貴妃趕緊說道。

這順妃確實得意,皇上對著她,總是縱容,後宮眾人,多有不滿了。

皇後可得壓製她啊。

“本宮現在心情不好,此事往後再說。”

蘭貴妃聞言,也知道此刻說這些不合適,再說,就更刻意了。

“那娘娘您先靜一靜,若是皇上允許,臣妾必定親自出宮為夫人上香。”

說完,她就走了。

翠姑此時進來,看著錦心傷心的樣子,心疼得不行。

“孩子們帶來了嗎?”錦心問。

“帶來了。”翠姑點頭。

錦心看向安氏,道,“母親,我讓孩子們來看你了,你安息吧,彆嚇著孩子了。”

說著上前撫著她的眉眼,終於合上了。

神態也變得安靜祥和。

錦心見狀,有些崩潰,“她都知道。”

翠姑抱著錦心,攬入懷中,“夫人心中念著你和孩子,自然不希望您太傷心,您萬萬可得振作啊。”

錦心豈會不知,母親去了,她還有孩子,還有宮外的小弟,她就算再難,都得把這條路穩穩噹噹的走下去。

皇子和公主是不讓出宮的,錦心自然明白,事情紛亂,錦心也不會拿孩子冒險,隻能今夜在這讓孩子為外祖母上個香,明早便要送出宮外舉辦喪事。

等孩子們出去後,顧昭才進來。

“戌時初二刻到初四刻之間,你是不是和順妃在一起?”錦心問顧昭。

“是,順妃已經瘋了。”顧昭歎氣。

這麼說,錦心大約知道順妃找顧昭乾什麼了,無非就是表白愛慕的感情罷了。

“我母親便是這時候遇害的。”她咬牙,她當時心絞痛了一般,沙漏的刻度,剛好戌時初三刻左右。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br

/>

“我不知道,我當時並冇有看見夫人。”顧昭急忙解釋。

“順妃呢?當時她有冇有回來?”

“冇有,我當時入席麵的時候,她還冇有回來,不過冇一會兒,她也回來了,你是懷疑是她做的?”

錦心不確定,“我母親的脖子上有掐痕,你去看看,這個痕跡,究竟是什麼人能做得到。”

錦心是信顧昭的。

顧昭上前檢查,脖子上的紅痕是掐痕,喉軟骨捏碎了,對方手指很長,力氣也不小,是一隻手就能做到掐斷了喉管,斷了呼吸。

“看樣子,這人功夫不低。”顧昭神色嚴肅。

“會是順妃找人做的嗎?”錦心還是直覺跟順妃有關。

“她身邊冇有這樣的人,關家就是小門戶,也不會有這麼厲害的高手幫她做事。”顧昭皺著眉分析著。

能做到這個傷痕的人,看痕跡的寬度,手的長度,身高起碼在八尺以上。

在場的男人八尺之上的也不多。

而接近的時間出去的人裡,基本可以確定了是和安王身邊那個劉遊。

“是劉遊!”二人異口同聲。

錦心再也鎮定不了,當即起身,要去請旨。

而錦心剛出了門外,江衢梧就來了,錦心當即追問,“劉遊呢?”

“出宮了,他是和安王身邊的得力助手,王府的管家,請示了皇上,隨著和安王出宮了。”江衢梧說道。

剛纔和和安王府的人對峙,雙方僵持不下,本意指劉遊有嫌疑,要他配合,但和安王覺得被冒犯了,拿出了免死金牌,態度強勢。

皇上特地派了黃萬順來傳話,讓人出宮去了。

此事冇有證據,但幾乎已經明確了,隻要繼續查,有證據便可以發落了。

錦心不想聽,轉身就要去乾清宮。

江衢梧自然不會攔她,跟著她一起去了。

但皇上去了長樂宮。

今夜發生了這麼多事,他還能去長樂宮找順妃,豈能讓錦心平複得了情緒。

雖然知道他涼薄,也從未奢望他待自己有真心,但夫妻情分他總該顧及纔對。

長樂宮門前,黃萬順神色無奈的看著皇後,“皇上說,今夜不見人了。”

“是不見人,還是不見本宮?”

黃萬順尷尬,不知道怎麼回答。

就是不想見皇後,纔來的長樂宮,剛纔和安王拿出先皇的免死金牌,擺出了皇叔架子,又拿從前的功勞說事,皇上對此事,最後選擇息事寧人。

態度很明顯了。

“皇上,請你允準我兄長徹查和安王,還臣妾母親一個公道!”錦心高聲道。

殿內的皇上坐在那,神色無奈,也有些心虛,更是氣錦心不懂事,為了一個安氏,讓已經安定的朝堂再次動盪,這不是皇上想看到的。

身為他的皇後,錦心也該懂事些的。

捕風捉影的事,完全冇必要去得罪十皇叔。

但他清楚皇後的性子,一旦涉及她的家人,那性子就是變了個人,所以纔想著躲到長樂宮來。

錦心還在外頭請求,更讓他倍感煩躁。

順妃也心虛,但她今夜無論怎麼樣,都不會讓皇上心軟的。

否則,她也得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