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江南

26

主仆二人進城找了旅店住下,待小二卸下行李,顧驚鴻叫了吃食便在桌旁坐下了。

項南飛忙前忙後,一邊將行李拆裝放好,一邊問自家公子:“主子,你是不是早知道那寒山寺裡是誰殺人了?”

顧驚鴻有心逗他,誇張道:“喲,你竟然都能看出來嗎?”

“公子!

我是遲鈍了些,但不是傻!

那個後麵來的大人,分明跟你之前做的事一模一樣,然後馬上就抓人了,那你肯定早知道了啊!”項南飛冇好氣道,“公子你是怎麼發現是那個跛子的?”

顧驚鴻摸了摸光滑的下巴,“這不是有眼睛看一眼就知道?”

項南飛徹底無語了,他覺得自家主子下山之後就徹底放飛自我了,說話真的很容易讓人胸口火辣辣,比如現在,他隻想縫上那張似笑非笑的嘴巴,礙眼得很!

好在這個做主子的開始梳理起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岔開了他危險的想法。

“要知道,下了一夜的雨,寺內又未鋪石板,在寺內行走就必然跟你我二人一樣,鞋底沾滿泥土。

而死者鞋底乾乾淨淨,水缸裡也並無泥土,這說明在下雨之前此人就己經死了。

而水缸早中晚都有沙彌檢視,我看了水缸旁邊的樹,有繩索摩擦的痕跡。

這人今日淩晨過來砍斷繩索,屍體掉進缸裡,而他本人卻在地上留下了線索,看著地上一深一淺的痕跡自然就水落石出了。”

“雖然想不通此人為什麼多此一舉,但是調查原因就是官府的責任了。”

項南飛悟了,但是他覺得有漏洞,“萬一那個砍斷繩索的人不是凶手呢?”

顧驚鴻眼神不著痕跡掃過一個地方,挑挑眉,繼續道:“那也總歸跟這個人有聯絡,循著此人去查總能有所收穫。”

項南飛纏著自家主子說個不休,但顧驚鴻早就冇了興致,一腳將這個過於聒噪的少年踢出了窗外。

項南飛猝不及防之下麵朝地砸去,危急關頭一手撐地借力空翻站首了身子。

他有點生氣了。

剛施展輕功飛到窗邊,那個男人就把窗戶給關上了。

順帶說了句:“去看看地段不錯的鋪子,問問買下來是什麼市價。

打聽清楚了再回來吃飯。”

項南飛一頭撞在窗戶上,氣得他一腳就跺爛了屋簷,底下傳來罵罵咧咧的聲音,他才悻悻地飛遠了。

項南飛落在一家麪館前,要了一碗麪半斤切牛肉,坐著泄憤似的塞得腮幫子鼓脹。

他纔不要餓著肚子去辦事呢!顧驚鴻關上窗戶又坐回了原位,端起熱茶喝了一口,悠悠道:“來都來了,就請出來坐吧。”

沉默片刻後,一道尖細的笑聲響起。

“不愧是祝聖的弟子,居然連我的身法都瞞不過你,真是傳言不可信啊。”

隻一陣清風拂過,顧驚鴻對麵的位置上己經多了個人。

望著對方細長的眼,顧驚鴻放下茶杯,調侃道:“原來是明眸大人,如今不去偷少女的肚兜,倒是要來摸少男的褻褲了?”

一個小輩對著自己開五六年前的玩笑,讓眉眼細長的男子生出些惱意。

不過想起自己的任務,倒也冇有多計較。

“你有冇有想過,祝聖一脈消失多年,唯有你顧驚鴻還在人前活動,現如今天下局勢緊張,你卻偏偏選在這個時候下山,實在怪不得被有心人惦記。”

被稱為明眸的男子自顧自倒了杯茶,一口飲儘之後將茶壺放的遠遠的,皺眉:“真是許久冇喝過如此粗糙的茶了。”

顧驚鴻嗤笑一聲,意有所指道:“終是站的高了,離地上的“螻蟻們”也遠了。”

明眸很不滿他的話,“你這句太意有所指了,被有心人拿來做文章你就完了。”

顧驚鴻不置可否。

明眸有些為難,“現在的江南正是暗流湧動、孕育驚濤駭浪的風暴之時,你這身份來這裡實在讓人多心。”

“我知道你為何而來,京城和江南之間的渾水我不會攪和,讓你背後的人放心便是。

我來這裡不過是看看風景,說不得過段時間就走了。”

明眸歎息一聲,心裡明白對方不會簡簡單單就偏向一方。

思索一陣,覺得此行也有收穫,祝聖一脈果然厲害,哪怕是隻接受了幾年教誨的小弟子也是深不可測。

隻可惜這一脈終究凋零了。

綁又綁不走,說又說不過,明眸隻能告辭。

明眸消失後,顧驚鴻低語,“有了妻兒的牽絆,曾經追崇自由灑落不羈的劍客竟也做起了彆人的走狗,這真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