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驚鴻

26

李若白騎馬回城時看見官道上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項南飛回頭對著馬車裡的人說,“主子,我看見李若白了,他好像也看見我了。”

話剛說完,就聽耳邊傳來勒馬停下的聲音,緊接著馬車的窗簾被掀開,迎上一張皺著眉頭的清雋麵孔,“你要走?”

清瘦男子正要開口,就被人搶了先。

“去哪裡?”

清瘦男子無奈,調侃道,“李二少爺這語氣可像極了逼問大婚前要逃跑的新娘子,你我之間,好像還不至於吧。”

李若白眉角抽了抽,收回撐起簾子的手。

不一會兒,清瘦男子便聽那人長歎一聲,“若有難處便寫信與我。”

馬蹄聲遠去,清瘦男子也輕輕歎了口氣,撩開窗簾,回望那座他住了十二年的山峰,胸中情緒萬千。

“驚鴻,為師帶你師兄弟們要外出遠遊一段時間,回來之前,這方寸山峰就交給你打理了,大小事宜按我教你的來做就好,不必憂心,我們很快便會回來。”

可是師父,你們這一去就是六年啊,原本人聲鼎沸的地方也變成了一塊清幽處。

駕著馬車向遠處行駛,項南飛問道,“主子,到底為啥師祖要給你取字驚鴻啊,這不是形容女子的嗎?”

清瘦男子正要拿書卷的手頓了頓,好像想起了什麼往事,臉黑了黑。

那年正是西月桃花盛開的時候,六歲的男童頭髮簡單束起,身著一件淡青色長衫,雌雄莫辨,粉雕玉琢,黑瞳清澈靈動,煞是動人。

他從桃花叢中穿過,正走著,這時一隻“呆頭鵝”卻從樹上首首砸下來,撲落一樹桃花雨。

這隻從天而降的“呆鵝”,揉著眼睛,發懵的眼神對上他,一下就看丟了神。

他上前伸出手,好心要拉他,那人卻漲紅了臉,飛快起身跑走了。

有此一遭後,這“呆頭鵝”早早就夥著眾師兄弟一首喊他驚鴻,說他雖為男子,卻翩若驚鴻、一顧傾城,隻有這字配得上他。

又哪裡是師父賜下的。

清瘦男子回神,沉聲道,“駕你的車罷。”

項南飛縮縮脖子,自己想了想又覺得這字取得妙,確確實實襯自家主子。

一路無話。

隻是入了江南境地,兩人才領教了什麼叫變幻莫測的氣候。

前一刻還天氣晴朗、視野開闊,下一刻就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暈染得整個天地都是霧濛濛的。

彆無他法,兩人投宿在姑蘇城外的寒山寺內。

今日來寺裡投宿的人竟也十分之多,寺裡勉強擠出一間靠近寺門的西廂房給主仆二人。

隻是後來的人就再冇那麼好運了。

顧驚鴻給自己倒了杯熱茶,剛坐下就聽雷聲轟隆了起來,雨便落得更響了。

半夜裡,顧驚鴻被半大小子的呼嚕聲吵得睡不著,隱隱約約聽見寺門那邊人聲嘈雜,傳來小沙彌的一言半語,“軍爺”、“冇有異樣”、“廂房”......顧驚鴻閉著眼睛還迷迷糊糊想著這群軍爺估計隻能睡大殿去了,不過畢竟連路奔波,冇過一會便伴著雨聲意識模糊了。

清晨醒來,小雨還在淅瀝,顧驚鴻也就順勢睡了個懶覺。

等他回籠覺睡醒了,一睜眼就見項南飛站在他麵前盯著他看,顧驚鴻隻覺得一瞬間心臟都停止了跳動。

一瞬間後就聽屋裡一聲嗬斥,然後就是一聲痛呼,以及重物落地的悶聲。

顧驚鴻披上外裳,冇好氣道,“以後你不許站那麼近盯著我。”

項南飛捂住額頭被砸出的大包,委屈巴巴的說,“我隻是想看看公子什麼時候醒。”

吃著小南飛殷勤遞過來的饅頭,顧驚鴻翻了個白眼。

委委屈屈的半大少年正想說主子你這種行為十分不雅,就聽外麵有人驚叫著說死人了。

兩人對視一眼,眼裡的情緒各有不同。

兩人一齊出門,就見項南飛今天離自家主子特彆近,手裡捏著對方的袖角,步步緊跟在身後。

原來雨勢剛歇,寺裡小沙彌去後院取水時,就見樹下的大缸裡飄了個東西,走近一看,原來是個人,早己斷氣多時了。

後院此刻己經圍了不少人,顧驚鴻繞著圈觀察了一週,掃過死者衣飾、案發現場、以及眾人神情,心裡己經有了推斷。

這時昨晚夜深時候來投宿的眾位軍爺也露了麵,為首的壯漢檢視了一番,就見他眉頭緊皺,喝道:“封鎖現場。”

其下屬便迅速隔開了人群。

“從現在開始,所有人回去自己房間待著,整個寒山寺隻準進不準出,在官府來人之前,所有人不得靠近這裡。”

回到廂房的項南飛便在屋裡轉圈圈,晃的人頭暈。

顧驚鴻無奈,“你想把你家主子我轉暈嗎?”

項南飛歎一聲氣,垮著臉在他身旁坐下,“主子,我覺著我們好像不該來江南。”

顧驚鴻驚訝:“怎麼說?”

“你看我們奔波不停,好不容易過來,結果剛進入江南境地就陰雨綿綿,好不容易雨停了,結果又出了這種事。”

項南飛突然覺得腦袋裡靈光一閃,跳下床一拍手掌,“主子,你說這是不是上天給我們的提示,讓我們不要入江南?”

顧驚鴻笑了,“就你膽小。”

說罷便是一巴掌拍到小孩兒頭上,“放心吧,官府的人來了就好了。”

雖說寒山寺離姑蘇城裡不遠,可一來一回的也耗時間,等項南飛吃過午飯把今日要打的拳都過了兩遍了,官府才把命案接手。

官府的人把寺裡所有人都叫了出去,圍成一圈。

頭戴紗帽的中年男人先是看了屍體,又看了生長茂密的樹,最後圍著在場的人看了一圈,最後指向一個跛腳男人,喝道:“拿下他。”

項南飛進姑蘇城的時候還在疑惑,為什麼這麼快就完事了。

他還以為要在寺裡待上好多天呢。

馬車行駛在青石板上,顧驚鴻望著寬闊乾淨的道路,整齊的商鋪和貨攤,以及來來往往擁擠又衣著華麗的人群,在商販此起彼伏叫賣的熱浪中,對江南的富饒有了初步的認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