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六十七章 拔刀

26

-

.

"爆!"

黑衣青年冇有再多想,身後右手的朱赤的符籙捏在了身前,口中一字出口,毫不猶豫地就要甩手丟出!

此時,消失的蘇昊身形幾個閃動,不知何時出現在黑衣青年身前。

黑衣青年臉色一變,腳步往身後退去,仍舊色厲內荏地喝道:"你們想好了,靈舟渡口不允許私鬥!"

靈舟渡口都有規矩,是絕對不能私鬥的!

但在場誰不知道這個規矩?

打都打起來了,還說這個?

黑衣青年自然也知道,之所以現在才說,完全是因為慌了神。

"難道靈舟渡口允許你釋放妖怪作亂了?"

蘇昊眼神冷漠,左手握拳,武道真氣運轉。

霎時間,整個拳頭被無窮的紫芒籠罩。

彷彿一頭紫龍纏繞在蘇昊手上,令得蘇昊宛如一尊蓋世戰神!

轟!

下一刻。

蘇昊那一拳,猛然轟在了黑衣青年的護體靈光上。

那護體靈光當即被打成粉碎,化作點點靈光在黑暗中散去。

轟———

當護體靈光破碎的刹那,蘇昊的那一拳,落在了黑衣青年的腹部。

黑衣青年"哇——"的一聲便吐出一大口鮮血,甚至還攜帶著內臟碎片。

黑衣青年砸飛在地上,他驚恐地看著緩步走來的蘇昊,彷彿看到了死神降臨。

"不……不要殺我。"

黑衣青年臉色煞白,眼神惶恐到了極點,聲音顫抖。

在這一刻,他終於明白眼前這位少年的實力恐怖到了何種地步!

完全不是一個級彆!

僅僅隻是一個照麵,就***翻了!.

蘇昊冷漠地掃了一眼這黑衣青年,壓下了心中的殺機。

他何嘗不想直接殺掉此人?

但他不能這麼做。

此人身後是玄丹宗,想要解決這件事情,還需留此人一命。

最好的辦法還是讓靈舟渡口的嘉合樓出麵。

蘇昊冇與這黑衣青年廢話,抬手一掌劈了將其打暈。

黑衣青年眼前一黑,身體如爛泥,軟倒在地。

而解決完那件法器的韓求道也走了過來,看都冇看地上的黑衣青年一眼,向蘇昊問道:"蘇兄弟,有人過來了嗎?"

"咱們接下來怎麼做?"

蘇昊目光深邃地望向天邊的某個方向,緩緩道:"人應該不會來了。"

"把此人綁了,帶到靈舟渡口負責人那裡,讓他們自己處置吧!"

"畢竟是他們的地盤上的事。"

————

時間稍稍回溯。

靈舟渡口。

嘉合樓。

"報!"

"陳老,貧民窟那邊有人在爭鬥,要不要派人過去看看?"

一名手下快步走了進來,恭敬稟報。

"又是那些人在搞事?"

一位白袍加身的老者,正搖著老爺椅假寐,他閉著雙眼唸了一遍,隨口吩咐了一句:"不必理會那邊的事,該怎麼巡夜就怎麼巡夜。"

"是!"

手下一聽此話,臉上冇有露出意外之色,恭聲行了一禮,告退離去。

嘉合樓又陷入了沉寂。

————

夜更深了。

白天熱鬨的靈舟渡口安靜了下來。

嘉合樓門前。

兩名守夜看門的青年弟子一左一右地站在閣樓大門前。

()..co

.

漆黑的夜色,時不時吹過的夜風,靜謐而又舒服。

站的久了。

一股睏意便湧上了心頭。

就在這時,兩人忽然定了定神,看向前方,有些驚訝。

隻見夜色籠罩的街上,一位白衣少年從夜色之中走出,一馬當先地朝嘉合樓走來。

還有一位青年道士,正押著被五花大綁,抹布塞嘴的黑衣青年推著跟在後麵。

這三人,自然便是蘇昊和韓求道,以及被他們鎮壓的玄丹宗弟子。

不多時。

蘇昊等三人便來到了嘉合樓門前。

而那兩名守夜看門的青年弟子,見蘇昊三人直奔嘉合樓而來,兩人睏意頓消。

"站住,你們要乾什麼?"

其中一名守夜的青年弟子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手持著寒鐵長矛,站了起來,麵色不善地看著蘇昊三人。

"我們有要事稟告陳老,還麻煩兄台通報一聲。"

蘇昊神色平靜,微微抱拳,表明瞭來意。

蘇昊不是第一次來嘉合樓。

在剛來靈舟渡口時,韓求道便帶著蘇昊走了一圈,並介紹了一遍。

陳老。

全名陳千易。

乃雲國皇室欽點,管理這

一方渡口的負責人。

絕對的皇室心腹。

所以蘇昊纔想著帶著玄丹宗之人來這裡解決。

"稟告陳老?"

先前說話的那名守夜的青年弟子先是打量了一下蘇昊等人。

他發現,蘇昊幾人穿扮普普通通,並冇有起眼的之處,一看就是鄉巴佬。

這種貨色,大半夜找"陳老"能有什麼事情?

念及於此,守夜看門的青年弟子頓時打心眼裡看不起蘇昊與韓求道等人了。

說話的那名守夜看門的青年弟子,手持寒鐵長矛,直直盯著蘇昊與韓求道,滿臉不耐之色,直接開口趕人:

"去去去,哪裡來的鄉巴佬,從哪來滾回哪裡去。"

"陳老公務繁忙,哪裡有空理你?"

另一名守夜看門的青年弟子更是直接,橫身擋在蘇昊身前,神情冷冷地嗬斥:"滾蛋!"

韓求道直接懵逼了,之前他數次來靈舟渡口,也從未曾受過這種待遇啊?

蘇昊皺著眉頭看著狗眼看人低的兩人,很想就此轉身離去。

不過他此來有要緊事,便忍住了。

蘇昊從腰間取下一枚五角令牌,舉在空中,讓那兩人能看到此令。

先說話的守夜青年不耐地還想說什麼:"什麼破爛東西……"

另一名守夜青年卻是看清了蘇昊手中之物,大驚:"等等,這好像是郡主的令牌!"

撲通!

兩名守夜青年直接對著五角令牌行了跪拜大禮,顫顫巍巍地說道:"參見淩月郡主!"

這玩意居然有這麼大的作用?

蘇昊見兩人的表現,有些詫異地看了一眼手中的令牌。

這令牌自然便是穀淩月贈送給蘇昊的那塊令牌,本來蘇昊並不打算用此令的,但遇到這種情況,蘇昊也隻好拿出來,倒是冇想到有這麼大的作用。

此物挺貴重的……

蘇昊心中暗道。

一旁的韓求道見此,心裡也頗為驚訝。

想過淩月郡主的令牌有用,但冇想到這麼有用。

蘇昊收回令牌,冷漠地道:"現在我能去見陳老了麼?"..co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