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六十二章 我是誰

26

-

等工人們離開後,葛雲軒繼續朝前走,還冇走到工地門口,忽然聞到了一股,麻辣十足的香味。

那氣味又香又辣,還帶著一股極為濃烈的鮮香味,讓人忍不住想要用力長吸一口氣。

“哪裡來的味道,這麼香?”

葛雲軒順著香味傳來的方向走過去,走出了工地,轉過了方向,站在香味最濃鬱的位置,抬頭一看,尼瑪,這不是自家工地的食堂,難道這香味是從食堂裡傳出來的?

他有點不敢相信,左右看了幾眼,確定香味就是從自家食堂裡傳來的,頓時也感到驚訝不已。

“冇想到這個老闆,看著這麼年輕,廚藝還挺厲害的,能有這香味,菜的味道肯定不錯,也難怪那些工人們會不停的誇讚。”

好奇的葛雲軒走進食堂裡,此時馬上就要到六點了,徐遠那邊已經把菜都炒好了,陳秀芳正在往案幾上放。

牆上有個小黑板,是之前食堂每天公佈菜單的,這會兒徐遠正在黑板上寫今天的菜名。

“徐先生,忙著呢?”葛雲軒跟徐遠打了個招呼,看了一眼那黑板上菜譜。

水煮魚、麻婆豆腐,還有一個素炒青筍,老闆要求的標準是完全達到了。

視線朝那三個大盆看過去,這一看,頓時不淡定了。

三個不鏽鋼大盆子,裝著三樣菜,除了青翠欲滴的一盆青筍外,剩下兩個都是紅彤彤的一片。

切成大顆大顆的豆腐,堆砌在紅彤彤油汪汪的湯汁裡,每一塊豆腐都裹滿了紅的發亮的湯汁,讓這些豆腐色澤漂亮,紅中泛白,像是一顆顆大小適中的寶石。

一些褐色的肉沫黏在豆腐上,再加上那隨意灑在上麵的蔥花,那顏色自然不必說。

旁邊的水煮魚更是誘人,一大盆紅油湯汁,看著就麻辣十足,表麵露出一些雪白的魚片,這些魚片切的厚薄均勻,好像是丈量過的一樣。

此刻魚片已經熟透,微微曲捲,上麵沾著一些湯汁,給魚片增加的色彩,白芝麻和乾辣椒斷漂浮在湯汁裡和魚片上,一滴紅油湯汁,要掉不掉的掛在上麵,好像給這一盆菜加了個動態特效一樣。

鼻尖嗅到空氣裡傳來的那麻辣鮮香的味道,再看到這一大盆魚片,這誰還忍得住。

口腔裡早已經充盈起口水來,喉頭也不由自主的滾動著,葛雲軒對食堂的菜已經從最初的味道應該不會太差。

到後來,聞著香味覺得還不錯,到這一刻徹底變了。

明明隻是簡簡單單的三個菜,此時看在眼裡,嗅著香味,都像是一種享受,視覺和嗅覺得到的極大的滿足。

他不相信,都已經這麼好看這麼好聞的菜了,味道會僅僅是還不錯。

“這……就是你做的菜?”葛雲軒不可置信的詢問徐遠。

“冇錯,就是我做的。”徐遠點頭。

陳秀芳來打過一次工,認識葛雲軒,見他站在打菜的位置,直勾勾的盯著盤子裡的三個菜,就問:“葛經理,你要嚐嚐嗎?老闆做的菜味道超好。”

“那就嚐嚐吧。”葛雲軒吞了吞口水,看陳秀芳拿著碗給他打菜,一碗米飯,菜都是一大勺一大勺的。

麻辣魚因為有紅湯,所以用的是漏勺,一漏勺下去,連魚片帶菜也是一大勺。

隨著打菜時的攪動,香味更濃鬱了,把葛雲軒饞的,垂涎三尺,等飯菜打好之後,連湯都冇來得及舀,找了個地方坐下來,趕緊去夾菜吃。

熱騰騰的麻辣魚片,纔剛出鍋,還燙的要命,一送到嘴邊,濃鬱的麻辣香味就衝進了鼻尖,比剛纔香氣還要濃鬱。

他隨意吹了兩口氣,就把魚片送到嘴裡,霎時間,一股霸道的麻辣香味就衝到了舌尖上。

原本還在沉睡的味蕾,因為這過於霸道的香味,直接被喚醒,興奮起來。

等把整個魚片都放在口腔裡的時候,連帶著湯汁,也一起落到了嘴裡,花椒的椒麻味,和辣椒的香辣味,一起在嘴巴裡蹦出來。

極致的麻辣不斷在口腔裡蔓延,那種香味,好像一下子就上頭了一樣,整個腦子裡就剩下吃這個字了。

舌尖輕輕一咬,甚至都不用費力,隻需要舌尖朝上顎頂一下,再用力一抿,整個魚片都在嘴巴裡散開來,嫩滑的不可思議。

細細咀嚼下來,明明麻辣味已經如此重了,魚片的魚香味卻一點都冇有減少,反而因為這魚的鮮香味,讓這一份水煮魚片的味道更加美味。

不時,嘴巴裡還有芝麻的醇香,和小蔥的清甜在口腔裡浮現,冇咀嚼幾下,魚片就完全被抿化,舌尖再一卷,整個魚片都被吃下去,香了一路。

吃完後,嘴巴裡的香味久久都不能散去。

“媽呀,這水煮魚的味道也太正了?我居然在工地食堂裡吃到了這種美味?”

葛雲軒發出了一聲驚呼,僅僅隻是一口魚肉而已,居然吃的他是欲罷不能,根本停不下來,他不禁加快了吃飯速度。

一勺子魚片連帶著裡麵的配菜,被他狼吞虎嚥,三兩下就全吃到肚子裡了,要不是因為魚片裡有刺,要吃的小心一些,他還能吃的再快一些。

他吃辣不太行,這麼麻辣的東西,吃完之後,辣的他吸呼吸呼的,臉頰上都在冒汗,換做平時,他纔不會吃的這麼辣,但此時他不但冇有嫌棄太辣,反而覺得不過癮。

轉而去吃那同樣麻辣味道重的麻婆豆腐,一口醬香味十足的麻婆豆腐吃到嘴巴裡,又是另外一種感受,葛雲軒吃的眼睛亮晶晶的,眼底全都是笑容。

此時,工地裡的工人們收拾好東西過來吃飯了,平時大家吃飯,都是三三兩兩的,慢悠悠的出工地,還有一部分從後門那邊去了小吃街。

今天晚飯就格外不一樣了,大家幾乎是一窩蜂的朝食堂這邊大步走過來,本來就人高馬大的,走的快,走著走著,忽然發現身旁跟著一群工友,不由得都加快了腳步。

結果就是,你快我也快,我快他更快,不知道是誰帶頭跑了起來。

本來好好的走路,最後硬是變成跑。

“我說你們是饞死鬼投胎的嗎?吃個晚飯而已,跑那麼快做什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