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五十九章 緣分不夠

26

-

第一話夢迴曾經

應暄府

荷風亭夜色如白晝,定是那遙不可及的半圓月,照射出的無限透亮。

穿過應暄府、遠香堂的後庭,便來到了後園中的荷花塘。

輕柔的夏風,伴著悅耳動聽的蟲叫聲,瀰漫在應府的每處角落,彷彿也在慶祝著應氏一家五口,這片刻的幸福時光。

走向迴廊的儘頭處,迎麵而來,約一丈多高的石砌圍欄牆。進口處,是一座圓形的拱門,拱門的上方刻有三個字:荷風塘。

穿門而進,碩大的後園一片生意盎然。入門便是一片美麗的花草園,一條曲徑通幽的石板路,通向園中的各處。

四周設有五顏六色的花草間,兩旁各處,栽有嫩色驕人的桃花樹。

沿著石板路走到後園的中間,便來到了,四麵用大約七十公分左右的長條石所鋪砌成的,六個台階高的一座四角涼亭。

亭子,由四根約兩丈多高的紅漆圓柱,支撐聳立在整個後園的中間,亭子的屋頂,則是土色的瓦片組成。

屋頂的四個角向上翹起,向下一點的四麵,還有長約兩尺、寬約八寸左右的小圍欄。正麵的圍欄上,掛著一麵匾額,寫著:荷風亭。

亭下中間,一張園石桌和六把石凳,亭子左邊便是荷花池塘。

池塘清澈見底,幾隻金魚,來來回回的遊弋其中,滿池的紛芳,㑺著夏夜的微風,緩緩地吹拂著,不覺地讓人一陣陶醉。

隻見,那石桌上擺放著精緻的糕點,還有粒粒誘人的葡萄水果,以及醇香瀰漫的美酒。

應氏夫妻倆,相近的坐在石凳上,滿臉幸福的望向池塘邊上,那各自隨心嘻戲的三兄妹。

坐在左邊的女子,便是應氏嫡宗夫人冰若暄。

她湛湛有神的眸,修眉端鼻,嫵媚的紅唇印在粉潤細白的麵容上,就像那夏風中綻放的蓮花,纖嫩嬌柔,隨遇而安,既使是汙濯圍繞,也依然無法吞噬的聖潔與高雅。

冰若暄身著白色的長衫裙,身上均勻的繡著淺色的蘭花,將一頭烏黑的秀髮束成了朝雲髻,插著一根玲瓏鑲珠紫玉簪,隻留一縷青絲落在胸前。

腰間用一條藍色織錦寬腰帶束住,雖已為人婦,也依然儘顯出一種儒雅的氣質。

“月伴荷香敬今時,感懷同君共相執;承歡膝下三子女,此生無悔入紅塵。”

冰若暄端著酒杯望向荷塘處的三個孩子,一臉幸福的感慨著吟誦出來。

“夫人好才情!今日是夫人的生辰,卻並未擺宴慶祝,就隻是我們一家人一起,在這荷風塘裡賞花看月、喝酒談心,真是委屈夫人了。”說話的正是應氏嫡宗之主、應明遠。

應明遠的眼神中帶著憐愛,輕聲細語地對愛妻說著話,聲音是那麼的輕柔動聽,言語中一絲愧疚之意讓人不忍責備。

應明遠立體的五官,竟像刀刻一般的英俊,整個人散發著一種威懾四方又溫情的氣息。

再瞧瞧這張英俊的臉龐,哪怕是真的要被他訓誡幾句,想必也定然會甘心情願吧!

他身穿一件藏藍色長袍,衣襟和袖口處,用棗紅色的絲線,繡著九宵蒼龍紋,腰間,綁著一條白色係金絲龍紋錦帶,其上,彆著一枚紅珊瑚流蘇玉墜。

烏髮用銀冠高高的束起,一雙劍眉下印著一對深不可測的眼眸,那高挺的鼻子,厚薄適中的紅唇,偉岸挺拔的身軀,當真是一派氣宇軒昂的卓越英姿!

“夫君哪裡的話,其實於我而言,與其熱鬨的擺宴慶祝,我倒更喜歡像現在這般,一家人安逸的在一起,靜靜的享受著獨有的幸福時刻,足已。”

冰若暄心滿意足的迴應著丈夫的話,就像她說的那樣,她從未感到過委屈。

因為,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莫過於有著愛人的關心,和膝下兒女的歡笑。哪怕是已到了生命的儘頭,也依然是無怨無悔。

“得夫人如此深愛,實乃明遠今生之福,來,我敬夫人一杯,願我們一家人,永如今日。乾!”

應明遠感動的與妻子舉杯慶賀著,在他的心中,對妻子更多的是感激。

因為,冰若暄絕對是個無可挑剔的妻子。無論是相夫教子,還是對公婆的孝敬,都做的那樣儘善儘美。

二人放下了酒杯相視一笑後,應明遠,轉頭望向台階下方正在練功的大兒子,起身走向大兒子的身旁。

“鋒兒,你剛纔那一招不對,要這樣才能⋯⋯”應明遠一邊說著,一邊教著大兒子怎樣出刀。

而在另一旁池塘邊上的兄妹倆,卻吵了起來。

“你還給我,討厭,哪有你這樣當哥哥的嘛?”

女孩那一雙即無奈又憤怒的眼神著實可愛。氣憤地微嘟著小嘴,一支手掐著腰,另一支手,指著被哥哥拿著調侃的禮物,很生氣的喊著,言語間抱怨著兄長的嘲諷。

“我怎麼了?我就說了實話而已嘛,就不能當你哥了?再說了,你這香纓繡的確實難看嘛,還不讓說啊?”男孩拿著奪在手中那還算能看的香纓,一臉嫌棄地反駁著妹妹的話。

“哼……拿來,繡的難看怎麼了?那也是我自己親手做的,總比某人買來的要好的多吧!”女孩一把搶下香纓,話中有話的說著哥哥的禮物不真誠。

“誰說我的禮物是買來的,我那是真心誠意從靈泉寺裡求來的,怎麼就成了買來的了?說不過就瞎編,張口就來,哪裡像個女孩子的樣子。”男孩抱怨的說著妹妹的不講道理。

“我怎麼不像女孩子了?”女孩不服氣的反駁。

“你就是不像女孩子,一點矜持都冇有!還不講道理。”男孩不甘示弱的講到。

“我纔沒有不講道理!”女孩繼續說著。

男孩:“你就有!”

女孩:“纔沒有!”

男孩:“就有!”

女孩:“冇有!”

兩人吵的不可開交,這時,應明遠和大兒子都停了下來,緊接著,應明遠一個眼神示意給兒子,便轉身回到亭中又坐了下來。

一旁的大兒子,立刻向父親躬身回敬後,將手中的刀,反手拿在身後,朝二人走了過去。

男孩:“有…”

女孩:“冇有、冇有、纔沒有……”

“夠了,你們兩個在爹孃麵前這般大聲吵鬨,成何體統!”大兒子應鋒上前打斷了二人的爭吵,斥責著兄妹倆的目中無人。

“大哥,對不起,我們錯了,再也不會了……”兩人同時低著頭認錯。

應鋒訓斥著弟弟:“哼!阿笙,你看看你,還像個哥哥的樣子嗎?明知道阿柔不是個省油的燈,就不能讓著她點兒嗎?”

“就是就是,就知道欺負我,哼…”女孩兒辯解著。

應峰同樣也斥責著小妹:“你給我閉嘴,我還冇說你呢,一天到晚就知道闖禍,一點兒女孩子的矜持都冇有,你還有臉狡辯,像個什麼樣子?……”

旁邊的弟弟撲哧一聲笑出了聲:“嗬嗬”

女孩兒氣憤地瞪了一眼:“哼”

“哎!你們倆還真是不讓人省心,今日是母親的生辰,又難得聚在一起,你們居然還在這裡胡鬨,簡直是目無尊長,還不快去給爹孃道歉。”

應鋒無奈地搖了搖頭,便跟隨著二人一同來到了亭中。

坐在亭中的應明遠,非常滿意的看向大兒子,微笑著示意點頭,而此時的應鋒也回敬著父親的認可。

第二話短暫的幸福

三個人來到了父母麵前。在看應笙和應筱柔兩人,雙雙跪在地上同聲說:“爹孃,孩兒知錯了,請爹孃責罰!”

此時的冰若暄略帶嚴肅的問:“恩,既然你們都說知道錯了,那就說說到底錯在哪裡?然後再罰也不遲。笙兒,你是哥哥,你先說吧!”

應笙跪在地上承認著自己的過錯:“笙兒知錯,其錯有三。第一錯:不該目無尊長的在爹孃麵前吵鬨放肆;第二錯:不該在兄長訓斥時冇有禮貌的笑出聲來;第三錯:不該以大欺小的嘲笑妹妹的不是;所以,還請爹孃責罰!”

聽完了應笙的認錯,冰若暄放鬆地又問:“恩!確實如此,柔兒,該你了?你又錯在哪裡了呢?”

應筱柔也雙膝跪地的承認著錯誤:“柔兒也知錯,其錯有三責。其一:錯在不該目中無人,任性的在爹孃麵前無理放肆;其二:錯在不該頂撞兄長,還無理取鬨的狡辨;其三:錯在不該不敬二哥,還蠻橫無理的與其大肆爭吵,請爹孃責罰!”

“好了,你們先起來吧!”冰若暄滿意的點了點頭。

接著又道:“那好,你們明白就好,既然你們都認罰,那就,罰你們向彼此道歉吧!”

跪在地上的兩人總算是鬆了口氣。趕緊站起身來同聲尊道:“多謝孃親!”

哥哥應笙轉向妹妹先開口說:“小妹,對不起,是為兄不好,不該嘲笑你,二哥向你道歉!”說完便要向妹妹鞠躬。

應筱柔此時羞愧萬分,趕緊攔住了鞠躬的哥哥。反而深鞠一躬向其道歉:“二哥言重了,都是小妹的錯!對不起,小妹實在不該對二哥蠻不講理,還請二哥原諒!”

站在二人身後的應鋒,此時上前摟住兩人的肩膀溫和地說:“這樣纔對嘛!一家人就該相親相愛、相互尊重纔是啊!好了,爹孃哪裡捨得真罰你們呐!不過是想讓你們自己認識到錯誤而已,不然,哪還輪得到我來教訓你們,隻怕真到了那時,你們的屁股早就被打開花了!”

“哈哈⋯⋯”三兄妹此刻相互相視的笑了起來。

坐在亭中的夫妻二人,也一同滿意的笑著看著三個孩子。

而後,應明遠從懷中拿出一枚,實心長針狀、鏤空銀蝶嵌珠玉花流蘇步搖髮簪。

拿在手中對著愛妻說“今日是夫人的生辰,本該熱鬨的擺宴慶賀。但現如今,應氏正值換選執宗掌事的關鍵時期,所以,委屈夫人了。這枚銀蝶玉花步搖簪,是為君特意命人訂製的,現在,便送於夫人,當作賠罪之禮。”

步搖簪極為精緻,簪身為長針實心製,一隻鏤空的銀蝶盤在頂端的玉蘭花上,像極了戀香不去、隻為花舞的真摯。

步搖簪上的玉蘭花為兩朵;一朵:是以羊脂白玉鑲嵌而成,就像一朵,沾上朝露的蘭花般亮白溫潤、晶瑩剔透。

另一朵:則是銀簪的整體雕花,花芯用一顆白色珍珠嵌在雕花之中,竟然婉如真花般皎潔。

花尾幾片銀製花葉點綴,垂下三條銀鏈珠鈴流蘇墜,襯著夏夜的月光,泛著它那不俗的精緻之美,似乎在苛刻的挑選著自己的主人。

一旁的應筱柔驚喜歡心的說:“哇⋯爹爹好美的心思,對孃親的恩愛,還真是讓人羨慕不已!這銀蝶玉花步搖簪,還當真是配得上孃親的氣質呐。”

另一旁的應笙也錯愕驚歎的講道:“是啊……這這簪子也太美了吧!”。

應鋒自信的肯定著母親那美麗氣質而講道:“我倒是覺得,隻有母親才能讓這簪子美到極致呐!”

冰若暄轉過頭,看著三個孩子羞愧的講道:“就你們三個嘴甜,我哪有你們說的那麼好!”

應明遠趁著愛妻轉頭的瞬間,迅速地將步搖簪,順勢戴在了髮髻的頂端之上。之後一臉自信的說:“怎麼冇有?現在的夫人的確是美豔不俗啊!”

冰若暄滿足的輕輕搖了搖頭,接著一臉幸福又羞澀著說:“孩子們調皮也就算了,怎麼你也跟著調侃我呢?真是的!”

應明遠一臉認真又正式的回答著妻子的話:“我怎敢調侃夫人,在我的心中,夫人就是美豔無雙、此生不換的愛妻呀!這一點孩子們可以作證啊!”。

大兒子應鋒,很知趣的順著應明遠的話,向冰若暄證明著講道:“是啊母親!這一點,您根本不用懷疑,而且,這份用情至深,好像也從來都不會揹著我們三人。父親對您的愛啊,可謂是摯死不渝,更是羨煞旁人呐!甚至有時候,我們都會妒忌不已”

應笙點頭認同著一臉認真的說:“嗯!爹對孃的恩愛,還真是從不揹著我們,三天前,爹不還親了娘被我撞見,爹還示意我離開來著,還有……”。

“啊咳咳咳!嗯…今日是你們母親的生辰,你們就冇有禮物要送給母親嗎?”應明遠迅速的叉開話題,質問著三個孩子。

“啊…哦有有有,當然有準備禮物……”

應笙看到父親的眼神,先是一愣,然後乖乖的迴應著父親,拿出了自己從靈泉寺裡為母親求來的平安符。

他雙膝跪地捧在手中,眼神誠懇地說:“母親,這是笙兒從靈泉寺裡求來的平安符,笙兒願孃親,今後可以平安順遂,一生無憂!”

冰若暄接過小兒子的禮物,欣慰的說:“笙兒有心了,那為娘就收下了,起來吧…”

這時,站在一旁的應曉柔和應峰兩人相視一笑“嗬嗬”,隨後也紛紛雙膝跪地,拿出了自己為母親準備的禮物。

此時,應曉柔羞澀地拿出了一枚,歪歪扭扭、線條有長有短,又半開不開般,貌似蓮花般模樣圖案的金絲繡蓮花香纓。

香纓;又名:香袋。又稱:香囊。也就是如今的香包。

緩緩地呈給了母親說:“孃親莫怪,這是柔兒花了整整三天才繡好的香纓,雖然有點醜,不過裡麵加了孃親最喜歡的芷蘭香粉和艾草,我還……還特意在香纓上繡了一朵金蓮花,柔兒願母親容顏永駐,幸福和樂永如今!”

冰若暄接過香纓時,香纓散發出一股淡淡的幽香,芷蘭的清香混合著艾草那獨有的草葉香,讓人既清新又醒神。

冰若暄將香纓拿在手裡,端詳著繡在上麵的那朵還算能看的蓮花,不禁一笑。抬眼看向女兒,輕輕地搖著頭說道:“心意倒是特彆,就是這女紅著實難看了些。看來,為娘教你的要領你並冇有認真聽啊!不過,這針法還算熟練,以後要細心修練嘍!這算是母親對你的要求,要知道,你的女紅不行,受蒙羞的可是母親哦…”

應筱柔羞愧地低下了頭,又轉頭看向了大哥一眼,而此時的應峰,眼神肯定的點頭示意給妹妹,要謹遵母親的訓教。隨後,應曉柔恭謹謙順的回答道“是…謹遵母親教誨,柔兒日後必定勤加修煉,絕不讓母親失望……”

問情小劇場第七篇

問情劇社演員群……群主:作者

叮叮叮,作者邀請應明遠,冰若萱以及三位小演員加入群聊……

作者:熱烈歡迎新成員加入群聊!

叮叮叮叮咚咚,作者發起全體視頻聊天中……(備註:作者因重感冒,並冇有打開攝像頭。)

大明導:大家好我是大明子,今後和大家一起努力學習,請大家多多關照哈!

備註:應明遠外號大明子,是作者的好友,又兼整個劇作的副導演,江湖人稱:笑麵虎。

萱萱:大家好,我是叫萱萱。很高興認識各位朋友,我會努力配合大家一起工作和學習,請大家多多包涵!

備註:萱萱是作者的發小,也是整個劇作的編劇大大。

三位小演員:各位叔叔阿姨,大哥哥、大姐姐,所有長輩們好!我們是小演員:峰峰、小笙、和丫丫,很高興和大家一起學習表演,我們會加油的,請大家多多指教!

應丫頭:哇,丫丫好可愛呀!丫丫好,我是長大後的應筱柔哦,叫我應姐姐就行,一會兒姐姐帶你去吃好吃的去。

陳三石:哼!你個欠兒大姐,無事獻殷勤,也就騙一騙小孩子還行,切…哎呦,萱萱好漂亮啊!我叫三石,叫我石頭哥就行,有事兒找哥,保證擺平哈!

大明導:石頭哥好!以後請多多指教啊!

陳三石點著頭,眼裡全是新人萱萱隨聲附和著:啊,好說好說!

作者看到此情形,打開了攝像頭,聲音沙啞卻鄭重其事的說:那個,忘了告訴大家了,大明子和萱萱是我好友跟發小,大家也看到了,我得了重感冒,冇法和大家一起工作了,總導演也有些事情要處理,所以我和總導演溝通過了,接下來的所有工作,都交給大明子副導演和萱萱編劇來接替,希望大家都能支援一下工作啊,我還要打個吊瓶,就先撤了,你們慢慢熟悉熟悉吧!再見!

作者掛斷視頻後,群裡一片安靜無聲……

兩分鐘後,應丫頭客客氣氣的迴應一句:不好意思啊明導,我那個攝像頭有點不好使,光看到丫丫他們了,就冇個您打招呼,你彆介意啊,我一定努力工作,絕不拖後腿,也請萱編劇監督指導,我還有事先走了,再見!

陳三石:明導好,萱編劇好,小的一定認真工作,積極學習,完成好領導的指示,請領導多指教。領導再見!

萬懟懟:該!讓你倆嘚瑟,玩砸了吧,活該你倆冇眼力價兒。

恩,領導彆介意啊!我說他倆冇眼力價兒,我叫小萬,有事兒您說話絕無怨言,在下告退!

蓉蓉:兩位領導好,我是萬蓉蓉,歡迎領導指導工作,我一定好好努力,領導再見!

衛汐汐:怎麼樣二位領導?我冇騙你們吧!這裡精彩的很,以您二位的能力,絕對會更精彩!我先撤了,二位繼續發揮吧!

衛老婆子:嗬嗬,領導們彆見怪哈,你們都是年輕人嘛,都懂得!我年歲大了,隻能儘力而為,有些時候還請兩位多包涵,領導再見,老身告退!

明導:好的,您忙!

萱萱:沒關係,您忙!

(萱萱隨後私信給明導道:這老太婆還真是不客氣,不愧是導演的親戚呀!)

作者靜靜看完整個對話過程後,微微一笑,吐字清晰地自語:嘿嘿,休息的感覺真好啊!至於你們嘛,就好好享受工作吧!哈哈哈哈……(作者興奮的大笑著,“身體非常健康”的隨著笑聲抖動)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