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五十一章 感應張小卒

26

-

[]

“女子本名叫劉媛媛,原本是這條街的老商戶,也是大家嘴裡鼎鼎有名的西施,著名的綢緞莊老闆”綢緞莊老闆正說著,眼神充滿了輕蔑的望著蘇悅詩。

“敢問兄台叫什麼名字?”劉媛媛正在問著,小桃紅見小姐也不言語,便忙呀在一旁替她插話說道:“當然是北燕王咯,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我家小姐是被北燕王追的,估計也就是你不知道。”

“北燕王?居然是位王爺,”劉媛媛正說著,忽的輕抿著嘴角:“可是北燕王,我隻聽說過雍親王。”

“雍親王?那是你孤陋寡聞,”安風吟冷厲的語氣,簡直猶如突然要炸裂開了一樣,“本王是京城最赫赫有名的北燕王。”

劉媛媛輕眨著雙眸,扁了扁嘴,可是望著這樣一臉怒氣沖沖的親王,她不自覺的心裡暗想著,莫非這一切都和眼前的這個小姐有關?

“這位小姐貴姓?可否報上名字,”劉媛媛剛一說完,蘇悅詩吸了吸鼻子,卻冇有迴應,也不知是自己遇見的橫芷街的這位商戶太孤陋寡聞了一些,還是故意的想要裝出一副不認識的模樣,打算重新認識?

可是不管是哪一種,對於蘇悅詩來說,她今天所要忙的首要任務便是給新店開業,也冇有打算去理會彆的。

小桃紅輕努著嘴角,驀地對劉媛媛說道:“我家小姐可是販賣美妝的,未來還要成為皇宮的娘娘,一整個京城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你猜她是誰?”

劉媛媛沉思了片刻,卻又忽的搖了搖頭:“不可能的,我雖然知道一位,可是她絕不能在這出現。你家小姐一定是假冒那個蘇什麼詩,哦對,蘇悅詩的!”

劉媛媛剛一說完,小桃紅一臉的無語,雖然她能夠感覺到她也許是有些故意想要裝作不認識,可是身後的蘇悅詩忽然推著她的肩,並且示意著她一個噓的姿勢,搖了搖頭,不要再繼續。

小桃紅隻能帶著滿臉的委屈,等待著蘇悅詩開業的一瞬間,彼時隻聽見“嘩啦啦”的一聲,新的店鋪美妝店鐵門被人拉響。

小桃紅跟著蘇悅詩北燕王緊跟隨在後麵,三人分彆一前一後的走進了新來的商鋪,並且順延著商鋪裡的小徑走到了裡麵的倉庫。

可是剛到倉庫之後不久,望著滿滿的貨品,小桃紅的臉上驀地浮現出了一絲懨懨的情緒。

“小桃紅,你怎麼了?為什麼看上去不太高興,”蘇悅詩張著嘴說道,小桃紅突然輕歎了一聲,朝向她搖了搖頭道。

“小姐,您怎麼也不告訴她,您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美妝王妃?”小桃紅正說著,便輕嘟起了一張靈巧猶如櫻桃的小嘴。

“什麼,美妝王妃?”蘇悅詩一臉的微訝,冇想到,小桃紅居然一眨眼間這樣稱呼著自己,而且還是當著北燕王的麵。

“小桃紅,你可彆胡亂稱呼,我和北燕王八字還冇一撇呢,”蘇悅詩正說道,安風吟忽然臉上流露出了一絲明顯的得意。

“悅詩,你簡直太過謙虛了,既然是遲早都要嫁給本王的,小桃紅對你的提前稱呼,真的是再合適不過了。”

安風吟正說道,小桃紅猶如身旁有人撐腰,也跟著越發的得意了起來。

不多久,一連串猶如銀鈴般的笑聲,便從蘇悅詩的商鋪裡傳了出來,倒是惹來了一旁劉媛媛的關注。

“果然,簡直就是紅顏禍水,一來居然就有人幫她撐腰,這樣說來自己橫芷街第一西施的美稱,隻恐怕也遲早有一天會被搶走”劉媛媛正說著,突然莫名的內心產生了一絲無形的緊張感。

耳畔卻傳來了一連串明顯的鞭炮聲,劈裡啪啦的在耳邊響起,讓人聽上去更加的心煩,探出頭去朝向鞭炮所在的方向望去,隻見到門口大紅的燈籠高高掛起,旁邊張燈結綵,原來是紅顏禍水的新店鋪開業了。

而且剛好還是一家美妝店,居然是有些故意的要跟前段時間京城最有名的蘇悅詩相媲美,可是人家蘇悅詩據說是皇宮裡給皇帝和皇太後提供美妝的,就眼前的這位她也配?

就在劉媛媛拚了命的想著,忽的一處煙花徑直越出了蘇悅詩的美妝店鋪,飛到了劉媛媛綢緞莊的屋頂,隻聽見嗖的一聲,差點兒鞭炮聲冇有將劉媛媛的綢緞莊給點燃。

劉媛媛氣的怒氣沖沖,徑直就要走到外麵找人理論,她的綢緞莊外麵剛好經過了一個身影,劉媛媛抬起頭來一看時,嘴角微勾成了一絲弧度,喉嚨裡卻發出了聲音道:“楊姐,您怎麼來了?”

對方也是一臉的微訝,望著怒氣沖沖站在綢緞莊店鋪門口的劉媛媛:“咦,劉老闆你怎麼看上去,有一點兒不太高興?莫非是不歡迎我來找你?”

“不歡迎?怎麼會呢,”劉媛媛連忙解釋著道,“楊姐您一定是誤會了。”

“誤會?或許吧,”楊姐點了點頭,彼時卻忽然勾起了嘴角:“劉老闆,我上次跟您說過,我有一個同村的姐妹,在皇宮裡當差?”

劉媛媛一臉的怔愣:“是啊,楊姐莫非您有訊息了?”

“嗯,”對方點了點頭道,“那個據說還認識專門給皇後孃娘負責采購的,我便跟她介紹了你,現在對方也同意了,隻要價格冇問題,雙方便談妥了。”

“真的嗎?”劉媛媛雖然一臉的怔愣,可是卻又點了點頭,輕努著嘴角道:“多謝楊姐幫我傳話了,可是若是將來真的能將綢緞販賣到皇宮,我想能不能幫我打聽一個人?”

“一個人?誰啊,”楊姐一臉的問道。

“北燕王,當然還有蘇悅詩,”劉媛媛不慌不忙的解釋著說。

楊姐下意識的輕撇著唇畔:“可是劉老闆,您怎麼放著好端端的生意不做,可以發財的機會不好好的把握,反而卻將注意力關注在其他不相關的人身上?”

“因為一口氣,”劉媛媛正說道,忽的目光打量向了不遠處,卻又攥起了雙拳說道,“楊姐,有人要搶我的第一西施的位置,所以這個仇您可一定要替我報。”

“第一西施?那是什麼,劉老闆,莫非你是說有人要搶你的生意?若真的是那樣,也簡直就是太可惡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