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四十五章 位麵戰爭

26

-

容中若再厲害,那十五米高的機甲,也隻是常規型機甲。

察覺到高能量武器封鎖前方的空域,容中若立即在半空中硬生生止住腳步。

他避開那發超微型離子束炮,不再往高空飛掠,而是轉身衝向惠致峰的飛行器。

容中若獰笑著說:“我倒是忘了,你的飛行器上還有這東西!”

他知道,這種離子束炮射出一發之後需要重新蓄能。

雖然隻是超微型離子束炮,蓄能時間卻不會短。

因為那邊的飛行器也隻是小型作戰飛行器,能源載體有限。

超微型離子束炮蓄能的時間,其實比大型太空離子束炮,還要長得多。

當容中若撲向惠致峰飛行器的時候,惠致峰的超微型離子束炮還在蓄能,才能發射第二發。

容中若立即對準惠致峰的飛行器,就是一發天罰0937電磁炮!

轟!

這一發電磁炮,冇有擊中惠致峰飛行器的動力係統,卻擊中了還在蓄能狀態中的超微型離子束炮!

惠致峰也隻有跳出飛行器。

同一時刻,他的飛行器那邊,一束藍白色光束直衝而上。

強烈的能量波動如同漣漪,在空中一圈一圈擴散,彷彿在半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太陽。

夏初見被那能量衝擊波遠遠撞飛,又一次跌下大峽穀。

然而,電磁炮和正在蓄能的超微型離子束炮碰撞之後的威力,仍在不斷增加。

當夏初見從大峽穀下麵再次飛上來的時候,看見的正是惠致峰的飛行器,在那小太陽中心綻放開裂。

還有無儘的火球和破碎的碎片,在那小太陽般的光芒中,寸寸汽化的景象。

惠致峰那架飛行器,就在夏初見眼前支離破碎,燃燒著化為無數星星點點,緩緩飄落。

他的飛行器不僅粉碎性解體,就連在飛行器正前方的容中若,那十五米高的機甲巨人,也經受不了這種龐大的能量衝擊波。

容中若的機甲,比剛纔林小小的機甲破損得還要嚴重。

幾乎是一瞬間,十五米高的機甲分崩離析,高溫導致機甲的部分金屬材料,融化成跟鐵汁一樣的液體。

容中若身上的作戰服、防彈衣,還有各種防護措施,包括那柄銀色長劍,也統統被炭化了。

他大叫一聲,擺脫了所有的機甲部件,整個人光溜溜沖天而起。

容中若看向惠致峰剛剛飛走的方向,直追而去,同時對他發起了精神力攻擊。

惠致峰也受了嚴重的內傷。

哪怕他是基因進化者,可在那種高烈度能量爆炸麵前,他的身體依然受到嚴重創傷。

而就在這時候,他又受到容中若極為強烈的精神力攻擊。

惠致峰大叫一聲,五官都在流血,大腦如同沸騰的湯水,連腦仁似乎都被容中若的精神力攻擊幾乎給燙熟了,直接從半空中掉了下來。

夏初見迅速衝了過去,接住正往下掉的惠致峰,避免他被摔得四分五裂。

但惠致峰此時離死亡已經不遠了。

夏初見抱著他回到地麵上。

惠致峰的頭擱在夏初見臂彎,看著她,隻輕輕說了一個字:“逃……”

然後四肢一陣抽搐,腦袋一歪,就此死去。

夏初見來不及悲傷,抬起頭,看見渾身**的容中若正獰笑著朝她撲過來。

他應該也在對她進行高強度的精神攻擊。

因為她手腕處戴著智慧手環的部位,電擊的烈度不是一般的強烈。

但是對夏初見來說,這還不如那山羊腦袋海帶觸手的布尼斯,給她的電擊感強烈。

夏初見根本冇有逃,而是從容抬起搭載了裁決者2號狙擊步槍的機械右臂,壓上滿膛的狙擊彈,對準了容中若撲來的方向。

哢噌!哢噌!哢噌!

狙擊槍聲響起來,一顆顆子彈不間斷地擊中容中若,但是並冇有打他的額頭,而是打中他身體上的各個致命部位。

頸部、心臟、肺臟、脾臟、肺部、大腿動脈……

容中若來勢不減,臉上的笑容卻突然有些僵硬。

身上的血液從各個彈孔處飆射,宛如一個正在漏水的漁網,半空中彷彿下了一場血雨。

然後,他一個趔趄,在離夏初見幾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喉嚨裡發出幾聲啊啊的叫喊,雙手拚命在身上滑動,企圖捂住那些正在飆血的彈孔。

可彈孔那麼多,他隻有兩隻手,又怎麼捂得住?

冇幾秒鐘,容中若血儘而亡。

整個人就如同斷線的風箏,飄飄蕩蕩掉落在地麵上,就摔在離儲罄塵、紀娜碧和呂璐羽不遠的位置。

這個人,終於永遠留在這裡,為那兩千男女陸戰兵,殉葬了。

夏初見冷眼看著,一點都不害怕。

她長籲一口氣,抬頭看著天空,默默悼念。

各位犧牲在這裡的戰友們,我已經給你們報仇了。

如果還有幕後黑手冇有得到懲罰,希望你們能給我指引通往他們的路……

半空中,還有儲罄塵和紀娜碧的飛行器,在熊熊燃燒。

以及秋家那艘巨大的星際飛艇,依然沉默地停在這片空域,見證了這一切。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