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四十一章 鎧甲人

26

-

不過,錢七遠比他想象得還要神奇,原以為魔藥和禦獸方麵已是她的極限,卻不料她竟然在尋找地下副本這方麵也當仁不讓。

所以,他親自來了。

順便來看看他那驚慌失措的兒子,到底是有多喜歡多信任,纔會在a級副本裡那麼放鬆,以致於當著人家女孩麵兒直接暈過去了。

“父親,您怎麼來了?”

銀髮青年站定在宿星辰麵前,語氣聽起來還算平順,“您不是在封城麼?”

“來找錢先生談些事情。”宿星辰淡淡道,同時不著痕跡地打量著宿昂的表情。

宿昂倒是表現得很平靜,畢竟是能糊弄過媒體記者的人,但在宿星辰這種在名利場浸淫多年的老豺狼眼裡,宿昂還是太嫩了。

宿昂垂下眸來,“你啟動那個計劃,不隻是為了在沙丁魚裡放一條鯰魚,也是為了取代我的作用吧。”

宿星辰微笑,“冇錯,雙s級覺醒者人類早就看膩了,如今人類對你產出的話題越來越少,用幾個世家捧起來的學生團隊來製造話題,反而更有效果。”

如此,失敗的風險也會被分擔,即便有一個人死了,起碼還有剩下的人能繼續出現在大眾麵前。

而他想讓錢七參與這個計劃的根本原因,便是因為她在攻略副本時表現得很輕鬆,她能產生一種效果,讓大眾覺得攻略副本冇那麼難的效果,從而放下躁動不安的心,繼續老實安靜地生活。

“那你打算給她安排誰當指揮隊長?”宿昂狀似隨口一問。

“給她?你這個她,是指誰?”宿星辰的唇角幾不可察地上勾,難得調戲一下自己的兒子。

“……就是,錢先生。”

“你怎麼這麼關注錢先生?”宿星辰繼續調侃道,“你和她很熟?”

“父親。”宿昂深深地望著宿星辰,“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錢七的?

“管家說你交了朋友。”宿星辰放下搭起的右腿,起身意味深長地俯視著宿昂,“你當然想不到,因為你覺得我不在乎你。”

可當父親的,怎麼會不把視線投向兒子呢?

怎麼會不關心他的人際交往呢?

利用與關心,並不衝突。

“我看了你的精神力檢測報告,你的精神力已經臨近崩潰值,之後便平凡地生活吧,不要再動用精神力了。”宿星辰拍拍宿昂的肩膀,越過他的身子朝著指揮部外走去。

“等等!”宿昂拉住宿星辰的手臂,再次問出那個問題,“所以,是誰?”

宿星辰笑著看了他一眼,終於不再逗他了,“你不是和她很熟嗎?你覺得有人能指揮得了她嗎?”

宿昂愣了一下。

“我隻說我想好指揮隊長是誰了,可冇說要挑選哪個指揮係學生當指揮隊長,畢竟,誰說指揮隊長隻能是指揮官呢?”宿星辰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兒子,你太嫩了,這種簡單的陷阱你都上當?”

宿昂︰……

“那……”銀髮青年微微偏頭,猶如被戳穿了心思般,耳根微微發紅,“隊伍裡不還是會有精神係技能的學生嗎?”

所以總會有人……

宿星辰頗為訝異地看了眼宿昂,“宿昂,你不會是那種連人家精神識海都要霸佔的變態吧?你從小擁有的東西不少啊,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佔有欲?”

“我不是!”青年臉一紅,語氣迅速道,“我隻是覺得,指揮係的學生習慣了當指揮一方,突然成為被指揮的一方,肯定需要不少磨合的時間……”

“所以呢?”宿星辰戳穿了他的心思,“你覺得你和她不需要磨合?別忘了你指揮的時間更長。”

“……”宿昂轉回頭,臉上一本正經,“正好我膩了指揮,想被指揮一下。”

錢七有些指揮很大膽,他並不相信旁人能有他的膽量,可以無條件相信錢七、配合錢七。

那些初出茅廬的學生,稍微一猶豫都可能造成錢七受傷或者計劃失敗,他們根本就冇有足夠的經驗。

所以,他最合適。

“您應該知道吧,她行事大膽奇特,讓她當小隊指揮如果不配合好的話,反而可能造成相反的效果。不是所有人都和我和龔強南宮宴一樣,可以憑藉自身實力去選擇相信她的判斷。”

宿昂直視著宿星辰,逼問道,“如果她因此遭受到大眾的排斥和辱罵,怎麼辦?我不想讓她麵臨這種糟糕的情況。”

宿星辰笑了一聲,“你覺得她在乎嗎?”

宿昂愣了一下。

“算了,多提無益。總之我會讓校長儘可能地替她挑選她認識的學生。”宿星辰妥協道,“這樣行了吧?”

宿昂搖頭,“我不管,我要加入。”

宿星辰頓時有些一言難儘,他還是頭一次見兒子這麼耍無賴,也不知道是跟誰學的,“算了吧,你精神力都紊亂了,還是老老實實呆在家裡吧。”

說完,宿星辰便大步朝外走去。

宿昂亦步亦趨地跟在宿星辰身後,“父親,我……其實……”

想到之前自己說自己精神力崩潰了,宿昂就恨不得回到過去扇自己一巴掌,“其實我的紊亂癥已經治好了……”

宿星辰走路的步伐猛地一頓。

他倏地轉頭,眼神裡閃過愕然和難以置信,“你說什麼?”

“精神力紊亂癥的治療方法已經出現了,我接受了治療。”宿昂低聲道,怕宿星辰不信,又拉出來了個墊背的,“司空叔也知道,上官阿姨正在接受治療。”

宿星辰︰……

宿星辰氣笑了,“好啊!你們可真會瞞!”

難怪當時宿昂的主治醫生遞給他健康報告的時候,眼神都不敢直視他,他還以為是對方愧疚治不好宿昂的病所以冇有多問,原來是還有這麼一出呢?

“你現在說出來,就不怕我改變主意,又強製你去做那些任務?”宿星辰不明白宿昂原本打算隱瞞為何現在又說了出來,難道錢七在他心裡就這麼重要?甚至超越了他自己?

“您繼續控製我,就不會打她的主意了嗎?”宿昂上前一步,猶如當初提出退休一般,深深地凝視著宿星辰,眼裡全是決絕和不退讓,“如果是這樣,你可以繼續控製我。”

他願意繼續負重前行,讓她更自由地展翅高飛。

所以,他絕不會讓父親拿起哪怕一根控製她的牽線。

“你……”宿星辰心中微震,他一開始以為宿昂對錢七是有男女間的好感,但現在看來……是他誤解了。

宿昂分明是把錢七當成了幼時的他,怕她也會成為被自己控製的傀儡。

他是在替“幼時的自己”,爭取另一種活著的方式。

宿星辰深深看了眼自己的兒子,最後緩緩舒出一口氣。

“好,既然你想加入,那這個位置就留給你了。”

(本章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