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二十九章 軒轅劍現世

26

-

殷商之時,「兄終弟及」便作為王位傳承之法理存在。

盤庚有兩個弟弟,在其死後,王位傳給弟弟小辛,小辛死後,其王位傳給幼弟小乙,小乙死後,王位傳給自己的兒子武丁,而非是盤庚與小辛的兒子,這便是商朝的王位傳承製度。

此等舊例,史書之上數之不儘。

故而若當真李二陛下駕崩,在高祖皇帝嫡子已然死絕的情況之下,由庶子之中最長的李元景繼位,起碼在法理之上是說得通的。

而且屆時又掌控太極宮,登基為帝能夠得到一大部分朝臣的擁戴。

當然,能夠守得住皇宮擊潰關隴門閥則又是另外一回事

而且李元景雖然有著宗室身份,但手中實力卻不強,一旦登基必然更加倚賴自己的擁護,相比於投靠長孫無忌之後需要去與關隴門閥爭權奪利,局勢顯然更加明朗。

權衡再三,柴哲威終於下定決心,他問道:「不知王爺此番前來,帶了多少兵馬?」

李元景聞言大喜,知道柴哲威這是下定決心站在自己一邊,忙道:「此次有數位親王、郡王襄助,調集侍衛、軍隊、皇莊農奴萬餘人,皆是精銳,甲具齊備,定能成就大事!」

有了柴哲威相助,立即如虎添翼,大事可期!

柴哲威卻撇撇嘴,萬餘人的雜牌軍有個屁用?不過他也知道李元景極其身後的親王、郡王們最大的優勢並不在於軍隊,而是掌握著李唐皇室的話語權與風向,隻要這些人都站在李元景身後,遠勝過十萬大軍。

他看了看窗外天色,依舊黑洞洞一片,鵝毛一般的大雪簌簌飄落,根本看不出時辰,便問遊文芝:「現在什麼時辰?」

遊文芝道:「已經卯時初刻,今日大雪,故而天黑,預計再有一個時辰纔會亮天。」

柴哲威頷首,下令道:「命令全軍集結,儘量動靜小一些,莫要吸引右屯衛與北衙禁軍的主意,然後驟然發動,爭取一鼓作氣攻陷玄武門!」

他雖然兵法謀略泛善可陳,卻也懂得一些基礎的軍事知識,知道天亮之前是人體警惕性最底的時候,無論久經訓練的軍隊,都無法抵抗這種來自於身體的睏乏與疲憊。

所以古往今來,絕大多數的戰爭都爆發於黎明之前。

「喏!」

遊文芝見到柴哲威終於下定決心投靠李元景,神情振奮,卻冇有與李元景過多交流,而是又問道:「右屯衛與吾軍一牆之隔,若是在吾軍攻打玄武門時從中作梗,勢必麻煩,是否先集中兵力擊潰右屯衛,然後整頓軍隊集中火力再攻玄武門?」

柴哲威頷首道:「正該如此!」

一旁的李元景提醒道:「此乃左屯衛軍中,本王本不該多言,但還請譙國公慎重一些,畢竟右屯衛曾跟隨房俊兵出白道、覆亡薛延陀,乃是一等一的強軍,固然此刻玄武門外隻剩下半支,卻也不能小覷,當集中力量雷霆一擊,斷不可輕忽視之。」

為了爭取柴哲威,他不惜紆尊降貴親身至此,絕不願意被柴哲威誤會他意欲插手軍務。但畢竟緊要關頭,絕不能因為大意輕敵遭受挫折,否則極有可能動搖軍心。

總之,他不大信得過柴哲威的軍事素養

柴哲威倒是冇想那麼多,反而心中哂笑,都說這位荊王殿下「乾大事而惜身」,如今看來果然不假。右屯衛的確算是天下強軍,十六衛當中論戰力乃是第一序列,再左屯衛之上。可眼前的半支右屯衛卻因房俊西征抽調走了其中之精銳,剩下的不足兩萬人如何抵擋左屯衛猝然而發的猛攻?

相信用不了半個時辰就能將其徹底擊潰。

反倒是玄武門上的北衙禁軍令他頗為忌憚,這支軍隊雖然人數隻在三千左右,但各個兵卒都是精挑細選,堪稱精銳之中的精銳,各個以一當十,又占據玄武門地利,堪稱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想要攻陷玄武門就隻能將其徹底殲滅,絕無僥倖之理。

那纔是硬碰硬的硬仗

不過這個時候自然不會駁斥李元景的顏麵,不能讓這位心中存有一絲一毫不滿之想法,否則後患無窮。

便含笑道:「殿下放心,末將又豈是魯莽之輩?」

轉頭對遊文芝道:「出去下令部隊集結吧,將所有將領宣召前來,商討作戰事宜。」

「喏!」

待到遊文芝出去,柴哲威領著李元景來到牆壁前。

看著牆壁上懸掛的玄武門附近輿圖,左近地勢、宮中地形如觀掌紋,南至朱雀門、北至渭水的下場區域之內,哪怕一道土崗、一條河流、一座宮闕,都仔仔細細,無所遺漏,李元景便驚嘆道:「這地圖可否譙國公繪製?當真是細緻入微啊!當年本王亦曾於軍中見過輿圖,不過是些粗製濫造之物,與眼前這副輿圖簡直天壤之別。」

柴哲威嘴角一抖,無語道:「這等輿圖乃是兵部下發,非是末將所製。事實上,如今嚴禁軍中私製輿圖,一經發現,軍法從事。」

李元景:「」

就有些尷尬。

兵部那可是房俊的地盤,亦即是說這輿圖乃是房俊命人繪製,自己本想誇讚柴哲威一下,使得雙方的關係愈發融洽一些,卻是弄巧成拙。

事實上,他早年固然曾身在軍中,卻也隻是承擔一些文書參軍的工作。大唐立國之後便遠離軍伍,這些年也從來不關注軍中的變化,對於房俊耗費極大人力物力繪製天下輿圖一事並不知曉。

好在柴哲威指著輿圖給他講解進攻玄武門的策略與戰術,這是他構思了很長時間才得出的方略,算得上甚是周詳,縱然有些破綻,亦是對軍事一無所知的李元景不能識破的

見到柴哲威胸有成竹、侃侃而談,李元景信心倍增。朝野上下對於柴哲威的名譽極儘詆毀,幾乎就冇人說他的好話,尤其是前次畏戰不前,稱病不肯出鎮河西之事,愈發使得柴哲威的名聲一落千丈。但是此刻李元景看來,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麵,或許柴哲威的人品有些問題,性格也很多毛病,但是這家學淵源卻絲毫不虛。

自己此刻用人,隻重能力、不重品性,就算是個奸佞又如何?隻要能夠幫助自己成就大業就行了!

須臾,左屯衛將校紛紛前來,共聚一堂。

柴哲威站在輿圖之前,詳細的分發任務、下達命令。

「本帥收到訊息,已有叛軍自安福門侵入掖庭宮,雖然東宮六率還在抵抗,但不久之後必將潰敗,叛軍將會占據掖庭宮,直逼太極宮。吾等身為帝**人,自當扶保社稷、死不旋踵!不過眼下右屯衛已經投靠叛軍,且意欲突襲吾軍,吾等豈能坐以待斃?況且,若想自玄武門進入太極宮擊退叛軍、擎天保駕,就必須先解決右屯衛!」

柴哲威指著輿圖,神情激昂。

他自是不能說此番起兵之目的乃是為了攻陷玄武門,左右屯衛存在的目的便是戍衛玄武門,如今右屯衛「監守自盜」,豈不是明擺著告訴大家老子就是要謀反?

那是絕對不行的。

大唐立國已久,軍中上下對於李二陛下之崇敬正值顛峰,這等局麵之下任誰想要造反都不可能。柴哲威若是此刻敢喊出一句「造反」的口號,保準下一刻便是全軍崩潰。

冇人會跟他造李二陛下的反!

這一番話,立即將左屯衛將校的士氣點燃!

左右屯衛之間的競爭由來已久,在房俊繼任右屯衛大將軍之後達到巔峰,而之前高侃逼迫左屯衛釋放崔敦禮,更是將這股矛盾徹底引燃,雙方之間的鬥爭一觸即發!

這等情形之下,別說是進入太極宮擎天保駕,哪怕柴哲威隻是喊一聲「滅了右屯衛」,左屯衛上下也勢必殺氣騰騰、士氣暴漲!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