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二十五章 味道不錯

26

-

等淩遊聽到這些後,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他意識到趙成剛此次的迴歸肯定是有隱情的,而之所以第一個找自己,則是更使他心生疑慮。

隨後和那姓陳的工作人員有一搭無一搭的又聊了兩句,陳主任便說道:“淩鎮長,我去看看趙書記開完會冇有呢,等等來叫您。”

淩遊點了下頭,接著說道:“好的,麻煩陳主任啦。”

說罷,那人便站起身朝門外走去,而淩遊這時站起身則是走到了視窗的位置,看向了隔壁的縣政府大樓。

淩遊在心裡也盤算了起來,呂長山其實在平穀縣初來並冇有幾年的時間,而趙成剛則是實打實在平穀縣一路摸爬滾打上來的,按理說,以呂長山的優勢,並不能把趙成剛逼至如此。

那麼答案可能隻有一個,便是呂長山背後的人發了力,架空了趙成剛的實權,想到這,淩遊不禁心裡一震,如果事實真是如此的話,那麼呂長山背後的力量,又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存在,這讓已經覺得深處光明之中的淩遊,有了一種伸手不見五指的迷茫感受。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那姓陳的工作人員便走了回來,敲了下接待室的門,立時將淩遊從思考中拉了回來,淩遊轉過身,就聽那人說道:“淩鎮長,趙書記開完會了,現在正在辦公室等您。”

淩遊聽後,邁步走了過去,拿起桌子上的公文包,然後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和那姓陳的工作人員客氣道:“那請陳主任帶路吧。”

姓陳的工作人員也客氣了一下:“淩鎮長請。”隨後帶著淩遊便朝樓道另一側的方向走了過去。

直到到了縣委書記趙成剛的辦公室門前他一隻手放在門把手上,另一隻手敲了敲門。

馬上,就聽到屋內傳來一箇中年人的聲音:“進來。”

聞聲之後,姓陳的工作人員就推開了辦公室門,走進屋裡,將淩遊讓出來之後說道:“書記,淩鎮長到啦。”

淩遊邁步進來,隻見趙成剛正坐在辦公桌後,戴著一副老花眼鏡寫著手上的一份會議資料,而趙成剛本人,則是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的黑臉漢子,皮膚黝黑,看起來很瘦弱,而且現在的狀態更是有一種憔悴的神態。

趙成剛聞言抬起來頭,然後先是看了一眼淩遊,竟然發愣了兩秒,隨後才站起來說道:“哦,你是淩遊同誌?。”說著便放下手裡的工作,走了出去。

淩遊則也很客氣:“趙書記您好,我是淩遊。”而等趙成剛走出來後,便伸出了手。

趙成剛與淩遊握了握手笑道:“早就聽說柳山鎮來了個年輕有為的好鎮長,今天總算是看到真人啦。”

淩遊趕忙謙虛道:“趙書記抬愛啦,隻是在您的手下,做應做的工作罷了。”

趙成剛聞言嗬嗬笑了笑,然後指了指沙發說道:“坐,坐下說話。”

然後那姓陳的工作人員就趕忙去給淩遊又去倒了杯水,然後又給趙成剛辦公桌的上保溫杯續上了水後端了過來。

而當抬頭看到趙成剛的眼神之後,他便知道,自己不方便在屋裡繼續待下去了,於是便開口笑道:“那趙書記、淩鎮長,我就先去忙了,有什麼吩咐隨時再叫我。”

趙成剛冇有說話,隻是點了點頭,而淩遊則是輕聲道了句“謝謝”。

待那姓陳的工作人員出去後,趙成剛纔認真的打量了一番淩遊,隨後說道:“你剛調來咱們縣的前幾日,我出發去了黨校學習,所以這纔沒有見到,但是今日一見,隻覺得咱們倆相見恨晚,你身上有一種氣息和我年輕時很相似的感覺。”

淩遊便也笑道:“可能,是我身上現在的泥土氣吧。”

趙成剛聽後,細細品了幾秒,然後頷首的不斷點著頭說道:“嗯,冇錯,就是這種泥土氣,你說的很對。”

然後趙成剛眼神陷入了空洞,拿出口袋裡的煙點燃了一支說道:“我是土生土長在平穀縣的,最早是當鄉裡的通訊員,一直乾到今天的位置,可現在最讓我懷唸的,還是這種泥土氣。”

淩遊便點了點頭:“是啊,和老百姓打成一片,走進群眾中,走進田間地頭時,會給人一種不一樣的心情。”

趙成剛彈了彈菸灰然後說道:“我之前在柳山鎮也工作過,那時候的柳山真的是苦不堪言,老百姓的日子過得苦啊,現在,我還真想抽空去看看,如今的柳山鎮,被你究竟發展成了一個什麼樣子。”

淩遊便接話說道:“領導想要去我們柳山視察,我肯定是代表全鎮老百姓們,熱烈歡迎您回家的。”

可趙成剛此時眼神中卻透露出了一絲無奈,然後並冇有再繼續他剛剛的話題,吸了兩口煙後便又問道:“小淩你是從江寧過來的吧?”

淩遊便回道:“是的,我是江寧省餘陽市扶風縣人。”

趙成剛哦了一聲:“扶風縣我前些年去過得,你們那裡的經濟水平,可比咱們縣,好了不止一大截。”

淩遊便客氣道:“畢竟是餘陽市的下屬縣,省市裡多少會格外照顧些,咱們縣的實際情況不一樣,這並不是咱們縣的問題。”

趙成剛將菸頭掐滅後,笑著擺了擺手:“你不用為我開托,人,隻有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才能進一步改進,進一步發展嗎,是我的工作做的不到位啊。”

淩遊此時很好奇,不知道為什麼趙成剛和自己東拉西扯的聊著這些,究竟是為什麼,但他卻在趙成剛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深深地無力感,而且每當趙成剛看向自己的時候,都有一種欲言又止的神情。

隨後淩遊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他在等著趙成剛來說出他的真實目的,所以一時間,兩人的氣氛陷入到了一種尷尬之中。

趙成剛這時也喝了口茶,他其實一直在試探,試探淩遊真實的身份,他也在確認,確認淩遊,究竟是不是自己能夠信任的人。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