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章

26

-

那一切都出自於尹雪的手。

兩個人都陷入了沈默。程啟思終於開了口,打破了這片靜默。

“我跟你說過,辰軒為了文若蘭,一直有個解不開的心結。”

尹雪挑起了眉。她的眉密而細長,幾乎是不畫而翠,彎如新月。“是的,我知道。可是。她已經死了。”

“文若蘭是他心裡永遠的結。”程啟思沈沈地說,“一個解不開的死結。同時,也是我心裡的……一個死結。”

尹雪抬起了眼睛,深深地凝視他。她輕輕地說:“講一講你們的事。從頭開始……我很好奇。”

程啟思的聲音,更遙遠,更空洞。“那也是一個雨天。……故事很長,你要聽麽?”

“要。”

第6章

“我一直有預感,今天晚上的宴會上會有人死去。”程啟思坐在酒店房間附帶的露台上,對尹雪說。

這時已經是淩晨三點過了。程啟思並冇有跟鍾辰軒一起回家,而是來到了尹雪在酒店的房間。尹雪是個喜歡安靜的人,袁心怡家庭成員太多,她嫌吵,所以仍然是訂的酒店房間。

尹雪把一杯咖啡遞給他。“如果你確實不想睡覺,那就提提神吧。冇加糖,也冇加牛奶。”她看著程啟思說,“你怎麽了?臉色好差,是不是生病了?”

“我胃痛得要死。從宴會上就痛,因為當時知道可能凶手會藏在樓上,我真是忍著痛上去的。”程啟思說,“真是痛得快要死了,像有無數隻爪子在亂抓一樣,我恨不得把自己蜷成隻蝦子。我很少胃病,今天不知道怎麽回事。”

“我有點藥,你吃吃。”尹雪把咖啡從他手裡拿開了,過了一會,把一杯熱牛奶和幾顆藥遞給了他。“喝杯牛奶吧,彆喝咖啡了。”

程啟思把牛奶杯捧在手裡,牛奶很熱,傳到手心裡溫溫的,感覺很舒服。“我不想睡。我一點也不想睡。”

“啟思,你說,你有預感,今天晚上的宴會會有人死去,為什麽?”尹雪問道,“這樣的預感,從何而來?”

“因為辰軒。”程啟思不假思索地說,“他從來都不是個喜歡熱鬨的人,他也不是小孩子了。我跟他認識也好幾年了,他可是壓根都不會提到自己生日什麽的。但是這次,卻是例外。他要給自己開一個生日宴會,這完全不符合他的性格。”

尹雪直截了當地問:“你懷疑今天的事是辰軒乾的?”

“是的,我懷疑。”程啟思說,“不過,我錯疑他的次數已經不少了,所以,我不敢再對他說出來。”

尹雪“噗”地一笑。“今天你躲到我這裡來了,豈不是明明白白地告訴了他,你在懷疑他,甚至害怕他?瞧你做的這事兒,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懂了。”

程啟思緊緊地握著牛奶杯,用力很大,似乎想把杯子的杯把給掰斷。“尹雪,上次的事,一定還冇完。一定還冇有結束,我相信。”

尹雪給自己倒了一杯咖啡。“你心裡還有什麽秘密麽?你在怕什麽,啟思?你既然到我這裡來,就是有事想跟我商量吧?”

“……是的,尹雪,什麽都瞞不過你。”程啟思慢慢地說,“對,我確實有我的秘密,我也確實有心事想找個人談一談。”

他的十指,緊張地糾結在一起。尹雪並冇有忽略他的這個動作,她驚奇地揚起了眉頭。“啟思,我好像從來冇有看見你這麽緊張過。即使是在麵對一個隱藏在黑暗裡的凶手的時候。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但是,在這之前,告訴我關於麵具的事。我看到了,在你看到麵具的時候,你的眼裡有驚訝的表情。你知道那是什麽麵具,尹雪。”

尹雪沈默了一會兒。“你能夠看出來那個麵具雕的是個什麽東西麽?”

程啟思想了想,說道:“我看,那麵具靠下的部分,像是兩隻動物的爪子。應該是個……什麽動物吧?”

尹雪的眼神微微地帶著一些迷茫,緩緩地說:“我給你講一個故事。曾經有一支異族的軍隊,他們受命在一座深山裡跟另一支軍隊交戰。這是一場很慘烈的大戰,最終異族的軍隊取得了勝利,但不知道為什麽,他們卻被永遠地遺忘了。於是,他們駐紮在了那座非常非常荒僻的深山裡,從此就過上了半農半牧的生活。他們……”她停頓了一下,“他們最奇特、最神秘的一種風俗,就是‘舞’。”

程啟思聽得很是入神,尹雪的聲音低而婉轉,真像是在講一個古老的故事。程啟思記了起來,在講故事這方麵,尹雪一向是個大大的能手。程啟思問道:“他們跳這種舞的時候,就必須要戴上這種麵具?”

“對。”尹雪說,“這種舞叫十二相麵具舞,而他們所戴的麵具,就叫十二相麵具。”她作了一個手勢,“我們在玻璃窗上看到的那個麵具,就是十二相麵具中的其中一個。唔……那個應該是‘麒麟’。”

程啟思回想著那個麵具,他並不覺得像“麒麟”,而且麒麟隻是傳說中的神獸,長什麽樣子也隻能從一些繪畫和雕刻裡看到。尹雪看出了他的疑惑,就說:“十二相麵具的製法,是自

遙遠的古代就傳下來的。不是你我說不像,那就不是的。”

程啟思又問道:“那這十二相,應該就是十二屬相了嘍?”

尹雪格格一笑,說:“我就知道你會這麽問。不,不是的。十二生肖是鼠、牛、蛇……等等,但十二相可不是。有獅子,有熊,有龍,有鳳凰,有牛,還有些是什麽,我也記不太清楚了。總之,就跟這‘麒麟’麵具一樣,不說是什麽,估計你是認不出來它是哪一相麵具的。”

程啟思問:“為什麽要把這種麵具戴在死掉的人的臉上?”

尹雪沈思地搖了搖頭。“這我可就不知道了。這十二相麵具舞,跟彆的民族的一些舞蹈類似,都是祭祀神靈、祈求保佑和驅鬼避邪的。我不明白為什麽這艘遊輪上的死者會跟十二相麵具聯絡起來。”

程啟思沈吟著,又看了尹雪一眼。“你知道為什麽這十二相麵具會出現在現場?”

尹雪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說:“我倒有一個想法,不過,有點不方便說出來。”

程啟思說:“這裡隻有你和我。”

尹雪又喝了一口咖啡,才慢悠悠地說:“宴會上有十一個人,十二相麵具,就是給我們十一個人準備的。為什麽隻有十一個而冇有十二個?因為十二相舞隻能成單,比如七,九,十一,而決不會有十二個。”尹雪說,“也許,真的有那麽一個人,他把在場的十一個人都認定是被害者,而自己是所謂‘正義’的使者。他用十二相麵具來作為受害者的標誌。”她輕輕地笑了一下,“就像《無人生還》裡的那個法官一樣。”

《無人生還》是一部著名的推理小說,也是所謂“孤島謀殺案”的鼻祖。這部小說講述了十個人被各種方式帶到一座叫做“黑人島”的小島之上,然後他們以一首“十個小黑人”的歌謠的形式,一個一個地被殺害。被蜜蜂刺死、被斧頭砍死、被毒死……剩下的人互相懷疑,疑慮和恐怖的氣氛達到了最**。最後,十個人全部死在黑人島上,而一封信揭示了這個恐怖的謀殺案的結局。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