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26

-

直到今天,我仍然做著這個夢。我懷疑,這個噩夢將會糾纏我一生,直到我死。

第1章

“這幢房子現在屬於我。”

鍾辰軒回過頭,對程啟思說。他的臉上掛著一種奇怪的表情,程啟思努力地想辨明鍾辰軒這樣的表情究竟包含著什麽。鍾辰軒的眼睛一直是很黑很黑的,即使是東方人的瞳孔也很少有那樣的漆黑色,雖然清澈透明,但如果要往裡看,卻會什麽都看不到。

他身後是一幢中式的三層彆墅,帶著一個花園,花園裡花木扶疏,還有一個精緻的小涼亭。

“你想要這幢房子?”程啟思的語氣裡帶著疑惑,“文家的這房子雖然不錯,但也不是什麽值錢的地產,你……你現在缺錢?要不要我借你點?”

鍾辰軒微微一笑。“我不缺錢。我看重的也不是這房子值多少錢。我隻是覺得有些感慨……文家這麽個家庭,就這樣毀了。”

文家原本是個值得羨慕的家庭。文致越和妻子胡月儀都是著名教授,兒子文桓也是個事業興旺的心理醫生。但因為文桓的妻子孟采樺的瘋狂的執念──也因為胡月儀對她毫無原則的溺愛(胡月儀是孟采樺的生母,也是文桓的繼母),孟采樺害死了文桓的遠房堂妹田悅,搶走了她跟文桓生下的兒子。

因為孟采樺的身體狀態不允許她再生一個兒子了。而她卻發瘋一樣地想要一個兒子。為此,她不僅害死了田悅,害死了醫院裡知情的護士,甚至把自己的生母胡月儀推下了樓。

最後法庭以她患有精神分裂症、無法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判決她終生居住在精神病院裡,了結了此案。

文致越在遺囑裡,把這幢彆墅留給了鍾辰軒。在經過一連串繁瑣的手續之後,彆墅總算是正式轉到了鍾辰軒名下。

程啟思遲疑了一下,問道:“為什麽文致越要把這幢房子留給你?你跟文若蘭並冇有正式註冊結婚,你們不算是夫妻,你也不是文致越的女媚。”

“也許這裡麵有著關於若蘭的記憶吧?……”鍾辰軒輕輕地說。他拉緊了風衣的領口,初冬的寒意已經相當濃重了。“我想在這裡開一次宴會。”

程啟思吃了一驚。“開宴會?為什麽?”

鍾辰軒說:“我生日。”

程啟思本來繃緊的表情頓時放鬆了下來。“啊,你生日,對了,我見過你的證件,你的生日確實馬上就要到了。好好,應該請一次客的。你想要什麽生日禮物?”

鍾辰軒又好氣又好笑地說:“生日禮物?我要什麽自己會去買的,誰稀罕你送了。把你那一套留著追女孩子去吧。”

程啟思小心翼翼地提出了一個建議。“我們可以另外找個地方。”

鍾辰軒斜著眼睛看他。“你不喜歡這裡?”

程啟思環視左右。幾年以來,雖然這幢彆墅一直無人居住(文桓長年都住在他的心理診所裡),但顯然花園是一直有人在整理的。幾棵櫻桃樹已經高過了圍牆,園子裡最顯眼的就是十來棵盆景,都是蘇派盆景中的精品。以文致越的品味和愛好,他喜歡盆景並不奇怪。

“我不喜歡盆景。”程啟思喃喃地說。他的聲音很低,但鍾辰軒還是聽到了。

“為什麽?”

“非其地而強其為地,非其山而強其為山。”程啟思說,“原來找得好好的一根樹,硬要把它截斷,修剪,強迫它長成另外的一種樣子。這對正在生長的樹木,是一種毀滅型的災難。我真不懂得中國這種傳統的藝術……難道這種人為造就的不自然的奇形怪狀就是‘美’麽?”

他看到鍾辰軒捧起了一盆蘭花,放進了車裡。“你要帶走?”

鍾辰軒點了點頭。程啟思說:“花園裡有很多蘭花,你為什麽非要選這一盆?”

“這是寒蘭。”鍾辰軒說,“顧名思義,它常常是在冬天開花的。蘭花的香是天香,放在房間裡難道不好麽?”

他又頓了頓,說:“這一盆叫做素心寒蘭。”

鍾辰軒一向是個對瑣事十分不耐煩的事,但這次例外。對於這次生日宴會,他都是事事過問的。程啟思曾取笑他說,看起來像個女孩子十八歲成人禮的生日宴,卻被鍾辰軒用一句話堵了回去。

“放心,我請了尹雪的。”

程啟思頓時啞口無言。自從上次的娃娃事件之後,尹雪就離開了,他不見她已經很久了,隻是偶爾能夠收到她的禮物。袁心怡也像是消失了一樣,有一次在時尚雜誌上看到她在籌備一個新春時裝秀,大概是躲到哪裡去找靈感了。

“定在哪一天?”程啟思問。“方不方便換班?”

“不用換班。”鍾辰軒十分平靜地說,“日子麽,我決定定在一月五日。”

程啟思站了起來。他原本坐在舒適的皮麵椅子裡喝咖啡,咖啡杯一晃,他險些把咖啡全潑到了地上。“什麽?一月五日?”

鍾辰軒微微轉過頭,注視著他。“不行麽?”

程啟思張了張嘴,又閉上。他說不出一個“不行”的理由。但是,對於一月五日,他是有深深

的畏懼的。

幾年前的一月五日晚上,他跟鍾辰軒第一次見麵。他至今還清晰地記得,那一天下著夾著微雪的雨,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映得水銀一樣的人行道五彩猶如水晶球折射出來的光。鍾辰軒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他的臉藏在黑夜的陰影裡,一雙眼睛卻亮得如同天上的星星。

一朵白玉雕成的蘭花在他的手裡輕輕搖盪。

程啟思每次回想這個場景,總會有些頭暈目眩的感覺。那朵蘭花,白玉的蘭花,就像是一個魔咒,也像是一團烏雲,一直籠罩在他和鍾辰軒頭頂。他一直認為鍾辰軒至今都活在文若蘭的陰影裡,也一直試圖幫助他走出這個陰影,但這一刻,程啟思驚覺,不僅是鍾辰軒,就連自己也一直冇能從這個咒語裡走出來。

文若蘭究竟是個怎樣的女人?

在鍾辰軒的眼裡,她是個純潔、美麗,蘭花一樣的女孩,像奧菲莉婭一樣死在水裡。但是在程啟思的心裡,文若蘭決不是纖塵不染的蘭花。

鍾辰軒又重複了一遍。“這個日子不行麽?”

程啟思“啊”了一聲,這才從回憶裡驚醒過來。“不……不是不行。隻是……這一天是第十二夜,是主顯節前夕的第十二夜。我不喜歡這個日子。……林明泉開始他收集人體美麗的器官的日子,不也是第十二夜的零時嗎?你……難道就冇有一點忌諱嗎?”

林明泉是他們的同事。可以說,林明泉是利用了職務之便,從事了一次對人體最美麗的器官──鼻子,耳朵,手,腳,頭髮,等等──的竊取。他開始這次殘忍的計劃的時間,就是第十二夜的淩晨,也是程啟思跟鍾辰軒認識的那一天。

“我們是警察。”鍾辰軒安安靜靜地說,“我們每天麵對的就是屍體和謀殺。你覺得我們有必要有忌諱嗎?”

程啟思的眼神,探詢地掃過了鍾辰軒的臉。“看來,你已經打定主意了。好吧,辰軒,如果這是你的希望的話,我當然同意。畢竟是你生日,是不?”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