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章

26

-

她又輕輕地說:“希望她們冇事。真奇怪,她們為什麽會突然失蹤呢?”

第13章

簡短的會議結束了,大家都離開了,隻剩下程啟思和鍾辰軒。程啟思不安地在窄小的房間裡踱著步。“到這裡來做什麽?該做的都已經做了,在這裡冇有什麽可看了。”

鍾辰軒在地板上坐了下來。“我想問你,那天你趕到這裡的時候,為什麽會跟我說那些話?”

程啟思抬起頭,去看天花板。“我說什麽了?”

“你堅持認為是我殺了文桓的。”鍾辰軒冷冷地說,“你要我立即離開,換句話說,就是要我──逃走。你說文桓也是第七研究所的人──你怎麽會知道?彆再跟我耍花槍,程啟思,今天你不說就休想離開這裡。”

程啟思也在地板上坐了下來。“你真的要我說?”

鍾辰軒說:“難道還有假的?”

程啟思剛坐下,又站了起來,煩躁地在病房裡繼續踱步。“你非要我說,我就說。第七研究所是個什麽性質,你是最清楚的。第七研究所上次失火,燒燬了很多資料,也死了不少關押在那裡的犯人。正好,支援這研究的關鍵人物又下了台,所以,第七研究所按理應該終止的,是不是?”

鍾辰軒兩眼明亮而警惕,盯著他看。“這些你怎麽知道?”

“你先說我說得對不對。”程啟思說。鍾辰軒不得已地點了一下頭。

程啟思說:“好,既然你承認我說的是對的,那我再繼續說。按理說,它應該終止,但是它又重新開始了。你知道是為什麽嗎?就算是秘密,身為裡麵的副所長,你也該聽到一些風聲吧?”

鍾辰軒注視著程啟思。他的眼神慢慢地從迷茫變得清晰,最後說出來的話,幾乎是一字一頓的。“原來是你。”

程啟思聳了聳肩。“我本來不感興趣的,但是嘛,錢放著也是放著,支援一下科學研究也冇什麽錯,不是麽?當然……說實話,最重要的就是因為你。因為你的謎太多,你又不肯告訴我,所以我想,如果我肯投資支援研究,那麽我可以最大限度地進入這個研究所的核心。你肯定也知道,火災之後,政府不再支援研究所的行為,更不願意重組,但一些狂熱的專家們利用自己的社會關係,到處拉讚助──這跟電影商去拉投資拍電影本質上也冇什麽不同──費西找到了我。青山精神病院的院長,你的老朋友。”

他看到鍾辰軒的眼神,就說,“不不,我不認識費西,費西跟我一個商業上的朋友很熟,於是想辦法跟我認識。我一知道是你以前呆過的那個研究所,考慮了一下就同意了。你知道,我不管生意上的事,賺再多對我也不過是個數字,我不在乎這個投資。”

鍾辰軒慢慢地說:“那你還常常問我?你明明已經很清楚了,你還要問我?”

“我問的是你自己的事,文若蘭的事。”程啟思說,“這個投資對我而言是很失敗的,我並冇有對你再多知道一點。費西也不認識那位趙所長,隻是聽說過他的名字而已,所以,我還是一無所獲,當然還是隻有來問你。”

鍾辰軒恨恨地說:“這算什麽?你耍我呢你?”

“是你耍我吧。”程啟思冷冰冰地說,“彆忘了,從一開始就是你把我耍得團團轉。那時候我還不知道第七研究所為何物呢,莫名其妙地就因為你的那個恐怖的計劃而把我捲了進來。你讓我殺了秦顏,你間接地害死了施思,和另外的幾個女孩子……你覺得,是我們誰在耍誰?辰軒,我不是想舊事重提,我也不想揭你的底,我隻是想說,你也搞清楚點,彆把責任都推在我頭上,行不行?我對你的那個研究所好奇,正好有機會瞭解它,付出的隻是金錢,我為什麽不答應?”

“那你瞭解了麽?”鍾辰軒的聲音,寒氣直冒。

“冇有。”程啟思乾脆地回答,“我後來才知道,以前各個研究員對自己的研究都是保密的,你跟那個趙所長的研究成果,也隻有你們才知道。雖然你們也曾經在所裡作了存檔,但是一場火災把什麽都給燒掉了,我什麽訊息都冇得到。現在,我還是一樣的,隻知道第七研究所是個專門研究重刑犯心理特征的地方,而且研究員找出特定的試驗品,施以有針對性的影響,測試他們的反應。這些對我而言,理解起來都太難了,我也冇興趣去理解。從顏茜那件案子就可以看出來,你們的研究還是相當有成果的。”

鍾辰軒冇有理會他語氣裡含著的譏諷。“你還知道些什麽?”

程啟思繼續保持沈默。他知道一旦自己說話,很難不被鍾辰軒套出點什麽來,索性保持“沈默是金”的原則,總不能把自己的嘴撬開吧。

鍾辰軒盯著他,程啟思連忙轉開了眼睛,不去看他。鍾辰軒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說:“我又不是要對你催眠,你躲什麽躲?而且,你這麽強烈的抗拒心理,我根本冇辦法催眠你的。”

程啟思笑了笑,說:“小心一點總是好的。”

他的手機又響了,打來的還是吳晴。吳晴的聲音很低,很猶豫。“程哥,去那條公路上搜尋的人,有發現了。”

程啟思的心,猛烈地跳了一下。“發現了什麽?”

“尹雪的手機,還有袁心怡的包。”

程啟思和鍾辰軒來到了吳晴說的地點。那裡在花圃附近的公路大約有五百米左右的距離。吳晴正跟幾個警察站在一起,在等著他們。一看到他們,吳晴就迎了上來。

“是在這裡發現的。”她指著路邊的草叢,“袁心怡的包上鑲著水晶,迎著陽光會閃光,所以比較容易就被找到了。和她的包落在一起的,還有尹雪的手機,手機是關了機的。包裡的東西,似乎冇被人動過,她的錢包、證件都在。”

“都在?……”程啟思接過那個包,是個很小巧的圓筒包,上麵鑲了很多亮晶晶的碎鑽和水晶,十分亮麗。他打開一看,果然錢包和證件一樣冇少,銀行卡也全都在。他又翻了一翻,說,“冇看到車鑰匙。”

鍾辰軒將包接了過來,也在裡麵翻。“我覺得好像還少了點什麽。”

程啟思奇怪地說:“都在啊。”

鍾辰軒冇有說話,從程啟思手裡把手機拿了過來,開了機。“有電。”

尹雪的手機一點花哨都冇,冇貼紙,冇掛件,啥都冇有,手機的線條也非常簡潔。鍾辰軒翻著她手機裡麵的最後幾個電話,一個是打給程啟思的,一個是打給袁心怡的。再看了看簡訊息,被刪得一個都冇有了。

鍾辰軒歎了一口氣。“尹雪的習慣太好了。”他又翻看了袁心怡的包,喃喃地說,“少了點什麽呢?”

吳晴在旁邊說:“裡麵冇有化妝包。像心怡姐這樣的人,應該隨時都會化妝吧。”

鍾辰軒笑著說:“對,應該是。”

程啟思瞪了他一眼,說:“你還笑?你就一點不擔心她們?”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