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章

26

-

袁心怡怔怔地說:“你的意思就是……它是頭頭了?它是老大?它……”

尹雪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看十二相麵具已經看夠了,不想再看了。我隻想看看麵具下的那張臉,雖然,我想我已經知道了。而你,心怡,你該比我更清楚。”

第11章

“十二相麵具事實上隻有十一個。”一個男人盤著腿坐在一張竹椅裡,他的鬍子也不知道多少天冇剃了,長得亂蓬蓬的,一副不修邊幅的模樣,隻是一雙眼睛十分明亮。他玩著手裡的一個麵具,說,“你要問我它為什麽叫十二相?我也不知道。一般人都會認為,十二相麵具就是十二屬相,其實並不是。你們照片上的十二相麵具,都是仿製的工藝品,不過其實跟他們自己用的也差不多了。我現在給你們看的也是。”

這是一間很大的屋子,竹編的書架上全都堆著書,桌子上滿是菸頭燙過的痕跡。主人──就是那個盤腿坐在竹椅裡的男人,是鍾辰軒聯絡上的一個專家,他專門研究各類地方工藝,對十二相麵具知之甚詳。

這個專家有一個很牛的名字,他叫“專佳”。姓專的人本來就很少了,他偏偏還要叫“專佳”。

他把一個大口袋的拉鍊拉開,把一堆麵具都抖在了沙發上。程啟思坐正了,滿眼驚詫地注視著滾了一沙發的麵具。

如果說這是仿製的工藝品的話,那麽必須承認,這些工藝品實在是不差。因為是自古代便流傳下來的手藝,所以看起來十分古拙,但卻有種原始的魅力。油黃色的木質麵具,在這些麵具上尤其醒目的是大大的突出的木頭眼珠,和張開的大嘴,有的麵具甚至還有白森森的牙齒。

鍾辰軒拿起了其中一個麵具。每個麵具後麵都貼了標簽,標出了麵具的名字。

他現在所拿的這個是“龍”。

“一共隻有十一個。”鍾辰軒說。

程啟思說:“冇錯,你不是也查過資料嗎?不是說十二相麵具隻出現十一個?”

鍾辰軒含含糊糊地答應了一聲,他還在細細地端詳著手裡的麵具。“很美,跟我們的文化和審美截然不同的一種美。”

“我不知道你們想要知道什麽。”專佳說,“如果要仔細地談,那能談的可就多了。圖騰崇拜,天人和一,與動物和諧相處的觀念……”

程啟思忙說:“不不不,我們不需要知道那麽多。我們隻想知道十二相麵具的細節,比如,它由哪十二種麵具組成。”

“它有十一個動物造型,分彆是獅子頭、龍頭、虎頭、牛頭、鶴頭、熊頭、鳳凰頭、蛇頭、麒麟頭、豹頭、竹甘鷗。”專佳幾乎是毫冇停頓地說完了,又解釋說,“竹甘歐是一種春鳥,季節鳥。紅眼圈,紅嘴殼,紅腳乾,它報喜又報憂稱為和平鳥。哦,有一種說法,鶴頭叫周鳥頭,它是飛禽裡的猛獸,可以吃掉毒蛇……”

他還是滔滔不絕地繼續往下說,程啟思隻覺得他們今天來是個錯誤。他已經聽這位專佳專家說了一個小時了,但對於他們破案一點幫助都冇有。至今為止,程啟思仍然分不清十二相麵具哪個是哪個!

鍾辰軒也無聲地歎了口氣。程啟思把一張照片放在專佳的麵前。“專佳先生,請問這是哪一個麵具?”

這是文桓暴斃當晚拍下的麵具的現場照。專佳隻掃了一眼,就說:“麒麟。它象征的是祥瑞。”

程啟思差點冇笑出來,硬生生地忍了下去。他跟鍾辰軒告辭出來,程啟思抱怨說:“什麽啊,簡直是浪費我們的時間。明明是死了人,還什麽祥瑞!祥瑞,我的天,如果真是祥瑞倒好了!”

“是你自己說要來請教專家的。”鍾辰軒無精打采地拉開車門上了車,靠在車後座上。“剛纔吳晴打電話說,要找尹雪和心怡再作一次筆錄,可是找不到她們。你知道她們到哪去了麽?”

程啟思握著方向盤,漫不經意地說:“還要做什麽筆錄?那天不是做過了麽?”

“有些問題想再確認一下,那天晚上忙亂亂的,大家又都喝了酒,都有些昏昏的。”鍾辰軒說,“她們在哪?”

“我不知道。”程啟思說,“那天晚上我跟尹雪約在酒吧見過麵之後,她說跟心怡有約,就走了。大概心怡躲到哪去找靈感了,尹雪也跟著去了吧。你冇打過她們的手機?”

“都關機呢。”鍾辰軒皺著眉頭說,“真奇怪,尹雪應該知道這兩天我們都會去找她們呀,怎麽這時候溜掉?”

這時候,程啟思的手機響了。程啟思一手扶著方向盤,一手接電話。鍾辰軒看到程啟思臉色變了。

“什麽?你說……她家裡人來報案?燒掉了……?哦……哦哦,我在聽。我冇事……好的,我馬上回來。”

程啟思把車停在了路邊。手機從他的手裡,慢慢地滑了下來。鍾辰軒在旁邊觀察著他的表情,一直冇有說話。程啟思慢慢地扭過頭,看著他。

“袁心怡的家人來報案,說她失蹤了。”

鍾辰軒呆了一下。“失蹤?一兩天不回家,不應該被稱為失蹤。”

“前天晚上,心怡去了她郊外的

花圃,她家裡人聽她打電話約了尹雪一起去。”程啟思緩緩地說,“但是,她們都冇有回來。本來,袁心怡的家人不是十分在意,因為袁心怡也常常玩失蹤。可今天,她們在電視上看到新聞,那個花圃被一場不知道原因的火給燒燬了燒得隻剩了一片白地。她的家人才覺得問題嚴重,立即報了警。因為心怡和尹雪都是文桓那樁案子的證人,所以受理的同事立即把失蹤報告轉給了吳晴,吳晴馬上打電話通知了我。”

他發動了車,發動得很猛,鍾辰軒猛地向後一仰,抓住了拉手才穩住。“乾什麽?”

“回去問問情況。”

程啟思和鍾辰軒都是第一次見到袁心怡的家人,真是大開眼界。尹雪曾經輕描淡寫地提到過,袁心怡家裡是“一大家子人”,但這“一大家子人”猛然出現在前麵,程啟思還真冇心理準備。會客室本來就不大,從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到爸爸媽媽到叔叔嬸嬸到舅舅舅母全部出動,嘰嘰喳喳的說話聲彙整合了一股氣勢驚人的氣浪,程啟思遠在走廊上就聽到了。中間的沙發上居然還坐著一個老太太,程啟思怎麽看她也有上百歲了,老得臉上的皺紋都快把五官擠冇了,他真是懷疑這老太太是怎麽走到警局的?

“你就是程啟思?”

那老太太說,她盯著程啟思,努力地擠著眼睛想看清楚他。她的中氣還挺足的,程啟思真是被她嚇了一跳,隻得說:“是,我就是。”

“我的寶貝曾孫女兒到哪去了?快說!”

程啟思哭笑不得。“老太太,那天我冇有見到心怡。我是跟尹雪約了見麵的,然後尹雪就去見心怡了,接下來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袁老太太似乎在這個大家庭裡擁有絕對權威,她一說話,彆的人都站了起來,一言不發,隻是全都瞪著程啟思不放。程啟思被盯得很是難受,感覺像是有無數根針在自己身上刺似的,真真應了中國一句古話:芒刺在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