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章

26

-

“我們和平分手了。這個酒吧也是彆的男人送給她的,我跟她保持著來往,比如在生日的時候送點禮物,類似的。”

尹雪問:“然後呢?”

“我們和平分手了。”程啟思簡單地說,“後來,我也告訴過你了,她死了。”

尹雪點了點頭。“可是這已經是過去的事了。”

“不。這其中,一直有一個未解的謎團。”程啟思緩緩地說。“這個謎已經在我的心裡壓了很久很久了。我曾經對你說過,在秦顏那樁連環凶殺案中,死者幾乎都是我們身邊的人,相當接近的人,這也是凶手刻意的選擇。但是,其中有一個例外,隻有一個例外。”

尹雪揚起了眉頭,探詢地看著他。

“其中有一個女人,她是繼秦顏之後的第二個死者。她的名字叫卓嫣,是個夜總會的舞女。她跟我們這個圈子的人,一點關聯都冇有。她的案子,也是這一串連環凶殺案裡麵,疑點最多的一個。”

他注視著尹雪。“在她家裡,我們發現了一麵鏡子。”

尹雪重複道:“鏡子?”

“那是一件相當值錢的古董。”程啟思說,“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案件結束之後,我和辰軒也坐在這間酒吧裡。辰軒收到了一封信──信就放在玻璃門上掛著的一個花環裡。那封信裡,提到了一個姓趙的心理學家。”

他拿出了一頁紙。“這是我根據記憶複述下來的。”

“辰軒:我想,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不會吃驚的。你當然應該想到,在那場大火中,我並冇有死。研究所和裡麵的犯人,隻是一個陪葬的附屬品而已。我本來以為,你總會振作起來,繼續你的人生,冇想到的是,你為了把我找出來,竟然不惜自己去犯罪。

你在詳細的比較後,選擇了程啟思來作你的搭檔。事實證明,你冇有錯,他很完美地幫你搭建了你的舞台,而且,即使他知道了你的所作所為,他還是不能揭穿你。你研究了他的過去,選擇了一個合適的切入點,然後從他的性格,喜好裡準確地判斷他情感和想法的走向並控製得宜,加以利用,作為心理學家,你是成功的。當然,作為一個人,是不可能做到完美的。辰軒,這場遊戲,你成功了,但絕不夠完美。你對於誘導犯罪,並不陌生,你也不需要再一次實踐,你隻是想引我出來,但是,你是不會成功的。

作為同事,作為朋友,我都是不願意看著你犯罪的。即使隻是這種觸媒似的犯罪。所以,我幫你了結了這樁長達一年的連環殺人案。我在維也納遇上了蘇雅。不要問我是怎麽瞭解那樁殺人案的細節和瞭解朱錦的,雖然我們同事幾年,可是,你瞭解我多少?基本上還是一無所知吧?你在那張撕去一半的照片上看到的男人就是我,你應該還記得我手上的那枚戒指吧?錄製夜鶯之歌的人也是我,誘導朱錦殺人的還是我。就像你誘導林明泉殺人一樣。那麵鏡子倒真是一個巧合,我離開後,居然落到了卓嫣的手裡。你當然是認得那麵鏡子的,這或者也是你設計這次連環謀殺的起因吧?你無意中看到了那麵鏡子,看到了照鏡子的卓嫣──她的鼻子的美是誰都無法忽略的,如同你的眼睛一般……於是,你想起了第十二夜,並開始選擇實施的對象。你接近林明泉,並以催眠的方式一次次誘導他,並讓他忘記了跟你的接觸。這也是林明泉對彆的受害者都是選擇的自己圈子裡的人,隻有卓嫣是例外的根本原因。你必須用那麵鏡子向我作出暗示,你是在向我挑戰。此後,你要求跟程啟思作搭檔,你可以隨時監控你的這一次藝術。你想要我出現,因為我會立刻知道這個案件是出自於誰的手筆。如今,這個世界上,隻有你跟我知道。

辰軒,你找不到我的。就像當時你在大火裡找不到消失的我一樣,你永遠都找不到我。也許,我就在你的身邊,靜靜地注視著你,但是,你卻永遠找不到我。

你為什麽對若蘭的死那麽執著?你為什麽就一定認定,若蘭是我殺的?好吧,辰軒,如果你覺得這樣比較好的話,那麽,你就這樣想吧。”

尹雪把這封信反覆地讀了幾遍,她看得非常仔細,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地在讀。她終於把信放了下來,說:“照這封信看來,誘導林明泉殺人的是辰軒,但誘導朱錦犯案的則是這位姓趙的心理專家。不過,這封信裡也有很多的疑問。鏡子因為巧合而落到卓嫣手裡?他可冇說清楚是個什麽樣的巧合。”

“我查過。”程啟思說,“有一次,卓嫣出國旅遊,回來的時候就有了這麵鏡子了。相信海關也僅僅認為那是一件仿造的工藝品,所以輕鬆地通過了檢查。”

“出國?”尹雪問道,“到哪個國家?”

“東南亞。”程啟思說,“自由行,就是不跟旅行團那種。所以,你看,時間過了這麽久了,我壓根就不可能查到卓嫣當時的行蹤,不可能知道她當時見過什麽人,做過什麽事。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她是自那一次旅行裡帶回這麵鏡子的。”

尹雪沈思著。“從信裡看來,辰軒似乎懷疑這個姓趙的心理專家就是殺文若蘭的凶手?或者,也就是你看到的那個穿禮服的男人?”

程啟思說:“他似乎一直是這樣想的。”

“似乎?”尹雪敏銳地抓住了他這個字眼,“你有彆的懷疑嗎?”

程啟思注視著她。“以前冇有太多的懷疑,但是最近,我有了一個新的懷疑。”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慢慢地說,“因為我終於想起來我曾經在哪裡見過這個人的字跡了。”

他跟著解釋說:“我看過那封信的原件,字寫得非常漂亮,是屬於有‘體’的人才能寫出來的。”

尹雪點了點頭。“我明白。凡是練過毛筆字的人,不經意間也會把毛筆字的‘體’帶入普通的硬筆字裡。”

“就是這個意思。”程啟思說,“我當時就在想,這個人的書法一定很出色。當然這個想法隻是在我腦海裡一晃而過,我並冇有去多想。可是,前幾天,當我到文家的彆墅時,看到他家的花園掛著一塊匾牌,據辰軒說是文致越本人的手筆。我當時就覺得那字體有點眼熟,我今天……終於想起來了。”

尹雪驚愕地說:“你的意思是,那封信是文致越寫的?可他死了呀!”

“文致越的死是這兩年的事。”程啟思說,“但我認識辰軒可有好多年了。林明泉的案子,是我們認識後的第一樁案子。”

程啟思又自嘲地笑了笑。“其實,如果不是因為辰軒策劃了那樁案子,如果不是他需要利用我,我跟他也不會認識了。一切都是他布的一個局罷了。”

尹雪沈思著。“文致越的研究方向是?”

“他是外科醫生,是著名的心臟手術的專家,在行內非常有名。”程啟思說,“不過,辰軒的導師,是心理專家,這個孟教授……是孟采樺的父親,生父。”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