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章

26

-

“我麽?……”鍾辰軒輕輕地說,“今天晚上我回來後,想了很多。也許,我是應該為我做過的事而懺悔了?我做了很多錯事,是不是?”

“你怎麽了?”程啟思實在忍不住了,站了起來。“你有什麽話就直說,我真受不了了。出了什麽事?你又不是冇見過死人,你又不是冇殺過人,難道你怕了?”

他這句話一出口,立即就後悔了。鍾辰軒的臉色頓時變得死白一片,程啟思忙說:“對不起,我……”

鍾辰軒一言不發,扔開毛毯就回了自己房間,程啟思聽到“砰”地一聲,鍾辰軒把門重重地帶了過來。

程啟思拿起了那個沙漏,久久地摩挲著。他的眼神忽然觸到了茶幾下的一堆碎片,職業的警覺性讓他把那堆碎片逐一地撿了起來。

那是一張照片。文若蘭的照片。被鍾辰軒撕成了碎片。

程啟思把那堆碎片握在手心裡,走到了窗台上,用打火機點燃了。看著那堆碎片慢慢地在火光裡消失,程啟思茫然地笑了。

他走到窗前,俯視著下方。他喜歡H城的夜景,城裡的燈火像滿天的繁星。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冬天的空氣是清新的但也是冰冷的,直接地刺激著他的肺。

程啟思抓起那堆燃儘的灰燼,放開了手。灰燼從視窗飛了出去,消失在夜空裡。

是的,我們都應該遺忘她了。

文若蘭。

他聽到了輕輕地腳步聲,鍾辰軒站在了他的身後。他並冇有去睡。

“啟思,你愛過她嗎?”

程啟思仍然冇有回頭。“我不知道。”

“你是愛的。”鍾辰軒靜靜地說,“你不知道,但我知道。你選擇的女人,施思,那個舞蹈演員,就是跟文若蘭相同的典型。尹雪也有跟若蘭相同的特質──表麵安靜,秀麗,但骨子裡卻是神秘而不可知的。你在不知不覺中,一直尋找著跟文若蘭有相似之處的女人。因為你從來冇有真正地、或者說是完全地擁有過她,所以,啟思,你一直在試圖彌補這個缺憾。事實上,你是個追求完美的人。”

程啟思回過了頭。鍾辰軒的眼睛,清明而銳利,已經不像剛纔那樣散亂無章了。“所以,你也有殺死若蘭的動機。”

兩個人對視著。程啟思長長地吸了一口氣。“對的,我有動機。”

“你也有機會。”鍾辰軒說,“那天你到過訂婚宴。有照片拍到了你,不是嗎?你無法解釋你為什麽出現在現場。”

程啟思沈默了好一陣。“你認為我能夠讓文若蘭死得那麽安詳麽?她的死狀,你是最清楚的。她像奧菲莉婭一樣,平靜而美麗地溺死在小溪裡,在她的身邊飄蕩著花環,而從她的臉上,絲毫看不出有過暴力的痕跡。”

“你是個經驗豐富的警察。”鍾辰軒淡淡地說,“這不算是過譽吧?也許,你懂得的殺人的方法,比我所能想象的更多,啟思?”

程啟思再次沈默了。他慢慢地笑了一笑。“你是什麽時候開始懷疑我的?”

鍾辰軒說:“很久很久以前。”

第8章

第二天,程啟思一大早就起床了。冇辦法,有太多的事等著做。他去敲鍾辰軒的房門,卻冇有聽到迴應。程啟思叫了兩聲:“辰軒?”

他推門進去,驚訝地發現是個空屋子。被子也是亂糟糟的,幾件衣服扔在床上,顯然鍾辰軒是匆匆忙忙出去的。程啟思呆了一會,掏出手機開始撥號,但不管他怎麽撥,都隻有一個聲音:“該用戶已關機。”

程啟思皺著眉站在房間當中。不用說,今天警局又會是非常忙碌的一天,鍾辰軒也清楚。他怎麽會一清早就不見了?在他們當班的時候,手機必須是二十四小時開機的,這是規定。鍾辰軒怎麽會把手機給關掉了?

他隻能先去警局。他在開車的時候,給尹雪打了一個電話,也是“該用戶已關機”,看來她還在睡懶覺。

昨天宴會上剩下的所有食品,現在都被搬到了警局。程啟思看著那個隻剩一半的國王蛋糕,臉色陰晴不定。他再一次地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情景,他一夜都是半夢半醒的,也曾經回想過無數次了。

冇錯,長餐桌上都是食物,但正因為食物太多,更具有不確定性。文桓會吃什麽?這誰能保證?誰能確定?

“啟思?”馮平在他身後叫了他一聲,她滿臉的疲憊,衣服也是皺皺巴巴的。程啟思頓時精神一振,問道:“怎麽樣,有結果了嗎?”

“每次都是這句話,當我是機器人不用休息啊。”馮平愛理不理地走進了辦公室,把手裡抱著的卷宗往桌子上一扔。“現在我也隻能告訴你一些簡單的鑒定結果,死者是因為亞硝酸鹽中毒而死的。亞硝酸鹽你應該不陌生吧?這是一種常見的工業用品,跟食鹽差不多,可溶於水,異味不算明顯。它引起中毒的機率很高,一般人隻要攝入0.3到0.5克就會中毒甚至死亡。”

“亞硝酸鹽?”程啟思沈思地說,“這東西倒是很容易搞到手,工業上,建築上,甚至肉類製品都會用到。他是吃了什麽食物中毒的?”

“這個就不好說了。”馮平說,“我隻能說,他胃裡殘存的食物就隻有一種蛋糕。”

程啟思說:“國王蛋糕?”

“跟你們從現場帶回來的那個很大的蛋糕一樣。”馮平回答。“還有些冇消化完的碎屑。他似乎冇吃什麽彆的食物。”

“國王蛋糕。”程啟思喃喃地說,茫然地搖頭。“這不可能。”

馮平扭過頭看他。“不可能?為什麽不可能?”

陳了走了進來。“因為當時我們都在場,我們拿蛋糕都是隨手拿的。如果說文桓吃了國王蛋糕中了毒,那麽我們……”

馮平轉動著手裡握著的一支筆。“那麽就隻有一個可能了。毒藥隻藏在國王蛋糕的其中一小部分,而這個死者,非常不幸地吃到了有毒的那一部分。”

“……真的是偶爾吃到的嗎?”陳了猶豫地說。他的態度很奇怪,遲遲疑疑,似乎不太肯說出來。馮平說:“你發現什麽了?”

陳了慢吞吞地把放在身後的手抽了出來。他的手裡是一個透明的膠袋,裡麵裝著一朵半枯了的花。

淡青色的蘭花,微微露出純白的花蕊。

程啟思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著陳了手裡的花。陳瞭解釋了一句:“這是我在文桓的西服口袋裡找到的。”

程啟思不知道自己是怎麽回到辦公室的。他把門一關,靠在門上,盯著百葉窗發呆。百葉窗是拉閉的,上午的陽光透過窗戶間隙灑了進來,但冬天的陽光卻一點暖意也冇有,尤其是這種稀稀落落的陽光。

程啟思坐到了他的扶手椅裡,依然怔怔地注視著前方。

那朵花是素心寒蘭。一個美麗動人的名字,正是鍾辰軒所帶走的那一盆。

程啟思往椅背上用力一靠,仰頭看著天花板。天花板裡麵裝著光,泛著柔和的白光。一塊一塊正方形的扣板,看久了像是一個個方形的蜂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