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58章 資產縮水

26

-

“什麼意思?哪兒來的韭菜?怎麼割?用什麼割?”在曹化淳說出割韭菜三個字後,呂大器忙不迭地追問。

(韭菜自古就是本土作物,並非舶來品。)

曹化淳冇有回答,而是反問:“請問呂大人,什麼時候割韭菜?”

“當然是在韭菜長勢茂盛的時候割!”

“如果韭菜是錢呢?誰手裡韭菜多?”曹化淳繼續反問。

“士紳和商人?”

“不然呢?”

“朝廷要掠奪他們的財產?”呂大器謹慎地問。

“冇有,從來都冇有這回事!”曹化淳糾正道:“是朝廷要施行貨幣改製,支援朝廷的人財產不會受損。反對朝廷的人將損失慘重。”

“所有纔有了割韭菜的說法!”

原來是這麼回事

呂大器很快接受了割韭菜的說法。

“曹大人方便說出陛下的具體策略嗎?”呂大器喝了一口茶後問道。

“等!”曹化淳回答地乾淨利落。

“你說過很多次等了,這次等什麼?”

“等士紳和商人的反應!”

“他們已經做出了反應,根據錦衣衛反饋的訊息來看,陝西各地的士紳商人都在以不變應萬變!”呂大器放下茶杯站了起來,“他們耗得起,我可耗不起!”

“呂大人放心,時間一到他們會自亂陣腳!”曹化淳篤定道。

“要是不亂呢?”呂大器悶聲問。

“嗬,”曹化淳冷笑一聲,“除非陝西錦衣衛死絕了,否則他們必須亂。”

“什麼時候開始亂?”

“賦稅征收之時便是他們自亂陣腳之日!”

呂大器無奈,隻能暫且信了曹化淳的話。

時間很快來到十一月中旬。

隨著各地府庫開倉納糧,整個陝西一片忙碌。

西安府城內。

長安和鹹寧兩縣的縣衙外站滿了等待交稅的百姓。

明代時,長安縣和鹹寧兩縣的治所均在西安府城內。(如果錯誤,請留言糾正。)

不僅如此。

陝西佈政使衙門,西安府衙也都在這裡,形成了行省,府,縣三治同城的局麵。

長安縣衙外,呂大器穿著便裝,帶著一夥人站在人群裡看熱鬨。

一群差人朝百姓們和收糧官大喊:“用銀子交稅的來左邊,用銅板交稅的來右邊。一兩銀子折算為一千文,大傢夥彆算錯了。”

過了一會後差人們又喊:“既然冇人用銀子交稅,左邊的就彆傻等著了,快來右邊幫忙!”

呂大器看了一會後朝身邊的人下令:“去附近的幾個錢莊打聽一下,銀銅互換的比例是多少了。”

“遵命。”

兩個身影一晃,消失在人群之中。

不多時,一個差人回覆:“卑職打聽了兩個錢莊,兩個錢莊一樣,一兩銀子能兌換一千零五十文錢。”

“銅錢換銀子呢?”

“暫時不換。”

另一個差人此時也回來彙報:“卑職打聽了兩個錢莊,其中一個錢莊一兩銀子能兌換一千零四十文錢,另一個錢莊隻能兌換一千零三十文錢。”

“銅錢換銀子呢?”

“暫時換不了。”

呂大器點了點頭,“一個時辰後再探一遍。”

一個時辰後訊息傳來:一兩銀子隻能兌換一千零幾文錢。

呂大器愣住了。

銅錢升值的速度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其實這不怪呂大器不敢想,是他本人有時代的侷限性。

首先崇禎宣佈銅錢可以交稅後,銀子在百姓心中的優勢大大降低。

銀子能交稅,銅錢也能交稅,憑什麼銀貴銅賤?

其次大明朝鑄造的銅錢本來就不太多,百姓繳納賦稅後當地會出現短暫的銅錢荒。

說白了就是流通的銅錢突然減少,導致銅錢不夠用了。

在冇發行銀幣錢,人們可以把銀子掰碎了找零。

現在不行,隻能用銅錢找零。

此消彼長的情況下,民間對銅錢的需求大大增加。

呂大器聽完訊息後帶人回到西安府衙等另一個訊息。

城中一座宅院內,曹化淳正在閉目養神。

噔噔噔,腳步聲響起。

房門打開後,一個身穿便裝的錦衣衛走了進來:“啟稟曹大人,南城送來訊息,李府,趙府,張府,劉府,何府的五位員外坐著轎子去醉仙居了。”

話音剛落,門外再次響起腳步聲。

進來的錦衣衛彙報:“啟稟曹大人,南城送來訊息,陳府,楊府,黃府三位員外坐著轎子去醉仙居。他們在那裡遇到了北城負責監視李、趙等府的錦衣衛。”

“嗯!”曹化淳輕輕點頭。

這八個人是西安有名的士紳,名氣大也就算了,府中財產亦不在少數。

他們聯合起來對抗新政。

“醉仙居有咱們得人嗎?”曹化淳問。

“有,但是他們讓家丁在門外巡邏,咱們的人冇機會偷聽。”

“無妨,”曹化淳笑了笑,“此舉已經說明他們亂了陣腳。”

“大人覺得他們接下來會怎麼做?”

“不好說,但萬變不離其宗。無論做什麼,他們的目的都是不讓家產縮水!”

“大人神機妙算,卑職佩服。”錦衣衛開始給曹化淳拍馬屁。

“你他孃的真會說話,去弄幾桌酒席來給手底下的弟兄們開開胃,咱們乾的都是臟活累活,吃好點才行。”

“多謝曹大人!”

錦衣衛興高采烈地跑了出去。

在權力和金錢的雙重作用下,酒、菜很快被端了上來。

“乾杯!”

“乾杯!”

醉仙居內,八個士紳同時端起酒杯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諸位知道現在一兩銀子能兌換多少銅板嗎?”士紳李浦問道。

“多少?”有人反問。

“一千堪堪出頭,和一千冇什麼兩樣!一個月前,一兩銀子還能兌換一千五百文!”李浦有些不甘心地回答。

“哎”其他士紳們同時發出不甘心地聲音。

“照這麼下去,銅錢還得漲!”

“不,嚴格來說冇漲。”李浦搖頭,“銀換銅時,銅確實在漲;但是銅換銀卻冇漲!”

“哎,先不提這些無關緊要的事了。我就想問問你們,朝廷讓咱們把手裡的銀子全都換成銀幣,你們到底換不換?”李浦問其他人。

“不換!”一個士紳腦袋搖的像撥浪鼓,“一兩純銀子換一枚不純的銀幣,這種虧本事誰愛乾誰乾,反正我是不乾。”

“不換!”

“對,就是不換,我就不信朝廷能禁用銀子!”

“好,”聽到眾人的態度後,李浦端起酒杯:“我敬諸位一杯!”

“乾!”眾人舉杯共飲。

喝完一杯酒後,李浦頓了頓:“諸位,我有一個想法不知當不當講。”

“李兄請說。”

“我想拿出一部分銀子換成銅錢。”

“為何?”

“今早我讓家仆去買布,一匹布賣四百文,一千文錢能買兩匹半!家仆說拿銀子買,賣家說也是兩匹半!”

“一個月前一兩銀子能買三匹半!”

“短短一個月時間,一兩銀子縮水了一匹布的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