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44章 初到揚州府

26

-

“來了多少人?”夏允彝問。

“一百人保護夏大人安危,剩下的一百一十人守衛孝陵。”梅春回答。

夏允彝眼淚差點掉下來。

守護皇陵的孝陵衛竟然被派來保護他。

這是什麼待遇?

前所未有的待遇!

感動之餘,夏允彝又有些擔心。

這夥孝陵衛太弱了。

不僅隻有一百人,而且給他的感覺還很弱。

甚至比老弱病殘還要弱。

老弱病殘最起碼裝備還算齊全,反觀這夥人的裝備比土匪流寇強點有限。

可不管怎麼說都是皇帝的一番好意,他除了感激還是感激。

確認手續無誤後,一行人共同啟程前往揚州。

曆史上揚州失陷後,弘光帝朱由崧望風而逃。

趙之龍帶頭投降,大部分南京守軍也都跟著放下武器選擇投降。

不過也有例外。

大明孝陵衛就是其中之一。

在末代指揮使梅春的帶領下,二百多孝陵衛士兵每人帶了一把柴,在晚上火燒城門試圖趁亂奪回城門控製權。由於清軍人多勢眾,梅春兵敗,帶著十八人退回孝陵衛死守。

見對方隻有十八人,清軍派出五十人圍攻,結果五十人全部被殺。

再派兵,又被殺光。

前前後後總共派出三百人圍剿,戰至最後孝陵衛僅存一人,清軍存三人。

三人圍攻下,孝陵衛士兵用勾刀劃破一個清軍的肚子後才被殺死。

活下來的兩個清軍士兵苟延殘喘地跑了回去。

十八對三百,可謂勇矣!

崇禎為什麼調動孝陵衛?

一是忠誠,二是戰力不俗,三是與南京兩夥勢力都冇有瓜葛。

除了這些,最主要的還是震懾力。

無論背後黑手是誰,在動夏允彝之前必須動孝陵衛。

動孝陵衛意味著什麼?

謀反!

崇禎正愁冇理由殺人呢,隻要他們敢動,崇禎就能大殺特殺。

在孝陵衛的保護下,夏允彝順利到達揚州府。

揚州府的情況比夏允彝想象中還要複雜。

知府被停職帶來的影響非常大。

首先是地方治安,白天百姓糾紛不斷,晚上盜賊四處作案。

民怨載道。

其次是營商環境。

大部分商戶都不敢開門營業,生怕被王之心征收商稅。

最關鍵的一個問題

馬上就要收秋糧了。

朝廷對官員考覈的標準非常多,最重要的一項就是賦稅。

什麼都能拖欠,唯獨不能拖欠賦稅。

能及時足額上交賦稅,名聲再差也是好官。

反之,名聲再好也是不及格的官員。

他來揚州府當欽差,在此期間的賦稅征收工作理所當然的落在他身上。

看著麵前堆積如山的公文,夏允彝苦笑了一聲:“人呐不能自大,否則倒黴的還是自己。”

喝完一壺茶後,夏允彝升堂議事。

揚州府衙的官員有很多。

除了已經被停職的揚州知府張煌言外,還有同知,通判,推官,照磨,經曆,檢校,司獄等入流或者未入流的官員。

同知:負責地方征糧、鹽稅、捕盜、江防等事務。

通判:負責運糧、水利、訴訟等事務,另外還有監察知府的責任。

推官:專掌刑名,也是就專門審理案件。

照磨:稽覈審計

大部分人都是主管一個領域,併兼管另外一個領域。這樣在某個官員外出或者請假時,府衙不會因此停擺。

“欽差大人,這些公文都急著處理,請大人暫行知府之權。”揚州府通判率先說道。

“是啊大人,我這也有好多檔案需要處理,請大人過目!”揚州府同知跟著說道。

其他人紛紛向前,懇請夏允彝先處理他們的公文。

“諸位”夏允彝向前伸出雙手上下襬動:“諸位都彆急,先容本官說,可否?”

眾人紛紛停下來:“大人請!”

“好。”夏允彝站起來倒揹著手走了兩圈。

在眾人的注視下,夏允彝停下開口說道:“本官是來揚州府查案的,按理說其他的事一概不管。可馬上就要征收秋糧了,這是國之大事,不可耽誤!”

“是是是,大人說的是。”官員們麵帶笑意。

“可是要管的話”夏允彝頓了頓,提高聲調:“管可以,但是需要諸位的配合。配合好了,大家相安無事。配合不好,本官和你們一起被免職問罪。”

“丘致中的事大家應該都知道了,我來揚州府前就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準備,所以不在乎被定什麼罪。”

這句話讓在場的官員沉默了一會。

大家都是聰明人,從夏允彝的話裡聽出了商量和威脅。

不好好配合,夏允彝會把所有人拉下水。反之要是配合好,夏允彝會保大家相安無事。

“大人放心,我等自當儘力。”

“是啊大人,我們會各司其職做好手頭的事。”

在揚州府官員將他拉上賊船前,夏允彝順利地將揚州府的官員拉上了他的賊船。

同樣是賊船,誰掌舵誰占據主動權。

“那好,”夏允彝開始發號施令:“揚州府同知,你立刻把手上的人一分為二。一半人在白天巡邏維持秩序,並向城中各商戶承諾,朝廷不會加派商稅,讓他們放心開門營業。”

“另一半人晚上巡夜維持治安,凡遇盜匪不用請示直接射殺!一個月後論功行賞!”

“記住,如果誰敢殺良冒功我會請旨夷他三族!”

“卑職領命。”揚州府同知施禮離開。

“揚州府通判何在?”

“卑職在。”

“你把手上的人都派出去,讓他們和裡長、鄉紳照會一聲,就說朝廷會妥善處理開礦案,給所有人一個交代。”

“同時警告他們不要以案子影響大為藉口拖欠賦稅,近在咫尺的南京城什麼都缺,唯獨不缺士兵!”

“卑職領命!”

在夏允彝的安排下,絕大多數官員都被安排了任務。

隨著離開的人越來越多,偌大的府衙大堂裡隻剩下三個人。

欽差夏允彝,揚州府推官,揚州府司獄。

推官掌刑名,司獄掌刑獄。

前者負責審案,後者負責關押犯人。

“兩位,”夏允彝盯著他們的臉:“都說說吧,南京吏部郎中徐一範的兒子徐明弼是怎麼死的?”

“說明白了,大家相安無事。”

“說不明白”夏允彝看向門外。

推官和司獄順著夏允彝的目光往外看。

隻見門外的孝陵衛士兵,正在梅春的帶領下熟悉衙門裡的刑具。

“小心點,這玩意夾手可疼了。”

“彆動藤條上麵的刺,那玩意打人才爽呢,”

“他媽的一幫廢物,燒了半天烙鐵還冇燒紅呢?”

“水裡多加鹽,一會往傷口上倒的時候慢慢倒,彆浪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