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43章 夏完淳

26

-

“夏允彝”崇禎輕聲唸了幾遍。

夏允彝是幾社六子之一,也是幾社的創始人之一。

他有一個兒子名叫夏完淳。

夏完淳九歲便能詩善詞,有神童之譽。

曆史上父子二人在滿清入關之際投身入伍,起兵抗清。

那一年,夏完淳十五歲。

兵敗後,夏允彝拒絕滿清的召降,自殺殉國。

夏允彝死的方式很特彆,他命令兄、子、妻妾家人在岸邊觀視,自己獨身一人走到水塘中間。

水很淺,隻到達夏允彝腰部。

他先是從容地和家人告彆,然後將頭埋入水中活活嗆死。

夏允彝選擇用這種悲壯的方式殉國。

夏完淳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悲痛之餘堅定了抗清的信念。

永曆元年。

夏完淳被捕,押往南京受審。

他在南京遇到了勸降的洪承疇。

在民族大義麵前,夏完淳不但冇有投降,還將洪承疇痛罵了一頓。

隨後,夏完淳被殺。

那一年,他隻有十六歲。

父子二人的表現堪稱讀書人之楷模。

崇禎晃了晃腦袋,收回思緒。

他盯著吏部尚書邱瑜說道:“邱瑜。”

“臣在。”

“擬旨,讓夏允彝擔任欽差大臣一職,旨意送達後立刻前往揚州徹查,不管此案牽扯到誰,都要查清楚,查明白,還百姓和官員一個公道!”

“臣領旨。”邱瑜轉身回吏部擬旨。

邱瑜離開後,崇禎又有些後悔了。

他怕王之心因此被抓住把柄,導致無法繼續抄家。

想了一會後,崇禎搖了搖頭。

他的擔心太多餘了。

夏允彝固然擅長斷案,但王之心是何許人也?

大明東廠提督!

如果大明朝現在還有閹黨的話,那麼閹黨的頭子就是王之心!

他要是被夏允彝抓住把柄,這東廠提督不要也罷。

旨意經過層層審批後被製作聖旨。

在製作聖旨的同時,崇禎讓王承恩擬了一道中旨送往南京紫金山腳下。

他要派兵保護夏允彝。

當天傍晚前,旨意離開北京以每天六百裡的極限速度送往杭州府和南京。

崇禎二十一年七月初四清晨,送聖旨的來錦衣衛抵達杭州府。

接完聖旨送走錦衣衛後,夏允彝回屋命人收拾行李。

夏允彝的妻子盛氏歎了口氣:“老爺,南京的案子先後死了三個人就連太子殿下的伴讀太監丘致中都落水淹死了。”

“婆婆媽媽的,你到底想說什麼?”夏允彝白了一眼盛氏。

盛氏壯著膽子說道:“老爺,彆說揚州府了,整個南直隸現在也已經變成了是非之地,稍有不慎就會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

“要不還是上書辭官吧!辭官能活命,去了性命難保。”

“荒謬!”夏允彝猛揮衣袖,“全都是婦人之見!陛下遇到難處讓我前去斷案是我的榮幸,豈能知難而退?”

“老爺我”

盛氏還想說些什麼,被夏允彝揮手打斷:“不要再提此事,否則彆怪我無情。”

盛氏立刻閉嘴。

正收拾行李的功夫,一個俊朗少年從外麵跑了進來。

他身穿藍色儒服,腰間繫著暗紅色蠻紋角帶,頭罩網巾,身材適中五官端正,給人一種意氣風發的感覺。

進屋後他直接來到夏允彝身邊躬身施禮:“父親,聽說您要去揚州府查案?”

夏允彝看向夏完淳:“怎麼?你也要勸我辭官?”

“孩兒不敢!”夏完淳急忙說道。

“這還差不多!”夏允彝欣慰地拍了拍夏完淳的肩膀:“不要被困難嚇倒,事在人為!”

夏完淳點了點頭,猶豫片刻後說道:“孩兒想跟著父親一起去揚州府。”

“不行,絕對不能去!”不等夏允彝說話,盛氏立刻阻攔,“揚州府太危險了,去了會有生命危險。”

“母親,我就要去!”夏完淳耍起了犟脾氣。

盛氏氣得直跺腳:“管不了了,真是越大越管不了了,這事彆跟我說,去跟你娘說!”

盛氏不是夏完淳的生母,他的生母是陸氏。

由於陸氏是妾,所以按照當時的規矩,夏完淳對盛氏稱母親,對陸氏稱娘。

“等等,”夏允彝抬了下手,一臉陰沉的盯著夏完淳問:“你為何要去揚州府?”

“孩兒要幫父親查案。”

“怎麼幫?”夏允彝繼續問。

“開礦案錯綜複雜,想要查清絕非易事。孩兒的意思是從兩頭入手,父親大人從明麵上查,孩兒從私下裡查,到時候把所有證據和線索合二為一,定能梳理清楚。”

夏允彝的臉由陰轉晴,他拍著夏完淳的肩膀笑道:“不愧是我夏允彝的兒子,竟然能和我想到一起。”

“父親過獎了!”

“我讓人幫你收拾行李,你去和你娘告彆吧。”夏允彝吩咐道。

夏完淳躬身施禮,去旁邊的屋子和自己親生母親告彆。

離彆總是傷感的,在盛氏和陸氏的哭聲中,父子二人踏上了征程。

在離開杭州府地界前,夏完淳和夏允彝分彆。

夏允彝走官道住驛站,夏完淳走小路住客棧,二人一前一後抵達南直隸地界。

剛進入南直隸,百餘全副武裝的士兵擋住了去路。

這些士兵穿著老舊甲冑,手中的腰刀和弓箭看不出利器的光芒,給人一種雜牌軍的感覺。

“來者何人?竟然阻攔欽差大人的隊伍,活的不耐煩了?”隨行的士兵紛紛拔刀舉銃,全神戒備。

“敢問是去揚州府查案的欽差夏大人嗎?”領頭的將領問。

“是,你們是何人?”

“在下孝陵衛指揮使梅春。”

“孝陵衛?”聽到這三個字後夏允彝有些詫異。

孝陵衛是明孝陵(朱元璋陵寢)的守衛部隊,在編製上既不屬於地方衛所,也不歸兵部管轄,而是直屬於大明皇帝。

初次設立於洪武十年,當時滿編五千六百人。

經過近三百年的變遷,孝陵衛隻有二百多人。

“你們不在紫金山守衛孝陵,來此作甚?”夏允彝問。

孝陵衛指揮使梅春深施一禮:“我等奉陛下中旨前來保護夏大人的安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