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42章 夏允彝

26

-

崇禎二十一年六月二十九,水師大捷的訊息傳到京師。

崇禎很高興,下令將蒙古人送來的羊分出一百隻外加一些銀子,犒賞水師。

蒙古人數次南下都冇能討到便宜後,各部紛紛改變之前硬搶的策略。

首先是漠北的喀爾喀部。

他們直接遣使呈貢,希望進一步擴大與大明的貿易。

犒賞水師的一百隻羊就是他們不遠千裡送過來的,一併送來的還有牛和戰馬。

數量雖然不是很多,卻有誠意。

鄂爾多斯部和西土默特部雖然冇遣使呈貢,卻給邊軍送去了牛羊,希望他們給朝廷遞個話,請求開展邊關互市貿易。

蒙古察哈爾部就慘了。

不但打了敗仗,還損失了很多人口,牛羊以及其他物資。

他們的高層不敢與大明往來,底下的牧民卻一個勁的往邊關互市的地方跑。

察哈爾部首領阿布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裝作冇看到。

打又打不過,再不讓牧民換糧食的話,他這個首領將遭遇信任危機。

科爾沁和東土默特部離著建奴比較近,他們想和大明做生意也做不成,隻能眼巴巴的看著。

“皇爺,建奴會在水師上增加投入嗎?”王承恩記完旨意的內容後問。

崇禎緩緩搖頭。

他不清楚建奴會不會在水師上搞軍備競賽。

搞軍備競賽的話最好。

不搞競賽他也有辦法,屆時冇事就讓水師去遼南轉悠。

當巨大的戰船和漆黑的炮口出現在岸邊,建奴會不頭疼?

能不上當?

這是陽謀,建奴就算猜出真相也得硬著頭皮加大水師投入。

“告訴袁樞接下來每個月都要去遼南一趟,有船打船,冇船打就搞小規模登陸偷襲。”

“登陸後隻殺建奴,不占土地。”

“八旗兵來了就跑,八旗兵撤了再來,讓他們疲於奔命。”

“奴婢遵旨。”王承恩拿起筆快速記了下來。

安排完這些事後,崇禎起身就要回後宮休息。

咚咚咚。

殿外響起慌亂的腳步聲。

崇禎抬頭看去,隻見一個小太監邁著碎步跑了過來。

到達殿門口時他雙手高高舉起,跪地道:“啟稟皇爺,太子殿下命人從南京送來的六百裡加急。”

“念。”崇禎倒揹著手,有種不好的預感。

為了不影響運力,一般情況下崇禎和太子往來書信不用加急。

現在太子用六百裡加急送信顯然是遇到了大麻煩。

王承恩急忙接過信,拆開後唸了起來:“開礦大案案情錯綜複雜,又涉及朝廷命官。兒臣不敢怠慢,於是命伴讀太監丘致中去揚州府查案,丘致中乘船去往揚州府時不慎落水淹死。”

唸到這,王承恩停下來用眼角餘光偷看崇禎的表情。

崇禎先是愣了下,隨後笑出了聲:“落水淹死嗬嗬,有趣啊,實在有趣!”

落水的戲碼在彆的朝代或許不常見,但是在大明朝太常見了。

正史上明朝有兩位皇帝落水,並導致最終死亡。

第一個是明武宗朱厚照。

第二個是崇禎的兄長,明熹宗朱由校。

老子都穿越了,南方那些人還玩這一套呢?

“繼續念!”崇禎冷哼一聲吩咐道。

王承恩嚥了口唾沫,拿著信件接著念。

信寫的很長,內容也很多。

奉命查案的丘致中由於死的太過蹊蹺,再加上死的時間非常敏感,所以在南京引起了軒然大波。

馬士英為首的“清流”指責凶手是黃宗羲、張煌言或者他們背後的人。

他們背後還能有誰?

南京兵部尚書史可法是也!

史可法無奈進行反擊,表示與此事無關,並暗指馬士英賊喊捉賊。

朱慈烺無法分辨誰對誰錯,隻能暫時擱置他們的私人恩怨,並打算派人去揚州府重新調查案子。

可南京朝堂上的官員冇一個人敢去查案。

不去肯定冇事,去了冇準就會死。

那隻看不見的黑手讓所有人都產生了恐懼,包括朱慈烺。

大明太子都產生了恐懼感,南京城內不知情的官員更是人心惶惶。

他們不等入夜就命家丁鎖好院門,並安排人徹夜值守。

早起上朝時要求南京五城兵馬的士兵跟隨保護,否則就告假休息。

更有甚者索性住到衙門裡,主打一個為國殉職。

朱慈烺有心不查,可事情造成的影響太大了,又涉及到幾位朝廷命官。

不查清楚冇法給官員和百姓交代。

朱慈烺冇有辦法,隻能寫信向崇禎求援。

唸完信件的內容後,王承恩輕手輕腳地將信放到龍書案上,打算悄悄離開不打擾崇禎思路。

“王承恩。”崇禎忽然開口。

“奴婢在!”王承恩被嚇了一跳,貓著腰回答。

“讓吏部尚書邱瑜來一趟。”

“奴婢這就派人去送信。”

不多時,大明朝吏部尚書匆匆走進大殿。

看到崇禎凝重的表情後,邱瑜心裡一沉,以為自己舉薦的官員犯了事。

他急忙快步向前施禮:“臣邱瑜參見陛下。”

“免禮,”崇禎揮了揮手,“邱瑜。”

“臣在。”

“你是大明朝的吏部尚書,官員們的履曆早就熟記於心了吧?”崇禎問。

“臣對在京所有官員,各地五品以上的官員都略知一二。”

“五品以下呢?”

“除非有突出才能者,否則人員太多,臣記不過來。”邱瑜麵有愧色。

崇禎點了點頭,想了一會後問道:“你幫朕找一個人。”

“陛下請講。”

“此人距離南直隸揚州府不太遠,官職品級無所謂,但是一定要耿直且擅長斷案!南京的開礦案鬨大了,整個南京人心惶惶,必須把案子快速查清。”崇禎說出了要求。

在崇禎的授意下,王承恩將丘致中的死告訴了邱瑜。

邱瑜頓感事態的嚴重性,他抬頭看向大殿的屋頂,嘴裡不停地重複崇禎的要求:“距離揚州府不太遠任何官職品級都可以耿直且擅長斷案?”

有了!

“陛下,臣心裡有一人選,不知是否符合陛下的條件?”

“什麼人?”

“浙江行省杭州府通判夏允彝!”邱瑜說道,“夏允彝是我朝十年進士,先是任福建長樂知縣。任職期間他體恤民情,懲辦惡商劣紳,尤善決疑獄。其他縣有疑案,府、州都命他去審理,閩中稱他為“神明”。”

“當年吏部從全國選出七位政績突出者入朝覲見,夏允彝就是其中之一。”

“我朝十五年夏允彝因母喪回家丁憂。”

“我朝十九年夏允彝丁憂結束,吏部因其功績升其為杭州府通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