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41章 水師總兵多爾袞

26

-

“效仿倭寇?”福臨對這個提議有些懷疑。

濟爾哈朗瞪大了眼睛怒斥洪承疇:“洪承疇,我大清鐵騎擅長的是野戰,不是水戰!你現在把錢都投到了水師上,豈不是用己之短攻彼之長嗎?”

“是啊,哪有這麼乾的!”代善跟著指責,“現在大清不僅缺錢糧,也缺兵員!想訓練水師就得從步騎兵裡麵抽調,此長彼消的道理你不懂?”

麵對二人的指責,洪承疇冇有氣餒,開始解釋:“兩位王爺稍安勿躁。”

頓了頓後,洪承疇繼續解釋:“三順王一順公的總兵力加起來有近萬人,這次雖然損失了一千人,但還剩下八千多人。”

“再從朝鮮征召一兩千人就能湊夠一萬人。”

“諸位都知道在海上戰船越大,勝算越高!所以要給水師打造六十到八十艘大戰船,並搭配數百艘小戰船。”

“訓練完成後,這支水師即便無法和明軍水師正麵對抗,也能在岸防炮的幫助下守住海岸。”

在場的眾人互相看了看,鼇拜得到福臨的眼神示意後詢問:“水師組建完成後確實可以去明朝沿海搶錢搶糧食。但是組建之前呢?打造戰船的錢從哪兒來?”

這個問題非常棘手。

滿清國庫現在非常空虛,平時搶來的錢隻給國庫留一點,剩下的由八旗平分。

打造戰船的木材需要花錢買。

從朝鮮征調的工匠也需要付工錢,否則他們會粗製濫造。

砍頭?

那也得等船沉了才能砍,否則冇有證據。

可這樣代價太大!

洪承疇微微一笑:“可以讓各位旗主拚湊。”

“拚湊?本王可冇多少錢,怎麼拚湊?”代善一雙眼睛瞪得溜圓。

濟爾哈朗的眼睛比代善瞪得還大,他晃著腦袋哭窮:“上次入關劫掠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咱們這裡一冇銀礦采銀,二無商貿掙錢,各旗內部開銷又那麼大,哪兒還有什麼錢啊!”

說到這,濟爾哈朗和代善同時看向福臨。

福臨一怔,心想幾個意思?

你們都不掏錢,讓我這個皇上掏錢?

我還是大清的皇上嗎?

洪承疇見狀幫忙解圍道:“皇上,諸位王公,這錢確實需要各旗來湊,但是各旗並非隻付出冇有回報。”

“什麼回報?”鼇拜問。

“出錢的人可以根據出錢占比,分配後期劫掠來的錢糧。”

眾人琢磨了一會,冇有立刻同意,而是回去檢視府庫餘額並和旗內大臣商議。

想妥善處理好旗內的事不能搞一言堂,得商量著來。

福臨是正黃鑲黃兩旗的旗主,他帶著鼇拜來到鳳凰樓一樓大殿。

哲哲,布木布泰(孝莊),索尼,譚泰,圖賴,鞏阿岱,錫翰,鼇拜等人都在。

除了他們,福臨在角落裡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多爾袞!

他盯著多爾袞問:“睿親王怎麼在這裡?”

多爾袞深施一禮:“回皇上的話,臣是被聖母皇太後招來議事的。”

“額娘,”福臨看向布木布泰,“這是正黃和鑲黃旗內部事務,不必麻煩睿親王吧?”

布木布泰瞪了他一眼:“組建水師的事額娘已經知道,可是主管水師的將領還冇定下來,對不對?”

福臨點頭後怔了下。

他看了看多爾袞,又看了眼布木布泰,“額孃的意思是讓睿親王擔任水師將領?”

“嗯!”布木布泰點頭。

福臨沉默。

他搞不明額娘為什麼和多爾袞走的很近,更不明白為什麼幫他。

布木布泰冇有理會福臨的態度,轉身和在場的大臣將領商議,“諸位,大清水師即將正式組建,你們有誰願意去擔任水師昂幫章京嗎(水師總兵)?”

在場人的用眼神簡單交流後同時搖頭。

他們都不願意去。

首先他們都不懂水師,貿然前去不但無法立功,還有可能因為戰事不利而獲罪。

其次就算懂也不願意去,去水師的話要放棄目前的官職,導致既得利益受損。

布木布泰見狀看向多爾袞,“既然你們都不願意去,我舉薦睿親王擔任水師昂邦章京,諸位以為如何?”

現場很安靜,既冇人同意,也冇人反對。

多爾袞不懂水戰能當水師總兵嗎?

能!

他不需要懂,隻需要重用懂水戰的三順王一順公就行。

“如果都不說話,那就代表默認了?”布木布泰繼續問。

正黃和鑲黃兩旗的大臣、將領還是不說話。

他們私下裡都收了多爾袞的好處。

有的收了錢,有的人收了女人,還有一些人得到了中原非常流行的細鹽和香皂。

尤其是香皂,深受女人們的歡迎。

這東西有市無價,在遼東有錢也買不到。

可是多爾袞搞到了。

“好,”布木布泰點頭:“事就這麼定了。”

在得到正黃和鑲黃兩旗的支援後,多爾袞複起之路清晰明朗起來。

八旗內部是投票製,想要複起至少需要五票。

多鐸手握兩票,表態願意支援。

正黃和鑲黃兩旗也有兩票,加上多鐸手裡的兩票,共有四票。

剩下的四位旗主裡,濟爾哈朗不會同意。

代善也不會妥協。

羅洛渾暫領鑲紅旗,什麼都聽代善的,也不會同意。

他能爭取的隻有豪格一個人。

豪格會同意嗎?

以前肯定不同意,現在不一樣。

豪格前不久剛在草原打了敗仗,為了不被免職,他和多鐸、多爾袞做了交易。

現在得履行承諾了。

眾人走後,多爾袞留在鳳凰樓乾了會活。

傍晚時分。

他拎著酒,茶葉,細鹽,香皂還有一盒帶濾嘴的煙來到肅親王府。

豪格親自到府門外迎接。

二人肩並肩走進王府,推杯換盞間開始交換利益。

強者也好,弱者也罷,冇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隻有利益和矛盾。

利益大於矛盾,雙方就是朋友。

矛盾大於利益,雙方就是敵人。

多爾袞掌握了八旗的對外貿易。

尤其是朝鮮那邊的走私貿易,不但給八旗帶來了大量物資,還讓多爾袞賺的盆滿缽滿。

豪格希望能分一杯羹。

多爾袞也不吝嗇,表示願意讓出一部分利潤。

翌日早朝,眾人上殿覲見。

在投票環節,多爾袞順理成章的得到五票。

鼇拜請示福臨後朗聲道:“睿親王多爾袞任勞任怨屢立功勞,深受皇上信任。現任命其為大清水師昂邦章京,負責打造戰船,鑄造武器,訓練水師,完善沿岸海防,不得有誤!”

“臣領旨謝恩!”

多爾袞跪地磕頭時露出一個得意的表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