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38章 海戰

26

-

孔有德水師集結駛出港口時,明軍水師一分為二。

大戰船正在遠處緩慢行駛,小戰船正快速向岸邊靠攏準備登岸。

炮台雖然用火炮進行了攻擊,但小戰船目標小,移動速度快,炮彈很難命中。

在連續放了兩輪空炮後,明軍鳥船距離岸邊越來越近。

轟!

孔有德用船上的火炮攻擊明軍。

明軍鳥船立刻撤退,孔有德在座船上用旗語傳達軍令:從左右兩翼占據上風向,然後集中火力朝明軍座船(旗艦)發動進攻!

孔有德的是毛文龍的部下,熟悉水戰之法。

他深知隻要把明軍水師座船擊沉,明軍不戰自潰。

袁樞見狀立刻傳令:跟緊座船。

他要遠離岸防炮的射程範圍,然後和孔有德麵對麵的打一場。

由於是逆風行駛,雙方都選擇了走之字。

孔有德戰船冇有攜帶糧食,負載輕,很快追上了明軍。

雙方開始並排行駛。

海麵上,雙方艦隊距離越來越近。

從東往西分彆是孔有德水師左翼,明軍水師右翼,明軍水師左翼,孔有德水師右翼。

悄無聲息間,孔有德從左右兩側完成了包圍。

就在孔有德水師想繼續往上風向行駛的時候,明軍戰船突然向他們靠攏。

“快開炮!”看著明軍座船越來越近,孔有德激動地喊道。

“大人,還冇到火炮射程。”有人提醒。

“提前準備好,進入火炮射程後直接開”不等孔有德話說完,明軍火炮率先開炮。

轟!

四枚彈丸從明軍座船上激射而出,其中三枚都射偏了,最後一枚砸在孔有德戰船的船舷上。

砰,巨大的衝擊力讓整艘船都晃了一下。

船舷上的木頭能扛住普通輕型火炮,卻扛不住紅夷大炮。

船舷被炮彈砸出一個缺口。

炮彈餘勢不減,在甲板上滾動向前。

士兵們紛紛躲避,引起一陣騷動。

孔有德是戰場上的老兵,他很快意識到明軍將紅夷大炮搬到了船上。

“媽的,明軍也太豪橫了,竟然把紅夷大炮搬到了船上!”

不怪孔有德感慨,按照普通的鑄炮方法,一門紅夷大炮加上配套彈藥、炮車的成本在六百兩銀子左右。

而一艘鳥船的成本也才八百兩銀子!

錢倒還是其次,鑄炮需要的時間纔是最大問題。

船一旦沉了,好不容易鑄成的火炮也將沉入水底。

眼看明軍的紅夷大炮即將重新裝填完畢,孔有德急忙下令,“快後退,不要與明軍並排而行!”

士兵們急忙調整風帆,讓戰由之前的逆風而行變為順風行駛。

在風力的作用下,孔有德來到明軍後方,也就是明軍下風向位置。

袁樞等的就是這個時機,他冷笑一聲下令道:“進攻!”

明軍水師官兵操作船帆和船舵,在風力的作用下,戰船宛如離弦之箭衝向孔有德座船。

海麵上狂風怒吼,高聳的波浪不斷拍打著船身,發出砰砰的響聲。

孔有德大驚,他的戰船處於下風向。

火炮開炮後產生的硝煙不但會阻擋己方視線,火箭,噴筒等武器的作用會大打折扣。

無奈之下他隻能下令繼續後退。

海風呼嘯間,孔有德的座船衝出去數裡遠。

袁樞冇有追趕,而是指揮座船朝其他敵船發動進攻。

海麵上雙方戰船開始混戰。

轟!

明軍另一艘龍骨炮船上的四門紅夷大炮率先開炮,其他火炮跟著開炮。

大個實心彈輕而易舉地擊碎木頭,鑽進船艙。

由於中彈位置很高,海水隻是少量湧入。

上層甲板。

明軍火炮並未齊射,而是一門接著一門的開炮,用持續火力壓製對麵。

密集的百子連珠彈壓得建奴士兵抬不起頭來。

他們期間雖然也開炮試圖反擊,但火炮的數量太少,放完後根本冇有機會進行二次裝填。

“平射,射他們戰船的吃水線!”曾英指揮紅夷大炮不停地開炮。

“快向他們靠攏。”

炮聲中,兩艘戰船相距不足百步。

八十步時,明軍鳥銃兵放銃,繼續壓製對方甲板上的士兵,讓他們無法反擊。

五十步時,明軍對著敵方戰船的風帆放火箭。

帆布一旦著火根本無法施救,整艘船徹底失去動力無法移動,隻能原地捱揍。

敵船上的將領深諳此理,他舉著盾牌大吼:“降帆,快降下風帆。”

嗖嗖——

一道道火雨激射而來,粘在風帆上燃起了大火。

建奴士兵手舉盾牌,頂著彈雨和火雨,用甲板上提前準備好的海水滅火。

火焰產生的濃煙和滅火時的水汽讓他們失去了視野。

“快升帆撤退!”建奴戰船將領下令。

現在他們的戰船已經被明軍死死按在海麵上摩擦,再不走的話船毀人亡。

在他們忙碌的同時,曾英的戰船已經來到二十步外。

“放!”

隨著曾英一聲令下,明軍水師開始了第二波攻勢。

火箭,噴筒,火磚、火藥桶等易燃易爆物一股腦的扔了過去。

爆炸聲中,火焰升騰。

建奴戰船一片火海。

士兵們捂著口鼻不停地咳嗽,在黑煙中尋找新鮮空氣。

可整艘船都被黑煙籠罩,根本冇有呼吸新鮮空氣的地方。

轟——

紅夷大炮再次開炮。

彈丸擊中船艙,將之前的缺口擴大了數倍。

風浪將海水高高捲起,湧入船艙。

隨著湧入的海水越來越多,戰船開始傾斜。

建奴水師士兵頓時亂作一團。

有人大喊:“船艙漏了,快想辦法堵住,咳咳咳!”

“水太多了,冇法堵也堵不住。”

“船要沉了,弟兄們快逃啊!”

“往哪兒逃?”

“跳海!”

建奴士兵知道大勢已去,不得不縱身跳入海水之中。

波濤洶湧的海浪中,這些善水的士兵很快力竭不支,被海水淹冇。

戰船的殘骸,漂浮的屍體隨著海水上下起伏。

曾英冇有時間看海麵,立刻指揮戰船去幫助友軍。

友軍那邊打的並不是很順暢。

首先孔有德師承毛文龍,而毛文龍又在袁可立手下任過職,雙方戰術非常相似。

其次孔有德的兵力比明軍多,陸戰怕圍毆,水戰也怕圍毆。

所以明軍的戰術是用大福船及其他各類小船拖住敵軍主力,給龍骨炮船創造機會。

呼——

曾英的戰船衝到建奴水師戰船中間。

轟轟轟!

龍骨炮船上八門紅夷大炮,三十二門中型、輕型火炮宛如一隻海上巨獸,噴出了無儘的怒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