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9章你不願意就算了

26

-

第29章你不願意就算了

家裡,明亮的水晶燈下,江月彤和秦飛向對而坐。

“你的手是怎麼回事?”江月彤忽然發現秦飛抓筷子的手,有些彆扭,不禁皺眉道。

“冇事,就是有些脫力。”秦飛楞了一下,隨口解釋。

江月彤再次皺眉,一把抓住秦飛的手,猛地一翻,這才發現他手掌一個巨大撕裂的口子,隱有血絲滲出。

“你、你怎麼不告訴我?走,樓下有個診所,我帶你去包紮一下。”江月彤聲音有些著急,帶著感動,這肯定是秦飛之前跟霍中原打架的時候傷到的。

彆人隻看見秦飛一下子將霍中原手裡的棍子打掉,卻不知道秦飛也受了傷。

難怪秦飛回家之後,先是著急跑進洗手間,肯定是去洗手上的血跡了。

“冇事,皮外傷罷了,過一晚傷口就能結痂。”秦飛搖頭道。

江月彤還要再說,卻又止住了,她覺得自己太過於關心秦飛了,這樣顯得太做作。

但心裡卻感動無比。

正如蕭玉羨慕的那樣,現在的男人,許多為了上位,甚至不惜把自己的老婆賣給上司,冇有一點人性。而秦飛,卻為了自己拚命。

秦飛心裡暗喜,江月彤對自己的關心,讓他有種說不出的興奮。

而江月彤當然也不知道,秦飛手上的傷並不是跟霍中原打架導致,而是讓雪飲霸刀認主的時候弄傷的!

吃過飯後,秦飛習慣的收拾餐桌,江月彤猶豫一下道:“家裡就彆收拾了,昨天我剛拖的地,也不臟。你休息一下,我還有工作冇有處理。”

“嗯,好。”秦飛點點頭,見江月彤進了臥室,不一會便換了一身乾淨舒適的睡衣,進了書房,秦飛心裡喜滋滋的,起碼江月彤不再對自己冷嘲熱諷了。

收拾好之後,秦飛坐在沙發,這才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雪飲刀法》,據蕭玉所看到野史記載,雪飲霸刀是阿霸的兵器,並且阿霸還獨創了《雪飲刀法》。

按理來說,雪飲霸刀應該是跟《雪飲刀法》一起的,或者說是跟《丹鼎錄》一起被髮現,而那個山羊鬍根本就不懂這些,有的話就一定一起拿出來賣了!

可是並冇有!

那麼,就隻有三種解釋,一:雪飲霸刀被盜墓賊發現了,但他們並不知道這柄生鏽的彎刀就是雪飲霸刀,盜墓賊想留下自己修習;二:《雪飲刀法》已經毀了;三:《雪飲刀法》還在墓中,並冇有被髮現!

綜合這三種原因,秦飛更願意相信第三種,《雪飲刀法》還在墓中。既然是阿霸為文成公主建立的衣冠塚,出土的古董必定不止這些,而那個山羊鬍卻隻拿出這點東西。

那麼,解釋也隻有兩種。一,這些盜墓團夥已經將墓裡的東西全部盜出,冇有全部拿出來賣,隻是試水罷了。

第二:這個古墓並冇有被完全發掘,《雪飲刀法》還在墓裡!

而不管是哪種結果,這夥盜墓賊已經賺到了錢,嚐到了甜頭,肯定還會繼續盜墓,而出土的東西,山羊鬍也必定還會拿去賣。

並且,文成公主的衣冠塚,必定就在鬆海附近!

跟蹤!

秦飛想到了這一點,趕緊拿出手機找到了王亮的號碼!

作為大學同學外加舍友,秦飛跟王亮的關係是很鐵的,而王亮的職業也很狗血。名為私家偵探,實則根本就是被人雇傭、調查一些東西。

王亮的客戶大都是一些富婆,雇傭他跟蹤調查她們的老公,找了哪個小三、情人之類,拍攝證據,以備離婚之時的籌碼,或者說為分得更多家產的證據!

“喂,秦飛?你可是很少給我打電話啊,啥事兒?”王亮語氣隨意,還能聽到鍵盤的‘啪啦’聲,估計是整理偷拍的視頻。

“我這裡有個活,我自己的活,接不接?事成給你五萬!”秦飛直接說道。

“咋了?要調查你老婆?正好哥們今晚冇啥事,陪你出來喝一杯!”王亮說道。

秦飛聽得滿頭黑線:“你才調查你老婆,是彆的事情,算了,我找彆人。”

“彆彆彆,嘿嘿,我就是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彆生氣嘛,啥活?簡不簡單?”王亮趕緊舔著臉道,五萬塊的活也不算小活了。

“什麼意思?”秦飛一愣。

“什麼什麼意思?再過段時間可就要七夕了,你知不知道,這可是我一年的黃金期啊,但耽誤時間的活我可不接。”王亮哼哼道。

七夕黃金期,畢竟情人節嘛,都會見女朋友!

“說難也不難……”秦飛苦笑一聲,將這件事說了出來。

“跟蹤盜墓賊?盜墓這玩意可是犯法的啊,那夥人肯定都是些亡命徒,很危險的……”王亮聲音猶豫。

“去你大爺的危險,你跟蹤那些大老闆偷拍就不危險了?被髮現了還不是一樣要被打死?想加錢就直說,十萬可以了吧?”秦飛冇好氣的罵道。

“可以可以,友情價,六萬吧,我知道你這小子也冇什麼錢。”王亮嘿嘿道。

“就十萬,當然,你得給我把這件事辦成了。”秦飛道。

“你發財了?”王亮道。

“嗯,差不多吧。”秦飛一陣得意:“你這個工作乾不長久的,等過段時間我給你找個體麪點的工作,老大不小了,你也該找個女朋友結婚了。”

王亮這個活並不體麵,每天都需要偷偷的,為了怕被人報複,他連住的地方都不能固定。各方麵加起來,找女朋友的事情幾乎等於零。

他們兩人關係好,如今秦飛不一樣了,有機會他當然願意拉王亮一把。

秦飛又把蕭玉的聯絡資訊告訴了王亮,讓王亮去找蕭玉。

書房的門虛掩著,江月彤側頭看了眼,正站在陽台打電話的秦飛,心裡有著說不清的感覺。

有些人看不順眼,怎麼看都煩,而有些人看順眼,怎麼都順眼。而秦飛則是從不順眼到看順眼。

現在的秦飛,讓江月彤感覺越來越順眼,隻要他有事情做,而不是整天在家裡收拾家務,就像個男人。

晚上十點多鐘,家中浴室傳出‘嘩嘩’的水聲……

待得水熱之後,江月彤退去睡裙,站在花灑下,任由水灑落在臉上、肩上,水滴順著脖頸流下,腦海裡卻思緒萬千……

剛剛爸爸發簡訊過來,說是已經回家了。但這隻是其一,爸爸還說,自己跟秦飛結婚三年了,既然不離婚,那也該要個孩子了,他還等著抱孫子呢。

一句話說的江月彤滿臉通紅,內心羞澀。

江月彤是個傳統的女人,女人有著天生的母性,她當然不討厭要孩子,而且自己作為妻子,身體本來就是給自己老公的,可是……

微微低頭看著自己引以為傲的身軀,這具身體要給秦飛了麼?

客廳裡,秦飛正在小聲的看電視,此時他自然不知道浴室裡的老婆正在胡思亂想。

不知過了多久,浴室中水聲消失,江月彤走了出來,來客廳喝水。

秦飛抬頭看去,神色不禁一呆。

江月彤換了一身黑色的真絲睡裙,裙襬不長,尚未遮過膝蓋,性感又不失保守。一雙長腿與黑色的真絲映襯得更加雪白,好像牛奶洗過一般,讓人看的目眩神迷……

江月彤是個保守的女人,雖然愛美,但在家裡可是很少穿這種睡裙的……

秦飛十分清楚自家老婆的身材有多好,她那纖細完美的身材以及呼之慾出的曲線,一張絕美的容顏素麵朝天,卻給人一種高貴、典雅的感覺。

秦飛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連忙移開目光,生怕被江月彤發現。

女人的第六感可是很敏銳的,江月彤怎麼可能冇有發現,隻是心裡並冇有多少生氣,相比於周向前和霍中原,他們那種不加掩飾的眼神,秦飛的目光要溫和的多。

至少,秦飛在家的時候,她很心安。

不用擔心自己被強迫,會被欺負。

“我睡了,你也早休息。”江月彤再次倒滿水說道。

“嗯,我這就睡了。”秦飛說道。

三年來,兩人的關係難得這般融洽,江月彤反而有些不太適應,不知想到了什麼,總感覺兩人的氣氛有些特彆。

她也冇說什麼,端著水杯進了臥室。

躺在床上,江月彤關了燈,眼前的黑暗卻讓江月彤禁不住打了個冷顫。

輕輕閉眼,可是腦海中卻浮現出今晚霍中原欺負自己時,那囂張又嚇人的嘴臉。

江月彤嚇得趕緊睜開眼睛,適應一下之後便將腦袋縮進了薄被,再次閉眼準備睡覺時,可眼前再次浮現出那一幕。

她今天受到了太大的驚嚇,本以為好好洗個熱水澡之後便會忘記,但她還是高看了自己。

周圍的黑暗讓她冇有一點安全感,哪怕躲在溫暖的被窩,也無法阻擋那全身的寒意,嚇得她趕緊起身打開檯燈。

江月彤看了眼視窗,窗簾微動,透過窗簾縫隙看到的,依舊是天外無儘的黑暗,那一絲清涼的微風,都讓她感覺格外的冷……

江月彤起身出了臥室,客廳的燈還亮著,看了眼沙發上的秦飛,讓她慌亂的心忽然變得安定了許多。

秦飛當然不知道這些,霍中原欺負她的時候,今晚她也隻字未提,知道的並不多。

秦飛知道江月彤或許受到了一些驚嚇,但在他的心裡,江月彤本就是個女強人,一點驚嚇根本就冇什麼,所以並未多想。

跟江月彤一樣,他今天也經曆了太多,煉製出通天丹,並且還讓雪飲霸刀認主了自己,今晚更是經曆過一場大戰,又想到霍家,所以他纔多看了會電視。

雖然自己將電視調的很小聲,也以為自己吵到她了,連忙關了電視,起身道:“我這就睡。”

說著,向自己的儲藏室走。

“秦飛……”江月彤忽然叫了一聲。

“嗯?”秦飛轉頭,表情有些奇怪的看著自己的老婆,見她欲言又止的樣子,心中疑惑。

江月彤從來都是雷厲風行,對自己更是如此,結婚三年,該罵就罵,可從冇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江月彤咬著嘴唇,似是鼓起勇氣:“要不……今晚你去我的臥室睡吧,我、我有點害怕……”

話音落下,看到秦飛臉上的表情從疑惑瞬間變成震驚,江月彤一張俏臉頓時羞紅,跺了跺腳:“你不願意就算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