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8章嗯,回家

26

-

第28章嗯,回家

“秦飛……秦飛?你怎麼了?你在想什麼呢?”正在秦飛陷入回憶的時候,聽到蕭玉奇怪的聲音。

秦飛晃了晃腦袋,將所有的情緒甩掉:“哦,冇什麼,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蕭玉卻是微微一愣:“原來你並不認識霍中原,是不是後悔了?”

“是有點後悔,早知道我就多扇他幾個耳光了。”秦飛似乎開了個玩笑,旋即道:“我會多留意的,但這件事我做的並不後悔,敢欺負我老婆,我纔不管他是誰!”

蕭玉抿抿嘴:“總之接下來當心一點。”

他們昨天才認識,最多算個普通朋友關係,蕭玉說話點到為止。隻是一雙美目忍不住多看了秦飛幾眼,之前她就覺得秦飛有些不一般,卻冇想到他竟是江家的上門女婿!

但在蕭玉看來,她並不在乎這也點,也絕不會因為秦飛的身份而有一絲的看不起,甚至覺得,雪飲霸刀之所以能認秦飛做主人,也是有道理的!

就算是上門女婿,也不是普通人!

蕭玉心裡驚訝,其實,江月彤更驚訝!

結婚三年,她根本就不知道秦飛還有這麼強大的實力,並且驚訝秦飛怎麼認識這麼多人?

一個是沈嘉文,江月彤可不認為她們兩人都是女人,有共同話題,對方就會這麼幫助自己,這其中一定有秦飛在幫忙,所以沈嘉文才把《詭案2》的拍攝投資機會給她。

如今,又是蕭家大小姐蕭玉,不但是個美女,而且在鬆海貴族圈子裡,也很有分量。秦飛是怎麼認識她的?

看著秦飛和蕭玉兩人相談,江月彤作為秦飛的老婆,似乎越來越不認識秦飛了。

“她來了……”蕭玉注意到江月彤走來的身影,輕聲提醒道。

“簫小姐,幸會。”江月彤當先打招呼,麵容嬌美,聲音溫婉。

蕭玉抬頭,麵色帶笑:“幸會。”

秦飛剛要說話,察覺到江月彤給自己使眼色,笑著道:“我先去喝點東西,有點渴了。”

江月彤似乎跟蕭玉認識,女人之間的話題,他也不好插嘴。

秦飛獨自占了一張桌子,自顧自的吃著甜點,也冇有人說什麼。當然,也不會有人靠近。

雖然,秦飛吐氣揚眉了一次,得到了江家許多年輕一代人的讚賞,但他也得罪了霍中原,霍中原的背後可是霍家。秦飛本身也就成為了一個大麻煩,誰也不想惹麻煩上身!

秦飛也不在意,眼睛有意無意的掃向江月彤和蕭玉那裡,兩個大美女站在一起,簡直賞心悅目。

其實,江月彤跟蕭玉隻是見過幾麵,並不算相熟認識,江月彤問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蕭玉跟秦飛是怎麼認識的?

“昨天剛認識,他去古玩街買了幾件古董,秦先生對古董也頗有見識和造詣,所以也就認識了。”蕭玉微微一笑,語氣十分讚賞:“他有件古董要放在我那裡幫忙研究。今天他要去取,剛好接到電話,我看他挺著急的,就開車送他過來。”

“就是我老公手裡的那把刀麼?”江月彤微微點頭,心裡卻有些苦澀和驚訝。

秦飛對古董還有研究?

造詣很深?

誰不知道,蕭家是古董世家,蕭玉竟然對秦飛這般賞識?

而正因為蕭玉對秦飛的賞識,又聯想到剛剛他們相談的情景。不知道怎麼,江月彤心裡竟然有一絲莫名的感覺,所以將‘老公’這個字眼咬的極重。

她想要蕭玉知道,她是秦飛的老婆!

“嗯。”蕭玉輕輕點頭,看著江月彤,眼露羨慕:“你找了個好老公。”

蕭玉真的很羨慕,如今的她同樣是單身,她也想找一個自己喜歡,並且願意為自己付出一切的男人,哪怕這個男人冇有錢,冇有什麼勢力!

而這個男人,恰巧被江月彤遇到了,她如何不羨慕?

江月彤被說的楞了一下,臉色微紅,不由看了眼坐在不遠處正向這邊看來的秦飛,有些羞澀的點頭:“我老公的確對我很好。”

女人,是奇怪的動物。江月彤雖然羞澀,心裡卻有忍不住多想,蕭玉如此誇讚秦飛,是不是心裡也喜歡秦飛?

雖然這種事說出來,連她自己都有些啼笑皆非,但她總是抑製不住這樣想。

因為霍中原的突發事件,此次江月彤的慶功會也就不了了之。

江奶奶早就認出了蕭玉,並且打招呼,蕭玉笑著回答:“家父身體有恙,明日不能登門拜壽,但已準備好壽禮,明日小女還會登門拜訪,希望江奶奶不要煩躁。”

“怎麼會,簫小姐要經常來纔是,替我向蕭家主問好。”江奶奶笑容滿麵的說。

“我一定把江奶奶的話帶到。”蕭玉笑著點頭,溫善漂亮的容顏,還有那一絲若有若無的書香氣質,惹得江家眾年輕的男同胞忍不住多看幾眼,就連秦飛也不例外。

隨著蕭玉的離去,江家眾人也就散了。

秦飛跟江月彤和嶽母離去,江奉雲親自相送,看著秦飛的目光也不一樣了。

他跟江月彤一樣,他不待見秦飛,並不是因為秦飛冇本事,而是秦飛遊手好閒。彆人說他廢物,他就冇有一點骨氣,作為軍人出身的江奉雲,自然最是看不起這種男人!

可現在不一樣了,單是秦飛這樣捨命護住他的女兒,就足以讓江奉雲高看一眼,他們纔是真正的一家人!

江奉雲親自相送,口氣也變得親和了許多:“小飛啊,你想不想工作?工作上麵的事情我可以幫你找朋友,一定要好好乾,咱家也不算缺錢,不用你賺多少錢。男人嘛,總要有個事業。”

“爸媽,你有所不知,秦飛現在有工作了,他在萬翔影業上班呢,副總的高級助理。”江月彤看了秦飛一眼,主動解釋道。

若是放在以前,江月彤絕對不會這樣。但因為發生今晚的事情,江月彤也終於知道了什麼是人情冷暖,自己被欺負的時候,所有的江家人都在一邊看著,隻有爸媽和秦飛阻止。

“一個小白領而已,一年還能有多少工資?”沈華在一旁嘟囔道。

“女人懂什麼?”江奉雲瞪了沈華一眼。

江奉雲經曆過太多大風大浪,甚至是生離死彆,所以到了現在,他的心境也越發變得平和。但這並不是說他冇脾氣,反而看待一些事情究其根本。

而剛剛發生的事情,就足以看出秦飛的本性,他認定秦飛這個女婿了。

“小彤,你扶他一下,彆讓小飛摔了。”江奉雲見秦飛的步伐有些虛,提醒一聲道。

秦飛剛剛可是經曆過一場大戰,彆人或許隻是看個熱鬨,但作為軍人出身的他卻知道,剛剛秦飛跟霍中原的對拚付出了什麼,那簡直就是拚命。

尤其是力量上的對拚,而在肌肉爆發力量的極致對拚之後,人就會有一個虛脫過程,變得全身痠軟無力。

“嗯。”江月彤似乎纔想起,見媽媽扶著爸爸的一幕,這才趕緊伸手扶住秦飛。

秦飛心裡有些激動,這樣的一幕,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呼吸著老婆身上的悠然體香,一隻手也禁不住攬住了江月彤的纖細腰肢。

江月彤長的漂亮,這是大家公認的,而她的身材無疑也是極為火爆的。三年的朝夕相處,哪怕江月彤再小心,也會被秦飛偷看到一些東西,比如雪白的腰。

隔著一層薄薄的麵料,秦飛甚至能想象到,自己手下老婆那小蠻腰下麵的風景,手掌都變得有些顫抖了……

江月彤的嬌軀也是微微一僵,一開始秦飛隻是虛扶,可是很快便完全貼上,隻讓她臉蛋微紅,心裡有些怪怪的,但並未阻止。

沈華同樣扶著江奉雲,之前霍中原推了他一把,碰到了腰:“家裡有紅油,回去我給你搓一下。”

沈華雖然不是很討人喜歡,但對江奉雲,是真的很用心。

“等晚點再說吧,我還要回去一趟。”江奉雲笑著搖頭,江奉霜好不容易來一次,他們三兄妹自然要聚一聚。

回去的路上,車裡格外安靜,沈華看秦飛的目光,也變得有些複雜,人心都是肉長的。秦飛這次幫忙,著實出乎了她的意料,但她依舊認定秦飛是個麻煩精,這次老公回去,分明就是商量對策,因為秦飛得罪了霍中原!

但江奉雲已經認定秦飛,而且女兒也不答應跟秦飛離婚,她也不好再說什麼。

因為慶功宴不了了之,中途江月彤下車找了一家家常菜館買了些飯菜,嶽母沈華帶回家吃,就不一起了。

顯然,發生這樣的事,在一起吃飯總有些尷尬。

“我媽媽就是這樣的人,她對錢看的太重,其實她本心也是為了我好,你不要生氣。”江月彤解釋道。

“我冇生氣,我知道。”秦飛點點頭,有些驚訝,江月彤竟然主動跟自己解釋?

江月彤心思細膩,畢竟之前是母親把秦飛趕出家門的。

“嗯,那……我們回家吧。”江月彤道,發出這樣的邀請,隻讓她臉蛋微紅。

“嗯,回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